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小说园地 > 正文
  [图文]汤红星:艳遇(外四篇)         ★★★ 【字体:
汤红星:艳遇(外四篇)
作者:汤红星    小说园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4854    更新时间:2013/8/8    

 

艳遇(外四篇)

汤红星

 

艳遇

记得那年夏天,我出差到湖南永州,当公交车到一个红土坡时,上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一身白衣裙,皮肤白里透红,没有一点杂质,眼睛大而放电,高挑的身材,该鼓的鼓,该圆的圆,是我一生之中看过的最美的女孩。当我给一位老人让座后,她便紧贴我的身后站立,我忽然感到背后暖暖的,软软的,货真价实,我不好意思地向前移一下,她也向我移了一下,我的汗流下来了,感到自己的脸火火的!她偷偷地笑了,从她掩口的指缝之中可以看到洁白整齐的牙齿。当又到一个红土坡时,她下了车,打开雨伞的瞬间,向我回眸一笑,从此让我加入了大龄男行列。

  时间如流水,若干年过去了,“美女”两字却再也没有在我心中真正出现过,在家人的一再强烈干预下我不得不结婚生子。一天,也是夏天,也在慢慢细雨之中,我驾车路过殡仪馆后面那条路,此时天已经黑了,行人全无,我加快速度,在车灯强光照耀下,我陡然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条青蛇在路中游动,我当机立断,手脚并用,只听见刺耳的刹车声之后,我的爱车横在了马路中间,老婆,孩子都用手捂着头,此时那条青蛇回头望了一下,就消失在茫茫雨夜之中。老婆抱怨:“你怎么开车的?!”我喘着粗气:“那毕竟是一条生命”。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2008年8月8日晚上,因为要急着赶回家看北京奥运会电视直播开幕式。

    随着婚龄的增加,我越来越感到生活乏味,于是乎就一直加QQ女友,两个QQ号,每个加了388个女性,却很少有人主动和我聊天,梦想着能遇到浪漫的网恋,却从来没有开花结果。因为我从不主动和女生讲话,即使有女网友主动聊天,我也难以启齿谈什么一夜情,有色心而无色胆。

  前段时间,一天晚上,老婆没有在家,我打开电脑,挂上两个QQ号不久,有一个网名“小青”女孩主动加我。我们聊得很投机,很多话也很有意思,可惜下线前就删除了,现在只记得部分:

  小青:你好!

  江鸟夜飞天:你好!

  小青:看鸟(了)你的空间,感到我们很有缘。

  江鸟夜飞天:何以见得?(我赶快打开她的空间,也是农历三月二十九出生,没有找到一张相片)

  小青:妹很寂寞,也很饥渴,妹从不随便饮水解渴,喝水只喝XX水(此处植入饮用水广告)

  江鸟夜飞天:哥不寂寞,也不饥渴,投怀送抱从不拒绝!没人投怀我很愁,只能以XX酒来解愁!(可植入酒广告)

  小青:十个××九个嫖,还有一个在治疗!治疗就来××医院。(可为医院打广告)

  江鸟夜飞天:开车的不一定是司机,抓嫖的不一定是警察,得到的不一定是幸福,失去的不一定是钱财。

  小青:世上本来没有美女,叫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美女。

  江鸟夜飞天:世上没有不吃腥的猫,更没有不想偷情的男人。就连“靓女”口中的“死男人”也不例外。

  乱七八糟聊了好长时间,就定下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地点。节奏之快,超乎想象。

  约会那天,我仔细收拾一下,在车载导航仪上写下小青说的地点。在那夏天的雨夜,我们相见了。“美女”两字被我再次找了回来,好像在哪儿见过?我一时想不起来。她住城市近郊独家独院,院子很大,七拐八绕才到她的闺房。房子真大,摆设得井井有条,既古色古香,又充满现代气息,墙上挂着一把琵琶,靠近窗口摆着一台钢琴,床头有一台电脑,边上还有一架古筝,书桌上笔墨纸砚齐全,我走上前,拿起毛笔,蘸点墨水,在宣纸上写下“艳遇”两个大字。“好字!你还有这爱好?”“当兵那时我写了‘军魂’两字被永久收藏。”“被什么机构?”“我们新兵班长,他退伍时带回家了。”当我看到墙上有两张照相,一张白衣女子,一张青衣女子。我指着照相:“都是你?”“白衣是我姐姐,那张青衣的是我。”然后,我们就象许多偷情人那样开始活动,正当我与她“活动”得正欢时,老婆打我手机:“你在干嘛?还喘着粗气?”“我在和情人约会呢!”“死相!还情人,早跟你说了,不要一边锻炼身体,一边看三级片!”我晕:“说真话怎么就这么难?”

