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正文
  [图文]王保利:苦楝花儿香喷喷(外一篇)         ★★★ 【字体:
王保利:苦楝花儿香喷喷(外一篇)
作者:王保利    作家方阵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936    更新时间:2013/7/28    

省作协副主席、市作协主席张文宝(中)与市作协副秘书长杨光华(左一)亲切看望作家王保利。

 

苦楝花儿香喷喷(外一篇)

 

王保利

                                                                 

     生命如花,笑靥如花,恋爱如花,相思如花,女人如花……

    我喜欢桃花、梨花、杏花、菊花、月季花、玫瑰花、牡丹花……我也喜欢大自然当中那些数不清甚至说不上名字的各式各样的小花。我可能太喜欢花了吧,每到春暖花开的季节,我总会静静地蹲在花的身旁,手托两腮看着、想着,脑海里总会把这些花朵点点幻化成人的脸庞、性格、脾气、心情、相思与爱情……

    其实一朵花也就跟一个人一样,倘若你能认真地与花朵儿倾心交流,你就会懂得,花的情感比人丰富、饱满、浓厚、内涵的多……不论你是什么样的心情,是快乐的、郁闷的、痛苦的,或是浮想联翩的、脑际一片空白的,只要面对花朵,你就会感到花的真诚,你就会在花的甜蜜与芳香中得到安慰。在花的面前,你能聆听到梦想的声音,前进的脚步声,聆听到你成功的喜悦和幸福的声音……

    在五月里,我最喜欢的一种花儿是苦楝树开的花,人们都称它为“苦楝树”或“楝枣树”。在麦子快要成熟的时候,也正是苦楝树怒放花姿的时候,开得最为鲜艳、最为耀眼,那个美哟,那个香喷喷哟,真是迷死人了。

    记得在上小学的时候,一个女孩子课间去如厕,回来时她上气不接下气又结结巴巴地对全班同学大声喊道:“什么花…..………………香喷喷………………迷死人了……

    全班同学一听,课也不上了,蜂拥着跑出教室,把人家厕所边上一株苦楝树花采得精光,然后每人抱着一怀香喷喷的楝枣花,追逐着、嬉戏着,不想回到教室上课。

    班主任老师是一位孕妇,腆着个大肚子到教室一看,里边空无一人,她就站在教室门口等,见一个个手持一株株一束束姹紫嫣红又香喷喷的楝树花来了,她没有生气,而是狠狠地嗅几口花香,因为这种花香太浓太酽太好闻了,芬芳扑鼻又清爽宜人。老师喜欢花,也喜欢闻,但她并未因为饱吸几口香喷喷的花香而饶过学生,她说,你们都没有一点纪律性,上课时随随便便就跑出去采花玩,谁允许的?都一个个出去罚站晒太阳。外头的阳光炽热,晒一会都受不了,学生们谁都不愿到太阳下曝晒,老师就提耳朵拎。等学生都到了操场上,女老师就搬过一只椅子,坐在荫凉下,手拿起学生丢落在地上的楝枣花,在鼻子下闻,她觉得花真香呀,是越闻越想闻……

   我家门口就有棵楝枣树,正在怒放花姿,每天放学我都就会爬上树,闻那花香,陶醉在年少时那种天真烂熳、无忧无虑的快乐当中。但是,我也和同学们去采摘人家的楝枣花了,被老师罚站在阳光下曝晒,身上都晒出了痱子,奇痒难受。但学生们个个又不怕晒了,嘻嘻哈哈的,有的闻手里的花香,有的把鲜花举在头顶遮荫凉……老师还是心软的,罚站一会就让学生进教室上课了。

    那个时候,农村的孩子可能最喜欢的就是这苦楝树花了,姹紫嫣红、浓香四溢、沁人心脾。我曾经就看着楝枣树上长满一树的楝枣子,我就想,这苦涩的楝枣子坚硬,不能吃,味道苦涩又臭腥腥的,捏破皮就粘手。可这种果子有一种鸟能吃,鸟因为喜欢吃楝枣子,所以人都叫它“楝枣雀子”。楝枣雀子一来吃楝枣子,我们就用弹弓打,鸟大好射,一弹弓就能射下来。有时来一树,这楝枣雀子就跟偷吃人家樱桃一样,比鸡啄米还快,可吃起来还又不怕人,所以小孩用弹弓子射,大人用鸟枪打。

