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作家风采 > 正文
  [图文]颜景标         ★★★ 【字体:
颜景标
作者:王艳  李…    作家风采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620    更新时间:2013/7/6    

 

颜景标:游走在古今之间的诗人

王艳  李苏明

  无论在机关工作,抑或是下海经商,每当工作之余,颜景标总会拿起笔记录下人生感悟。从上个世纪80年代的诗歌热潮到如今的文学边缘,多年来,他心无旁骛,如痴如醉地漫步在诗歌世界。

“诗人的个性化语言,犹如底片,留存着诗人特有的精神气质和生存经验。”自1982年发表诗歌作品至今,市作协副主席、市作协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颜景标创作了近千首诗歌作品,著有诗集《易歌》、《白色走廊》等。2008年,诗集《易歌》获紫金山文学奖诗歌奖。对他来说,选择了诗歌,就是选择了一种生活方式。

坚持7年的“破壁”文学社

“每个时代都是一只蚌。蚌的重与轻,开与合,是一回事;蚌的颜色和形状则是另一回事。

所谓诗歌史,不过是蚌们游移的曲线而已。唯有风暴能使这曲线在破碎中重组,在沉落中升腾,在寂静中祈祷。”这是颜景标一段关于诗歌创作的箴言。

今年55岁的颜景标是土生土长的新浦人,出生不久后就遇上三年自然灾害,读小学赶上了“文革十年动乱”。这些经历让他对民族和历史有了更多的思考。1977年3月,颜景标下放到新浦农场锻炼。“夏天蚊虫叮咬,冬天滴水成冰,光着脚在水里打河工。”回忆起那段往事,健谈的颜景标说,当时的帐篷用帆布搭成,一个棚子住了50个人,一盆水洗脸,每人回来洗一把,到最后一个人都无法洗了。繁重单调的工作之余,颜景标把时间和精力用来写古体诗,投给农场的广播站。那段日子里,他最开心的是下午干完活,搬个小板凳听广播,“下面广播马窕大队某某的作品”,每当听到自己的作品播出,心里可美了。

1978年,颜景标参加文革后恢复高考,考入海师,不想做老师,准备再考一年。第二年,原本打算学习中文的他考入市技工学校,因担心国家招工政策有变动,为了生计,无奈之下进入电器专业学习。毕业后,他进入市工业设备安装公司做了一名电工,收入不错,却感到离自己的文学梦越来越远。

几年后,他报名考入市电大第一届文科班。期间,他与3位文学好友成立了“破壁”文学社,每人凑10元钱,购置了手推钢板油印机、钢板、蜡纸、铁笔,每星期出一期文学小报,大家纵情驰骋在文学天地。他发表了第一部诗歌集《天地间走来小小的我》,并在《十月》、《诗刊》、《扬和子江诗刊》等刊物上发表大量诗作。

“这是我市第一家民间文学社,这份非公开半秘密的刊物一直坚持了7年,是那段逝去的青春岁月中最有意义的事情。”直到如今,颜景标和几位文学好友仍经常聚会,文学和诗歌是永恒的话题。  

《易歌》寻找穿透灵魂的力量

   “疼痛是个人的血痕,苦难是民族的创伤。疼痛时可能写出精品,苦难中可能写出经典。”2008年11月,颜景标的长篇诗作《易歌》收获了我省第三届紫金山文学奖诗歌奖。这是国内首部以《易经》为原创文化背景的作品。评委会对这部作品给予高度评价:“《易歌》巧妙地将严谨的抽象思辨融入诗行,使得诗人的思考有了开阔而精深的哲理背景。” 

这部作品矗立在个人、社会、民族和历史诸多苦难之上。颜景标有着17年的机关工作经历,后因家庭变故,亲人离世,转而投身商海。在《易歌》中,他通过不断追问与反思,探讨了人性的健全与残缺,对善恶的追溯作了回答。

   作为诗人,该如何找到适合自己的题材和表达方式?经过多年思索,颜景标坚信,本民族的文化是创作的富矿。早在2001年,他就着手以《山海经》为文化背景,写下了《人与神》、《龙与凤》共计40首诗歌,同时又以汉乐府的表现手法写下了组诗《傲来国乐府》。2002年,他着手研究《易经》,“这部书是华夏民族的精神之源和思想之粹,汇聚了众多远古意象,象征性极强,是诗歌创作的‘燧石’,能点燃诗歌精神的神秘光芒。”

