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小说园地 > 正文
  [图文]张连喜:创伤         ★★★ 【字体:
张连喜:创伤
作者:张连喜    小说园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903    更新时间:2013/8/9    

 

创 伤

 

张连喜

 

    我一直想,在她徘徊的人生道路披上一道彩虹,以不辜负她的期望——但是,此时我的心却在内疚,内疚至今……

    日历虽被一天天地掀去,但我记忆的长卷却在向前掀了一层又一层,回到一九九五年盛夏的一天。

    这天,邻居表婶来到我的裁缝部。寒暄一阵后,她说:“……她姨姐没想到把我的话当了真,想来你这儿学裁缝,已托了我好多次了,要我先问问你,同不同意教她?她说自己不好意思来问你……”

   “人生地不熟的,她这样害羞是难免的。”我没有多问,便同意了,随后却产生了疑问:“她是居住在城镇的人,怎么想到我们这乡下来学裁剪?”

   “她上班上腻了,偏说要学点技术搁手上,我只怕她没有个长性,说不定学不了几天就学腻了。有人建议她到远地方去学,可像她这样一个女孩出门在外……而且问了几个师傅,要求太高了:什么洗衣做饭,扫地……而且还得二三年过后才正式把手艺传给学徒,她受不了……再说学习难免受老师教训,她能受得了吗?还是她舅奶想到了你,说你这人待人热情、言语温和,教学徒不会‘摆架子’的。说到你这儿学不错。”

   “哪里?哪里?我可没她说得那么好。不过学手艺不是一两天的事,时间长了,难免会在一言一行中出现缺点或矛盾甚至错误——这关键在于处理,我深信,这些都不会成问题……”

    没几天,一位十八九岁的姑娘,跟着表婶进了我的裁缝部。她身材苗条,上穿白色宽松式衬衫,下着黑色迷你式皱褶裙,脚穿白色凉鞋,后脑勺扎着一个短辫子。瘦长的瓜子脸,门牙微微外倾,她向我笑了笑,算是打了招呼。我点了点头,相应地一笑:“学这行难道比你在厂里上班好吗?”我一边说,一边缝纫制着衣服。她无声地笑了笑,算是作了回答。待我们相识后,表婶便回家了。

   “你想在这儿多长学会?准备是……”

   “尽量长点时间,多学点……”她笑了,笑得是那么的甜。

   “真是不好意思,我这屋才建好,还没有装风扇,会让你这城里人受不了的。”

   “这没什么,心静自然凉。”她把我递过去的芭蕉扇放在了一边。

   “……这儿每天都要来几个顾客,今后你在这儿学习要大方点、开朗点,不要自己约束自己。在学习阶段,谁都难免出现缺点或错误,这不是件丢人的事,至少在你我之间用不着辩护或掩盖,关键在于能承认错误,知错就改——我不是也从那个阶段走过来的吗……”

    她静静地听着,不时连连点头,并伴着她那无声的笑。

    时间在一天天地流逝,每当我出摊的时候,她总比我早到市场,主动要帮我搬裁剪板;收摊时她又主动将布料送到我家,替我清扫每天裁剪下来的废布。我再三劝说这些活用不着她干,但她却不听。一段时间后,我们更加和谐起来:当我在寻找尺子的时候,她会不声不响地把尺子送到我的手上;当我准备去拿剪刀的时候,此时剪刀便递到了我的面前……她学得很用功,渐渐的,一种新的服装款式,我略加指点,她便能自己把裁剪图绘制出来。于是我便让她在布料上裁剪,并告诉她在顾客的衣料实践中,算账要细,检查更要认真,裁剪时心要静,缝纫时针线要直……她细心地听着,牢牢地记着,努力地做着,而且逐步让我满意了起来,于是二件、三件、四件……短短几天时间,她能亲手裁缝出这样的衣服,料定她的内心比我更自豪。

    有一天下午,她回了趟家。第二天,天便下起了小雨,雨过天晴时,她竟然回来了。我关切地问,路上泥泞得很,为什么不在家多呆几天再来?她答道:“路走着还好吧。,我父亲也叫我在家多呆几日,可我还是来了。”她提着苹果、梨和五香瓜子等,她把东西拿出给我和弟兄们吃。