    有个男孩子失恋了,他很痛苦,在苦楝树下辗转徘徊,说诗人,我这怎办呢?我说,谁都会被爱情、事业、人生困扰过,但不要灰心,我们就如这苦楝树一样,名子叫“苦楝”,可怒放的花姿比谁都好看,比谁都香浓,对于苦楝树来说,它就是一种幸福!我就以这苦楝树作题材,创作了一首小诗,题目就叫《苦楝树》:

你是一个难圆的梦儿

苦涩的果子

既是你的今天

又是你的明天

你只能不安地伴着篱笆

伴着池塘伴着道旁

或苦思冥想

或怒放花姿

邻村有个会画人物素描的男孩子看到这首诗,他就绘了一幅素描画给我,配上我这首小诗。素描画上是一棵冬天的苦楝树,树上挂着很多的楝枣子,树下一对裹着棉大衣的情侣在寒风瑟瑟中紧紧拥抱,亲蜜接吻。这幅素描画的题目叫《苦楝》。男孩子解释画的意境说这是一对情侣的苦恋情史,在冬天的苦楝树下,楝枣子在寒风中象风铃一样地摇曳,身裹棉大衣的情侣在热恋,很感人,催人泪下。在苦楝树下谈恋爱,再配上一首小诗,恋爱的背景是幸福的,甜蜜的,又是特别辛酸的,所以称之为《苦楝》。我觉得很有道理,就是觉得这幅画题目不应该用苦楝树的“楝”,应该用恋爱的“恋”,就叫《苦恋》,一对情侣苦苦恋爱嘛!背景是苦楝树,配一首《苦楝树》的诗,所以这幅素描画,就是一对情侣在寒冬中热恋,因为背景是冬天的苦楝树,又配上一首《苦楝树》的小诗,已经说明这对恋人恋爱的过程很艰苦,画题就不要寓意含蓄了,直接了当地叫《苦恋》。

我说也不知说的对不对了,那男孩子不停地恭维说我是诗人,说话比他有道理,素描画就叫《苦恋》。男孩子把素描画送给了我,我又把素描画送给那位失恋的男孩子,男孩子就把它贴在床头,每天都要端详无数遍。但男孩子谈恋爱屡屡受挫,他就嫉妒别人谈恋爱,就狠狠地把那幅素描画给扯烂了。我说你真小心眼儿,你恋爱不成,逮画撒什么气?他懊恼地说,我看见别人谈恋爱就头痛。我说,你要看到人家结婚,生孩子了,你还不活了?但我又耐心安慰他说,一人头上一棵萝卜缨子,爱情会降临到你身上的。后来他没费劲儿就娶到媳妇了,这就是缘分,缘分未到,着急也没用,这缘分到了,山都挡不住……

    我家那株楝枣树早就没有了,不过邻居家的一株小楝枣树开始长大了,花开的时候,一团团一簇簇,真象一片姹紫嫣红的云锦。浓郁的花香,引来许多的小蜜蜂在嗡嗡地采蜜。楝枣树花是紫红乳白色的,一朵朵小花似喇叭花一样,浓烈、娇艳、奔放,簇拥在一起,实在漂亮。每当苦楝树花怒放的时候,你一眼望去,觉得那不是花朵,是一种欲望,你会激动地扑向它,拥抱起这迷人的花朵。你相思了,你真的可以去拥抱这和你爱人一样美丽的花朵。男人相思女人,苦楝树花就是你那轻轻呼吸着、带着满身馨香的女人扑进你的怀里,给予你满足感。苦楝树花芬芳、优雅、美丽动人,你相思了,就把它当成是你相思成雨的女人。

    今年苦楝树开花的时候,我有了女朋友,我说一刻不见她我就想她,我就抬头看苦楝花,我就紧紧地拥抱苦楝花。

    女朋友问我,什么最苦?

    我说,相思最苦!

    她又说,什么最甜?

    我说,接吻最甜!

    她说,什么最幸福?

    我说,背靠背静静地坐着在一起看夕阳最幸福!

    女朋友笑眯眯地又问我,什么花儿最香?

    我说,苦楝花儿香喷喷!

    我以为女朋友听了会不高兴,连忙改口说,亲爱的,什么花都没有你香!