    第二年夏天,长篇诗集《易歌》完成的第一稿,受到《扬子江诗刊》主编子川等赞赏。但颜景标并没有满足,而是埋头二次创作,思考着如何抛开里尔克的影响和第一稿的语言特点。时隔5个月后,他捧出了全新的《易歌》第二稿,由作家出版社出版。对于这部诗集,著名诗人赵恺评价到:“好诗、大诗,是对中国诗歌的创新。”

“一个诗人必须走过众多选择,前人与后人之间,当代著名诗人之间,从而找到个性化的语言特点,找到自己的创作方向和方式,形成自己的风格。最重要的是,把个人经历、困难和气质融入诗歌创作,从选择别人变成别人选择你。”

30多年来,颜景标创作了900多首,包括发表的和尚未发表的诗歌。每一首,他都坚持语言精练,言简意赅。“对多余的东西果断拒绝,再好的句子如果对自己的诗歌没有帮助,就要果断删除。”在他的诗作《渡口》中:“日月贝死了,热沙已冷  激流将空壳抄走  ……”看似简单的一个“抄”字,却是诗人几番斟酌、取舍的结果,彰显了语言的张力、暗示,带给读者无数想象空间。 

用诗歌记录城市点滴变化

中国当代新诗究竟缺失什么?面对这样的提问,颜景标直言,一是中国文化身份,即诗歌语言的个性化;二是当代理想情怀,诗人本身风格;三是语言创新能力,诗歌是一种个性化的语言创新的艺术。

有的人说,诗歌靠激情、灵感写诗。对此,颜景标有着不同理解:“长期积累,偶尔得之”。他创作的反映本土文化的《哦,海州湾》系列组诗,总共80多首,《扬子江诗刊》“大江东去”专栏曾分两次刊发了海州湾、红色海蚀崖、盐、鱼群、一只红嘴鸥、信天翁、怒涛、岛屿的夏天等部分诗歌。  

“诗歌带来的最大回报是让诗人获得认可,一个真正的诗人,必须创作出符合自己语言风格和内容的作品。”家中大量的诗稿,密布的圈圈点点,从另一个侧面展示了颜景标的勤奋刻苦。在《哦,海州湾》系列组诗中,他广泛阅读关于海洋生物、海鸟及渔民文化方面的知识,运用到诗歌创作中。他的几乎读遍了世界知名诗人的诗歌,对翻译过来的作品更是精心揣摩诗歌语言和韵律。德国犹太诗人保罗˙策兰是他最喜爱的诗人,为其神秘、精炼、黑暗的语言所着迷。

 对于人们质疑诗歌沦为文学边缘化的现状,颜景标解释道,“诗歌属于小众文学,现在不是冷清了,而是回归到应有的地位。”或缺少诗歌训练,或沉迷玩弄技巧,或热衷社会活动,针对当前诗歌文坛的种种弊病,颜景标并不讳言,“现在创作环境很好,但对诗人来说,要守得住这一方净土,耐得住寂寞,写出属于这个时代的经典作品。” 

虽然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但终究不是内心所爱。目前,颜景标除了担任公司的执行董事,更多时间用来看书、写诗、旅游。在他看来,做生意对写诗来说是抵触的、对立的东西,道德底线随时面临考验。 

“我的梦想是把诗歌写好,遵循内心的真实想法进行文学创作,用自己的语言和世界文化对话。”目前,颜景标创作完成了《山海经十四行诗》90多首,严格按照意大利诗体、借助山海经文化背景进行创作,正在准备出版。今后,他将继续关注民族的、本土的文化,关注这座生活的城市,用诗歌语言记和录下这个时代和城市的变迁。

(责任编辑:王军先)

作家风采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位作家风采:

  • 下一位作家风采: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李  东
    徐继东
    蔡  勇
    刘国华
    诸葛绪德
    李建军
    何正坤
    赵匡民
    殷胜理
    邵顺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