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校园作家 > 正文
  [图文]王庆友:没有伤痕的青春         ★★★ 【字体:
王庆友:没有伤痕的青春
作者:王庆友    校园作家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922    更新时间:2013/7/8    

 

没有伤痕的青春

王庆友

清晨,校园里的一切都是湿湿漉漉的,小梦的心情也是如此。可能,真的如同学们所说,她是林黛玉转世吧。“难道我真是如此懦弱的人?不,我坚强,我要坚强……”小梦拼命地甩着头发,似乎想甩掉满心的水渍。可是事与愿违,只要她停下来,那伤心的感觉就又缠上了她。

小梦踏上草坪,将自己放倒在那沾满露水的草地上。茸茸的草叶轻抚着她的发际,柔和了她的心,那凝于草尖的露珠似乎也渗进她的身体,一直流到心里。于是,水仿佛满溢了她的全身,从眼眶中奔涌了出来。小梦就那么躺着,任泪水肆意地流淌。

小梦是一个顶内向的女孩,她不敢也不愿与别人交流。一年四季,她都用长袖的衣衫将自己包裹起来,连手都不愿让大家多看一眼,所以,在教室里,她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冷傲、孤僻的人。幸好她用优异的成绩和非同凡响的表现赢得了老师们的信任,所以,她才得以在班级立住了脚。因为知道她的这种性格,老师在排位置的时候专门为她留了一个单人座,让她一个人坐在教室的角落。对于这个别人都非常不屑的位置,她却十分满意,独来独往,挺好。可是,这一切似乎都被那个可恶的家伙破坏了,自从他来到教室,小梦的心情就变得糟糕透了。

“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同学们的欢呼应和着老师的话语,可小梦却感到了隐约的难过,她从老师冲着自己的微笑中似乎读出了危机,直觉告诉她:她自在的单人世界即将被打破,被这个可恶的男孩搅乱。她不由得细看了那个男孩一眼,一身抢眼的运动名牌,连脚趾头都可能会成为全班甚至全校人的焦点,她可不想自己在这焦点旁被捎带着烤焦;再看那一张清瘦的脸颊,还算白皙,可这没让小梦有任何的好感,相反,她想到的是电视上很多反面形象。最让小梦无法接受的就是他那一头长发,几乎盖住了他的整个脸颊,在她的心中,长发可是小混混的专利。

“我怎么可能跟这样的人做同桌呢?”小梦紧皱眉头,“老师,不要呀!不要……”小梦用几近乞求的目光向老师求救,可是老师回应她的是一个无奈的神情。

“好,请我们的新同学暂时坐到李小梦的旁边。”他耸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小梦使劲地捶着自己的脑袋,她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忍受这样的人在自己的旁边,但是老师已经表示爱莫能助了,她也只好暂时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了。“哼,反正是暂时的……”她明知这个“暂时”将很漫长,但她还是这样安慰自己。

自从长发男(小梦在心里这么叫)坐到小梦旁边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处于高度戒备状态,时刻准备着和他大吵一场,甚至连吵什么,怎么吵她都想好了。可是,这场她时刻“等待”的战争却迟迟不来。小梦也有点奇怪了,这个长发男好像并没有自己所想的那么不堪,他除了在课间活动中表现得比较活跃以外,上课时倒也挺认真,尤其是数学课上,他的表现倒很像是一个智者。

“难道是我看错了人?难道他并不如我开始时所想?”小梦不停地问自己。如果他不是一个痞子的话,小梦倒很想多了解一些他。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她始终没有放松对他的警惕,因为她实在想不出他留一头长发会有什么好的理由。“哼,看那么长的头发,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她在心里悻悻地说。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两人相安无事。为什么总把人往坏处想呢?不管怎么说,这对小梦来说都是好事,那颗悬着的心可以放下一些了,值得庆幸的同时,小梦心中好像又有一种隐隐的失落。这种感觉像一根长长的鸡毛,撩拨着她的心,让她觉得内心有奇痒无比的感觉。她极力地控制自己,想打消这种可恶的念头,可是内心却越发奇痒,那个念头像一株不死草,在她的心中扎根、疯长……

“我在盼什么呢?”小梦常常在睡觉前忍不住问自己:“难道我是一个思想如此龌龊的女孩?……”她不愿用“龌龊”这个词来形容自己,但是却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等待,至于等待什么,她也只能对冥想中的那个自己说。

小梦的等待终于发生了,可是却并不在她的意料之中。当她带着湿湿的露水走进教室的时候,长发男正和班上的一个男生缠斗在一起,两个人都像斗牛一样瞪大了通红的眼珠,恨不得将对方吞没在自己的眼睛里。大家都在劝架,小梦却不想去理会,哼,终于现出原形了!