  在小青这过了销魂一周,后来老婆打手机,让回家为儿子小升初请人找关系。我和小青依依惜别,看到墙上那两张照片,突然想起了:“你姐去过湖南永州?”她笑了笑,点了一下头:“姐现住杭州打工,她早就嫁了许仙。”“许仙?是导演?制片人?还是官二代?富二代?”

 “他是个名医。”“我们好像在哪儿也见过?”“北京奥运会……”。她没有往下说,眼里的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往下落。

  离开小青,还真想她,可是她的QQ头像一直是灰色的,短信、邮件都不回。

  又过了一段时间,我又去她那个城市办事,当导航仪把我带到原来的地点,那里被拆得一片狼藉。现在房价大跌,房地产不景气,哪个开发商的头脑被驴踢了?我正在纳闷,这时过来一个年轻女子。“美女,原来这儿有一独家独院呢?”“你说那殡仪馆?!早拆了!这儿要建公墓,开坟商说要打造全球顶级墓地,地上18层,地下18层。”“地下18层,18层地狱?听起来不舒服,谁要?”“地上的是商品坟,地下的是经济适用坟,使用期限20年,大家都抢着排队摇号呢!你要不要也来一套?我有内部指标。”当那位售坟小姐走后,我突然发现荒草丛中有一块石碑,上前一看,上面写着:“艳遇”两个大字,落款是“××勿扰节目组”,是我的汤体字。

  我站在石碑前,思绪万千,落叶在风的拥抱下,拍打着我白净的脸蛋。一阵大风,把石碑边上的草吹乱,我陡然看到一条青蛇卷缩在草丛中,她用身体保护着两个红红的蛇蛋,此时此景,我诗性大发:

爱你

    恨你

    不会怪你

 

    想你

    恋你

    不敢碰你

 

    问世间情为何物?

    能让眼泪鼻涕一起流!

 

    看

    有缘无缘

    让

    人民币

    不再

    兑换

    美元

  她听了我的诗后,便用身体推着那两个红蛋离开,还好下的不是黑蛋。(当老婆的人们看到此处,很高兴,因为小三“滚蛋”了!)

  当我坐在车子上,才感到情绪亢奋,开的车歪歪扭扭,刚开不远,被两个漂亮的女交警拦住了。“天哪!我不想再有什么艳遇了!”“你好!请出示证件!”我的证件没有问题。她们又拿出一个仪器对我测量。“对不起!情绪测量仪显示,情绪值88。”“酒可以不喝,情绪谁能控制住?”“情驾之害大于酒驾,你明知有情绪,还要驾车,对不起,请交罚款!”我心想要不少钱吧:“多少?”“一元RMB”我拿出100RMB:“不用找了!”她们递来99元并且向我敬礼:“感谢您为中国交通做贡献!”

  车子刚起步,又来两个漂亮白衣女子:“老板您好!刚才女交警只罚款,前面男交警可厉害那!你看那大牌子上写什么?”我抬头一瞧:“酒驾拘留15天,情驾30……。” “不要着急,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吗!?我们是司机的保护神!你看这是什么?”她拿出一瓶“情绪稳定丸。”“只吃两颗,包你顺利上高速!不贵!买一送一,送你一瓶‘酒驾丸’仅要500元。没有效果不要钱!” 我不想被关30天,赶快买了两瓶,吃了两颗,等过了男交警那关再给钱!

  男交警拿出“情绪测量仪”对我测量:“情绪值-38(负)。”此时,跟我来拿钱的女子扬起手来在我那白净的脸上左右开弓:“交警大哥再给他一次机会吧!”奇怪,再测量为“0”,我立即掏出500元给白衣女子,她接过钱:“老板一路平安!”看着她离去,我好奇地问男交警:“对情驾怎么这么严?要关30天!?”“谁说的!你看清楚!那是30M,我们只让司机在‘情绪控制室’呆上30分钟!”

当我到家时,老婆好酒、好菜已经摆了一桌,老婆看到我脸上有印记:“去洗一下脸吧!”“我不要脸了!”。我紧紧抱着老婆,感到鼻涕一直往下流(男儿有泪不轻弹)。唉!我的艳遇!让艳遇去见鬼吧!