    这天,学习完一种新款式之后,我便叫她休息片刻,以免产生腻烦的心理。

   “坐惯了,我们以前织网,那可是一天坐到晚呢。这比织网要轻松多了。”她笑道。此时她边吃着五香瓜子,边不时地在纸上写着什么,写完撕了又写,我发觉她从家回来就有点反常的情绪。她父亲说过几天来这儿看看她却一直没有来,难道这里有原因?或是他们根本就不同意她来这儿学裁剪?还是……我想问,但话到嘴边却又收往了。

    傍晚,她没有像以前那样将绘完的图纸拿走,我对她下午撕了又写,写了又撕的心情正想弄个究竟,于是顺手翻看了下图纸,不由大吃一惊,只见图纸的空白处写着:“在我的心中有个苦恼,总想让你知道,每次分开都是我先对你笑,从不要求你回报,在我心中的这份苦恼,你是否能知道,想靠近你心里总是把架吵,感觉情绪一天天变老,你知道不知道,我对你的好……”

    此时,窥视到她的心声,我这深深埋在心底的爱,像离弦的箭,一触即发,我想有个家,一个充满欢乐的家,一个幸福的家。身在茫茫人海中,我苦苦地寻找的姑娘又在哪里?我想笑,但现实生活压得我实在笑不起来;纵使我也接受过一个又一个姑娘伸出热情的双手,但只因自身的残疾,使我不敢有非分之想;我想了却父母的心愿,可又不愿为他人增加痛苦,增添累赘;只是已经走过二十个春秋的我,何曾不想分享一点一点他人的欢乐,分担他人的一丝痛苦……

    我拿出了一张明信片,准备赠送给她,正如明信片上所写的“绵绵人生路,幽幽相思情”,陈姑娘,我是爱你的,这是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和交往所引发的,无论你同不同意,我的爱是永恒的,但并非一定要你接受。我的内心荡起了层层涟漪:我深信,我们的结合,我们定会以自己的憧憬和双手,纺织出一个属于我们的美好明天,让幸福永远伴随着你——只是,你想过没有:由于我下肢的残疾,使我们的地位并不平等,你将会遭到父母亲友的反对和干涉,你将会受到巨大的压力,这一点你考虑过没有?我的爱虽有家庭和社会的支持,可我不忍看到你本来就消瘦的面容更加消瘦……

   “短短数日,你学习进步得很快,使我非常满意,我深信你一定会成功,让我们再继续努力下去。祝你前程似锦,心想事成!”

    我边想边写了起来,“爱你没商量“的歌词成了文末的签名。

    第二天,她进屋一坐下,便翻看起她放在缝纫机上的图纸,她忽地发现了所写的那些字的纸中夹了一封信及明信片时,她的脸上飞起了一抹红云,她匆匆看了几眼便合上了,随后帮我一边锁着钮扣洞,一边闲聊着:“……时代变了,即使我是个女孩,也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和追求,总不能抱着传统的观念不放,否则生活太空虚了,我们家兄妹俩,我的父母总希望我们都能自立……”她滔滔不绝地说着,言行与神色中已和昨天不同。我暗暗地敬佩她是一个美好而又善良的姑娘啊!

    不知不觉已近中午。

   “我们就学习到这儿,下午我们开始学上衣的裁剪。”我说道。

   “嗯!”她点头答应着,接着将图纸和书信卷成筒状,紧紧攥在手里,像往常一样向我打着招呼:“那我走了。”她留下了淡淡的一笑,像水面荡起的涟漪。

    不一会儿表婶来了:“他大哥,她姨姐怎么回家了?我寻思着是我昨天说的她几句话,让她生气了吧,要不又是谁得罪了她?她这丫头……”

    “什么!?”我大吃一惊,天哪!是不是因我闯祸了,我在暗暗地谴责自己……我心里边责骂自己边对表婶糊里糊涂地说:“也许是我上午我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我没有说下去,留下的只是深深的叹息。

    “不要说是数落了她几句,就是吵她几句,打她几下,也不应该说走就走了……”

    “表婶,我此时也不便去她家,那就拜托你帮劝说劝说她……”

    陈姑娘啊,你为什么不给我一次悔过的机会?我愿掀开过去,重新开始,我会做得更好, 虽然我的心在流泪。她用歌词表达的心声我理解错了吗?可是她不应该有意让我看到啊!

