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作家风采 > 正文
  [图文]蔡  勇         ★★★ 【字体:
蔡  勇
作者:颜景标    作家风采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365    更新时间:2013/9/6    

 

蔡勇:为蔷薇命名的诗人

颜景标

我从不相信,少数人或一两个时代可以认定经典。经典须经漫长时间的细读、阐释和淘洗才会留存并传承下去。从这个意义上说,伟大的经典是一种信念。蔡勇就是一位信守信念的诗人。

蔡勇的坚守始于2007年夏秋之交。他来到两个季节的交叉点,那低垂的蔷薇河岸,坐下,被一种唤作蔷薇的植物簇拥着。暮霭渡过水面,他听见体内的血液流淌,一颗诗心沉静下来。从此,“蔷薇”便在诗意中与他没日没夜地厮守,他们爱得死去活来。他被感召,被期待,被诚惶诚恐,他必须用诗歌为“蔷薇”命名。那些日子见面时,他总在念叨:蔷薇,蔷薇……我隐约觉出,他在培育自己写作史诗的雄心了。直到最近,他把60首长诗《蔷薇  蔷薇》的打印稿送来,当晚我便读完。震惊,感叹,欣慰,我被这些情绪捕捉,想写点什么,思维又难以松脱。四年多了,蔡勇在创作的深度和难度方面所作的努力,把我释放了。我需要怎样的心境和能力,方能响应这些言说者的“心血”?比如在深度上,诗人以“蔷薇”所蕴含的区域性历史文化来拓展抒情背景,并从个人的生存经验出发,追寻诗境的辽阔与深邃。比如在难度上,语言精练又极富感染力,追求开放的形式与宏达的结构,注重意象之间的内在联系。从语言的骨缝里,我看见缓缓升腾的忧伤气息,如雪,引领着抒情回声的敞开。好了,就此打住,还是细读文本吧。

长诗的核心意象是“蔷薇”,被诗人命名的一条河和一种植物。蔷薇河从县境流经市区而后入海。显然,它在不断加强的诗意中,承载着历史文化的内蕴,兼有时间的象征。此水真可谓“命脉”,不仅哺育了流域的农作物和植被,还是民众的生活之源。蔷薇花更是在乡土上开得繁盛,岸上、田野、村头,甚至在城市的园圃中都花事缤纷。诗人理解为爱情和生命,因其花期轮回,生生不息吧。这河这花使得题材具有历史性和元素性,经过诗人对感觉细节的书写,显示可言说部分,暗示不可言说部分,我们沉浸在纯正而广大的诗歌精神中。请看第一首《成长的模样》:“你钻过栅栏爬上墙头/……等待一个季节的到来/这个季节显然关乎你的爱情/你成长过程中难以回避难以抑制的过程”。诗人没有直奔花色和花容,而是迂回到“成长的模样”----爱情中,以动词“钻”和“爬”来催动成长的过程。“栅栏”在诗中是蔷薇和诗人共有的生存境遇,因而二者产生一种共生的亲缘关系。而成长的艰难“难以回避难以抑制”,为长诗设定了忧伤的情愫。在推进的抒情中,诗人开始说到河,却出现在比喻中:“蔷薇,季节河水一样从容地来去。”这是极智慧的过渡,为河的出场作了铺垫,同时明确了河水的喻义----季节(时间)以及与花建立了联系。

我以为,诗人那抒情式的创作灵感与史诗般的创作抱负,必然形成情感的紧张、冲突乃至对峙,从而要求在长诗中建立一个情感中心,以统领所有物事和场景。该中心除了需要真实细节的支撑,还需要处理好情感冲突与诸意象之间关系的变迁,即冲突与变迁的内部联系。对此,我注意到蔡勇在《序》中若是说,他曾“仔仔细细反反复复打量过蔷薇枝叶的脉络和蔷薇河水的流势。”也许在他的梦幻里,这脉络这流势是契合的,重叠的。无论如何,他似乎看见了二者血脉相连的情感联络,并将河与花引领到“蔷薇”的名下。这种“看见”实在是一个诗人标志成熟的“诗眼”。许多诗人在自己的视线上走失了,以至我们看不清情感向度。究其原因,恐与缺乏想象的定力有关。而这定力之于蔡勇,便是才情横溢的畅饮:“以蔷薇花为杯,以蔷薇河水为酒”(《序》)便是瞳光闪耀的瞩望之怜:“蔷薇,你穿戴整齐攀上高高的檐头/无论如何也要望穿秋水”(《立秋》)。然她却“留不住你昼夜不舍的脚步”,毕竟“季节河水一样从容的来去”,暗示季节轮回,生命就轮回,以及对轮回的渴望。我没有说蔡勇如何成功地在情感冲突与联系中实现了纵横捭阖两相映照,但至少可以说他找到了引发情感冲突的意义联络,并努力运用到长诗的实验中。或许所欠缺的只是让内在来使这种联系变得更为神秘,从而保持一种愈加坚定的灵魂朝向。因为经典诗歌要求诗人将写诗看成一种祈祷仪式。诗歌艺术性的目标之一,是人心向善。

似乎有必要简说一下长诗的语言。蔡勇的诗歌语言颇具特色,体现了诗人的一贯追求,即平实又洒脱自如,干练而不含杂质。运用到长诗中就形成敞开式语言,尤能最大限度地扩展词义。纯正的诗歌语言只在口语和日常用语的彼岸言说,蔡勇深明此理。他喜用长短句,错落有致,极富现代语感。在亲切感与陌生感之间,大胆寻找平衡点安顿他的词语,左则滑入直白,右则坠落艰涩。这需要耐心和智慧,因为:

家乡有条名叫蔷薇的河。左边的村庄

已颗粒归仓

右边的村庄又撒下了种子

这首题名《所有》的诗,或许暗示“我”的蔷薇河即平衡点?左边的“已颗粒归仓”,右边的“又撒下了种子”。我妄猜了,其实藏在言说背后的寓意,当为叙述式的抒情,内省中的感恩吧。然诗句本身确已披露了诗人的语言质地。我想说,经典诗歌并非写得最好的作品,但一定是能够给予读者经典式启发的作品。

1855年7月21日,爱默生在读了《草叶集》初版的12首诗之后写给惠特曼的信中说:“我祝贺你在开始一桩伟大的事业,这无疑是从一个长远的背景出发的。”之后,惠特曼不断地将那些诗篇从内容到标题反复修改,调整序列,规划专辑,发展到1892年终版的401首,成为伟大的史诗作品。我愿冒昧借用爱默生的话,献给为蔷薇命名的诗人。 

(颜景标:江苏省作协会员,连云港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江苏省第三届紫金山诗歌奖获得主)

作家风采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位作家风采:

  • 下一位作家风采: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李  东
    徐继东
    刘国华
    诸葛绪德
    李建军
    何正坤
    赵匡民
    殷胜理
    邵顺文
    张国良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