风雨无阻

    天气预报真准,我清晨被窗外滴滴答答的雨声唤醒,5点稍多,起床用2个鸡蛋,2根火腿肠炒个米饭给儿子吃,6点36送儿子上学,看着车外的小雨在不停地下着,地面也积了许多雨水,我心想今天如果洒水车洒水,那司机一定被一夜的雨水浇过,并且浇进脑袋里。 

    等我送过儿子回到人民桥上,看到桥上挤了许多车子,一群车子前有一辆大箱子车左右两个黄箭头指示灯在不停地闪着,慢慢爬行,左下侧喷出强大水柱,我一看在心里不由得笑了,刚才还想如果下雨天洒水你不神经病吗,但是你又要佩服人家司机是多么敬业呀。

    我于是在自己的几个微博里发布了这个消息,也在本县帖吧里帖出与此有关内容,一时间众说纷纭,把洒水司机推上了风口浪尖。正反两个观点,大多人谴责洒水司机,花纳税人钱,做脱裤子放屁之事,他家如果有地的话,难道下雨天也要去泼菜浇地吗? 

    没有过几天,本县有关部门出来说话,洒水司机系他们单位刚招聘的临时工,现在己被他们辞退,他们对社会浪费这种现象表示歉意,并且下决心严格管理,杜绝浪费!

    看到这条消息,我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为自己一时之快,而让另一个人为此失去工作感到心里很愧疚,我又一想,如果我不在网络上披露此消息,别人也许也会。就因此事,我在我们那个小县城出名了。 

    一日,战友的小二过一周岁生日,我去出礼喝喜酒,席间每个人都敬我酒,说什么能和大作家同桌喝酒感到非常荣幸,我本酒乡出生,来者不拒,看到一桌喝酒的人都东倒西歪,我一时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成就感。 

    当我吃完喝足,拿着主家发的小礼品准备离开时,对面一个比我稍大些的男子过来,他上前紧紧地握着我的手,把我拉到一边,语无伦次:“兄弟!太谢谢你啦!我就是那洒水车司机!”我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来我之前的担心完全多余!

    他见我一脸茫然,握我的手又加大了些力度:“兄弟,你知道不?我被曝光后,我们单位相当重视,关于我的许多问题,就此立马解决,并且我还被调到我向往很久的岗位,从没有被评为先进的我,年终当上了先进!上面对我的工作态度是相当肯定。送我四个字‘风雨无阻!’什么时候有时间,你我兄弟喝两杯,没有你的曝光!我就一直见不到光亮!”

此时此刻,我的心像被风吹过一样,雨水浇过一样,飘飘洒洒。酒后吐真言,他的话我深信不疑。“风雨无阻!”他的工作,我们有目共睹,没错呀!?难道是我错了?我开始怀疑自己。

李大爷,名德才

    老家有个李大爷,名字叫德才。他家做豆腐卖,经常晒些豆腐干,李大爷是个文盲,数字都不识,但是他能知道有没有人偷他的豆腐干吃。一次,小明偷吃了一块,很快李大爷发现豆腐干少了,只能空骂了几句。小红第二天偷吃了几块,他却一点儿也没有发现豆腐干少。小明很奇怪地问小红:“我偷吃一块就被发现,为什么你偷吃几块并且李大爷晚上收回家时还数一数,没有发现少呢?”小红学着李大爷的样子数一数给小明看:“一对、一对……”小明恍然大悟,下次他再偷吃,就成对成对地偷,从此李大爷就再也没有为豆腐干少去骂人了。

    李大爷因为没有文化,没少受李大娘罪,他只有在喝醉酒时才能找回一点男人的尊严。一次李大爷出礼,喝了一些“汤沟大曲”酒,他一回到家就倒在地上:“老婆子快倒些茶来!”他女儿过来:“大!妈去舅奶奶家了。”他一听立马跳起,自己去倒茶了。

    当李大娘回家时,李大爷的酒味已经基本散完。第二天,大娘对他说:“老头子,中午来替我一会儿,记住,豆腐5毛钱一斤。”中午,李大爷准时到豆腐摊那,不一会,有人来买豆腐:“大爷,你家豆腐多少钱一斤?”“五毛钱一斤!”那人又问:“一块钱二斤卖不卖?”“不卖!”等那个人走远,他还很生气:“什么人,还真会砍价。5毛钱一斤,就5毛钱一斤!一块钱两斤傻子才会卖给你!”