    女朋友没有怪我,她看着满满一树的苦楝花,神情专注地说,这花儿太美了,颗颗都如紫红宝石一样……

 

捡石英的小女孩

 

那天太阳很耀眼,但又不是很炎热。

   我坐在树荫下手捧几张报纸在读,眼前到处开满野花,有几只白色的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不远的壑坡上,熟透的野草莓,星星点点,红得耀眼。壑坡上有个捡石英的小女孩子,她看见这么多的白蝴蝶和野草莓,她就站在哪里看,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手指指点点地在数白糊蝶和彤红的野草莓,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我听她一口气数到六、七十,她想缓口气再数,一看我盯着她看,她害羞地弯下身去,开始捡石英。

   这捡石英的小女孩子,一手拿只刨镐子,一手提只竹蓝子,她时儿弯腰捡,时儿蹲地拾,再不就是刨镐子刨,手在土中抠,把大小的石英都捡了起来。现在石英值钱了,一毛多钱一斤。石英能卖到一毛多钱一斤,那就是很贵的价格了,人就能捡石英卖钱了。很多人都在农闲的时候去地里捡石英卖钱,但大多数又是妇女和孩子在捡石英,有的妇女一天都能捡到千把斤石英,能卖百十多块钱。她们说,干别的苦不来钱,没事儿下湖捡点石英卖几零花钱用用。

    我们村上有个小男孩子,每逢星期天和放假日,他就捡石英卖,告诉我说,捡一天的石英能卖到二十块钱,有了这钱,上学吃饭和零花就能少向父母要了。我听到孩子说到这样的话,觉得这个孩子太懂事情了,小小年纪就爱劳动爱生活,还能体谅父母,长大一定是个有出息的好孩子。有时我们一路走,他拾的石英挎不动,我就帮他放在车子上带着,他再推着我的车子走。

    如今地里也没得捡,要么深挖,可是地里都庄稼,又不能深挖,只有浮上捡。那些捡石英的妇女,手里拿着刨镐子,挎着筐子或提着化纤袋子,他们就在麦地和一些闲置地上捡石英,大到拳头大,小到花生米那么大,只要能捡起的石英,他们都捡起来卖钱。石英是越捡越少,说就跟找针一样。还有一些人在地里和沟界边上用镐子刨,就象刨花生一样一镐子一镐子刨,铁镐子刨在石英上“叮当”作响,和石英擦出的火花飞溅。

    前几年,有位上级领导来我们这里视察草莓基地,他知道我们这儿盛产水晶,更知道毛主席的水晶棺就是出自我们东海的水晶做的,见很多人在挖水晶,他想看看水晶石究竟是怎么挖出来的,就徒步来到挖水晶人的面前。挖水晶的人说,现在水晶资源越来越少,能挖出水晶的地块大都给挖遍了,这是在挖过水晶的塘子里挖石英,说这地下都是石英。挖水晶的人还说,水晶没有挖到,却挖出满地的石头,不过以前的石头不值钱,都又培进塘子里去了,现在挖出石头就舍不得扔了,可以用来卖钱了。这位领导说,石英多也是宝贵的财富,用途广泛,会很值钱。就从那时起,石英就开始值钱了,由原来的五、六分钱一斤,一下子猛涨到八、九分钱一斤,以至涨到一毛、一毛多。小时候我也和大人们扛着铁叉铁铣去田里挖水晶,大多挖些石英上来,很难挖到水晶。人们都对着大块大块的石英说,石头要能值钱,我们就发财了。也有人说,石头八辈子都不会值钱。这还没到八辈子了,石英就值钱了。人们都开始捡石英卖,捡一天石英也能卖上百儿八十块钱,发不了财,却能给家里添个油火钱,就很满足了。但都去拾石英卖,石英就少了,再值钱,没有石头捡,男人在家捡石头卖就不划算了,出去打工,留给女人们和孩子在家捡。捡石头不是什么技术活,就弯弯腰,手指头捡捡,可也挺累人,石头捡多了弄不动,朝家拉或弄去卖就很困难。女人们运石头的工具大多是拉着平板车,只有平板车她们才能运得动石头。

     有一妇女,每天傍晚从地里朝家拉石英我都会遇见她,她累得气喘吁吁,而且满头大汗,我问她累嘛?她一笑说,不累不累。可是她边走边又说,说累有什么办法呢?这不想挣二毛的嘛!我一看这个妇女就是一个不简单的妇女,她能说会道,而且说出的话很在理,很值得我深思。她看着路边的一幢幢小楼说,不苦能建起这一幢幢漂亮的楼房吗?钱就是挣了花,花了再挣,而大多数人家都是靠省吃俭用一点点积攒财富,盖出这样的漂亮楼房。现在生活好了,可以挣钱的地方多了,也包括捡石英卖,多少都是一项收入。我点点头,我太佩服这个女人了。