对于这场战争,小梦好像早有预料,所以她就显得异常的冷静,不,应该说是漠然。她耷拉着眼皮走向自己的座位,想做一个局外人。她甚至在心里发出一丝丝狡黠的微笑,终于又可以回到以前的自由生活了!虽然那个长发男没有打扰自己的生活,但有他在,小梦始终觉得不自在,现在终于可以让他自然消失了,这对小梦来说,是极大的快乐。可是这种快乐迅速被眼前的景象打碎:自己的课桌倒在了地上,书本散落了一地,还有……“啊!”小梦尖叫了起来,她一下子扑到地上,扑向了那个破碎的陶瓷娃娃。她的尖叫好像是一把利剑,一下子刺伤了所有人,连那两头杀红了眼的“斗牛”也因为这尖叫而停止了缠斗,愣愣地望着小梦。

大家循声过来,只见小梦手中捧着破碎的陶瓷娃娃,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口中喃喃道:“娃娃……娃娃……我的娃娃!”大家无法理解,一个看去很普通的娃娃,为什么让她如此激动?正当大家在心中不断猜测时,小梦突然从地上蹦了起来,她把娃娃的碎片抓在手里,全然不顾划破手的危险,“这是谁干的?”她冲着周围的人喊道。随着这一声叫喊,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害怕被小梦眼中的怒火灼伤。小梦显然不会放过他们,泪水朦胧,质问的神情和尖刀一样从每个人的脸上划过。

在小梦犀利的眼光下,长发男不由瑟缩了。他感觉到了她眼中的杀气,但还是轻轻地挪上前去,小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我赔你钱。”不知怎的,她的声音带着很大的颤音。

“什么?……赔钱?”小梦愤怒地吼了出来:“你以为什么都能用钱买来吗?”她想开骂,可是眼泪还在不争气地涌出来,泪水迅速瓦解了她先前伪装起来的坚强,她带着那一汪泪水冲出教室。

或许思绪的放飞可以治疗心伤,小梦终于感到心里有了一丝平静。她想着自己刚才的表现,似乎有点后悔。“我为什么那么激动,一个陶瓷娃娃,有那么重要吗?为什么要发那么大的脾气?”嘴里这样说,心里好像还有一点难过,毕竟这个娃娃伴随自己三年了,这三年中,它收藏了小梦太多的心事,好像也因此有了灵性,能懂得小梦的心思一样。“唉,算了吧,就当是为自己重获自由所付出的代价吧!”

“对不起!”一个小梦不算熟悉的声音从背后打断了她的遐思,回过头去,她的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怎么会是他?小梦此时最不想看到这个长发男了。她生气地掉过头,不想理他,可是他并没有走开,而是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就行了吗?小梦没有说出口。

“我可以跟你讲一讲我的故事吗?”长发男好像有足够的耐心,等小梦回答。此时,他并不知道小梦对他多么反感。

“谁愿意听你的故事,跟我有关系吗?”小梦冷漠地问。

他没有正面回应她。长发男所说的“故事”激起了小梦的好奇心,所以小梦没有回头,也没有离开。这让他多了几分说下去的勇气。他以平静的语气问:“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打架吗?……他竟然拨我的头发,还……”

“你的头发是金做的吗?”小梦简直是忍无可忍。这让长发男颇为意外,他顿了顿,用手缓缓地捋起额头长长的头发——一条伤疤露了出来。那伤疤像一个红色的梭镖,从眉宇将一张白皙的脸分成两半。这让小梦非常意外。

“怎么会……”她本想问怎么会有这样的伤疤,可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

原来,这个伤疤是长发男在原来的学校中救人时留下的。那天,他们学校开运动会,操场上到处都是加油声、呐喊声,各项比赛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突然,一个女生冒冒失失地走进了铁饼场地,眼看着那铁饼向那女生的头上飞去,大家一片叫喊,可那女生却被吓得目瞪口呆,在原地连挪动一下都不能。说时迟,那时快,在铁饼场地协助工作的他一个箭步冲过去,一把推开了那个女生,铁饼也落到了他的额头……

望着那伤疤,小梦感到非常沉重。乍一看,他的脸的确吓人,可是对他一下子产生了好感。这个伤疤值得别人去嘲笑吗?小梦完全理解了长发男的心情。她冲长发男友好地笑了笑。

“其实,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伤疤……”小梦伸出自己躲在长长衣袖下的左手,一个断指便清晰地展现在阳光下了。

第二天,当小梦踏进教室时,同学们都惊讶了:小梦穿着短袖衬衫,而座位旁出现了一个短发男孩,他额头的一缕头发正轻轻抚着红红的伤疤。

“没想到,剪了短发的你如此的帅气!”小梦由衷地赞了一句。

“你穿着短袖衫也很精神呀!”他也回应她一句真心的赞美。

他们相视一笑,就像室外的阳光一样灿烂。

校园作家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校园作家:

  • 下一篇校园作家: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李梅香:为了三连冠(外三篇…
    曹延标:飞回B地球
    王经涛:我叫杜晓靓(节选)
    徐继东  徐培译:温暖的谎言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