     她没有错,我不应该是把任何错推卸在他人的身上。对于一个出身在外、社交广泛的少男少女来说,遇到这类事,可能以一句“还不是考虑的时候”,“等一等”便可解脱得很漂亮,但她却是一个极善良极纯洁的小女孩。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对于像我这样有着无法掩盖而又难以改变的生理缺陷者来说,是不会充满自信地施展什么“精诚”的手段的,唯有的是表白。无论怎么说,我错了,我该死,我曾经多么想在我们之间筑起友谊的桥梁,也曾经想用我的真诚,让她的理想变成现实,伸出我热情的手做出我力所能及的事,让她的未来更美好——可是,我没料到留给我的只是内心的伤痛,我的心在流血……

    在煎熬了几天之后,我这难以愈合的心再也按捺不住了,再次向这位心灵上被我烙下创伤的女孩去了封信,以期望它能淡化我们心灵的痛苦,能抹平我们内心的创伤。我的血而今也只能顺着笔尖流出:

燕:

    请允许我再打搅你一会儿,好吗?

    是我伤害了你这颗纯洁而又善良的心,对此,你无论用哪种方式对待和处理此事——是训斥是咒骂,我都不会生气,我会理解你的,我们之间的不幸,是我制造的,这是我的错——虽然不需要你原谅。我知道我知识贫乏,无法确切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唯能请求你给我一点点理解吧,哪怕是一丝丝,一丁点儿……都是我的错,请你忘掉这一切,好吗?

    最后,祝你前程似锦,永远幸福美满,永远,永远!

    夜深了,我把信塞进了信封,准备天亮便去邮局寄出。而后我关了灯,在一阵阵辗转反侧之后,我渐渐进入了乡:我们在茫茫的海水中挣扎,这时候成千上万只鸽子在海面架起了一座彩虹般的桥,把我们从海水中托起,于是,我们在这桥上各自向两端走去,而后我们回过头来,微笑着挥手再见!

张连喜,笔名张景路,19687月生,下肢残疾,新浦区浦南镇牵来富时装店业务主管兼服装技术培训师,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连云港传媒网版主、北京中文在线《17K小说网》 签约作者、市个体私营经济协会会员。先后在《作家在线》《17K小说网》《中国残疾人》《长江诗歌》报等30多家网站,发表网络作品40多万字,《金辉生态园 人与自然和谐的家园》入选《中国散文大系.抒情卷》《飞呀飞》入编《当代国学精英大辞典》一书。

先后培训学员近300名,大部分走上了工作岗位。2012年被市“个协”吸收为会员,2012年春在市残疾人职业技能比赛中获三等奖(服装制作)。

2005年连云港市残疾人代表大会代表,2006年,散文《真爱》获青少年日记文学艺术作品大奖赛优秀奖。2007年至2009年,20万字的长篇小说《情流爱河》签约与北京中文在线17K原创小说网。2009年,第二部长篇小说《梦境情缘》再次签约于17K小说网。2011年,连云港市第二十一届残疾人代表大会代表。

(编辑:唐金鑫)

小说园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小说园地:

  • 下一篇小说园地: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尚庆学:送心上人上天堂(外…
    梁洪来:花痴(外一篇)
    谢建平:卖山药(外四篇)
    汤红星:艳遇(外四篇)
    何正坤:通天的路
    卜  伟:寂静芬芳(外四篇)
    徐习军:小说家是这样走上诗…
    张守忠:小不忍则乱大谋
    赵  航:都市蟋蟀(小小说.外…
    相裕亭:杨爷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