    我外出采风时候,最好在树荫下看看书读读报什么的,我觉得外边的空气真好,清新又凉爽。我在树荫下静静地坐着,感觉不到天气炎热,凉风习习地把树叶吹得沙沙作响,不在意,手里的报纸就能被风吹跑了。

    我看见捡石英的小女孩举起手臂擦拭额头的汗水,风吹拂她的发丝,发丝都不动一动,被汗水粘脸颊上了。她的脸颊晒得绯红。我喊她过来休息一会儿再捡,她冲我一笑说,不热,不累。其实孩子又热又累,她假装不热、不累,她要拾石英卖钱。她又开始弯着腰抡起镐子刨石英了,刨一块就朝筐里捡一块,她手里的镐子刨得飞快。看着她认真和不知疲倦地捡石英的样子,我就想起我从小刨拾花生刨拾地瓜的样子,日头很毒,晒得脊梁上起了很多的痱子,但都不能停下来休息,如果花生和地瓜比别的孩子拾得少,回到家父母就会说你贪玩,没有别的孩子拾多,也挺有压力的。所以累了不能休息,最多起身擦把汗,渴了,就喝口瓶里带来的水,继续刨。以前农村的孩子从小就干活,不像现在的孩子,大多不干活,一是没活干,二是不愿干,三是父母溺爱孩子舍不得他们干。如果有个别的孩子帮助家里干这干哪,可能还是有一定的原因,有的是因为大人身体不好,或者家里太穷,不帮着家里干干活不行。这小女孩的母亲身体就不好,长年药罐子,不能挣钱,再天天花钱吃药,家里就很穷。她的母亲拖着病弱的身体也来捡石英,挺不容易,捡点石头拖不动拉不动的,只有让孩子跟来搭把手,帮助她拉拉车。她的母亲每天都骑着一辆脚蹬三轮车来捡石英,哮喘得厉害,还咳嗽不止,但她也是拼着命捡石英,想多捡点石英卖几钱花花。她一天捡的石英能卖三十来块钱,若女儿跟来捡,一天就能卖到五十块钱。

    小女孩子的篮子里捡满了,她拎不动,就站起身去望她的母亲。

    我对她说,拎不动我帮你。她一笑说,你怎么帮呀?她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半信半疑。我说,我能帮你驮石英,我这车上能驮百十斤东西,我卖农药那会子,我这脚踏板上能带好几箱子农药呢。女孩子听我这么一说,她高兴了,就蹲下身去刨石英。我问她,有得刨吗?她说,这儿可能是人家以前用石英垫路的,有得刨,还不少了。我看她一镐一镐认真地刨,我想生活是如此的艰辛,也就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却干着这么繁重的体力劳动,石英埋在土里,她一镐子下去很带劲,能刨到大石英,她脸上就洋溢着幸福的微笑。连忙抹去泥巴,转身放进篮子里去。

    有好多的花蝴蝶很喜欢围绕在小女孩刨镐前飞来飞去,镐头落到哪里,蝴蝶就跟到哪里,这是因为女孩子刨石英把野花刨倒覆进土里,而哪些野花上蝴蝶刚刚落上去,又给小女孩子刨倒了,刨倒的野花香气很浓,所以蝴蝶就跟着很浓的花香翩翩起舞。小女孩很喜欢这些蝴蝶,偶尔用手去捕捉,捕了个空,蝴蝶扑地飞高了。小女孩就看着这些蝴蝶笑,笑的很甜。

    傍晚的时候,小女孩的妈妈骑蹬三轮车来了,把那些石英一点点地装进车厢,然后骑上三轮车,小女孩在后边推着,吃力地走出坷垃地,我看着她们走远的背影,在晚霞的辉映中,显得是那么悄无声息地孤独,但我感到那是一幅壮美的画卷,是一种别人所享受不到的幸福!

王保利:曾用笔名天石,男,64年生,88年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在《莫愁》、《青春》、《光彩》、《连云港日报》、《苍梧晚报》、《永远的颂歌》一书(多人合集)等报刊杂志发表小说诗歌、散文近百篇。

作家方阵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作家方阵:

  • 下一篇作家方阵: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吴金超:教师行吟(外三首)
    邵春怡:槛外长江空自流(外…
    徐雪梅:冬天里思念一片叶子…
    周彩虹:袁阿泥的一天(外五…
    赵可法:清心神逸(外两篇)
    庄洪高:相逢是首歌(外五篇…
    韩  寒:站在春天的边缘(外…
    王保平:茅草屋的记忆(外四…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