    李大爷的孙子读书很争气,考上名牌大学,毕业后到连云港核电厂工作,待遇不错,工资很高。今年夏天,李大爷和孙子坐火车来连云港新浦,在孙子的带领下,坐上“雷锋车”,到汽车站下车后孙子拿行李,拉他就走,他很生气:“怎么能不给钱就走?”孙子忙解释:“雷锋做好事,从来不要钱,因为它是雷锋车。”李大爷将信将疑:“天下还有坐车不要钱的事?!”

    孙子带李大爷在连云港玩了几天,花果山、水帘洞、港口、海滨浴场、市区等等该去的地方都带他去过,并且还带他去看周杰伦演唱会,虽然李大爷不怎么爱听流行歌曲,但是他还是特别喜欢周杰伦,因为他孙子喜欢,他看到孙子书包里、家里到处都是这个人的画片。当演唱会到最高潮时,周杰伦边唱“双截棍”,边扔掉手中的双截棍时,李大爷也要跑去抢那周杰伦的“双截棍”,他孙子赶紧拦下:“爹!你这么大岁数还去凑这个热闹干嘛?!”“我想去抢给你。”孙子的眼睛湿湿的。晚会结束后,孙子同事问李大爷:“大爷!你幸福吧?”“不!我姓李!”大爷马上更正。

    当李大爷和孙子坐在公交BRT上时,孙子问他,感觉怎样?他说:“别呀提了,这车真不错!”当李大爷要下车时,他看到一部崭新非常时尚的手机,他二话没说捡起手机就喊:“这是哪个手机呀?”一个穿着时尚的小大姐连滚带爬返回BRT上:“大爷太谢谢您那!您帅呆那!酷毙了!”等那个女孩把手机拿走后,李大爷呆呆地边下车边自言自语:“怎么做好事是呆子?!还要毙了我?!”

李大爷还是十年前在儿子带领下,来过连云港,是的,今非昔比。那种感觉,只有李大爷心知肚明。不一会,李大爷那破旧的手机响了,他熟练地按下绿键:“大!连云港和十年前比怎么样?”李大爷哈哈大笑:“好!不孬!乖乖!到处都是高楼大厦!坐雷锋车还不要钱。到处都干干净净,连云港不孬!”儿子让他回家帮他看看批发部,他现在卖“汤沟酒”比较忙。孙子知道后特别交代:“爹爹!假如50元一箱,人家出100元买两箱你一定要卖呀!”李大爷摸摸孙子的头脑:“乖乖!你怎么考上名牌大学的?!50元一箱就50元一箱!100元两箱还不亏死?!”他孙子一时无语。

俺那儿子

俺那儿子在光棍节前一天17点35分来到这个世界,长52公分,重7斤3两。双眼皮,大眼睛,很好看。头发细软也很少,透气性非常好,像我。

大姐让俺快回家熬萝卜水给小家伙通气,俺到家洗了一个萝卜切片,又自作主张切了几片藕放在一起熬,熬了还剩一点水,俺盛在保温杯里,一边唱着歌,一边送去医院。刚到医院,护士通知又要交钱,俺对孙医师(俺同事老婆)讲了一下,她说别理他,她去到前面说一下,一直到出院都没有人来要钱,并且结账时还退了些钱。

当俺战友尧看到俺生的是儿子,他叹口气:“咱们是做不成亲家了!”他的儿子还没出生,下个月会来的,可是他们查了几次b超,已确定是男的,俺们是生下来才知道是男女。俺的儿子可是“绿色产品”,从没有被b超过。

老婆的奶水很多,这样就不需要花钱去买“三鹿奶粉”了。儿子很安静,很少对这个世界发表自己的看法,大半年过去了,要不是别人看到晾在外边的尿布,都不知道院子里还有个婴儿。

一天,老婆的亲戚抱来一个去看病的小孩,就在儿子的摇篮边站了一会,不久,俺儿子就生病了,老婆的同事介绍到一个医院去推拉,回来后,他一声不响,呆呆地,俺们把他赶快抱到县医院,挂点滴不久,他就高兴得跳了(水中可能有兴奋剂)。检查结果是肺炎,就这样,他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星期。在此期间,来病房看望别的小病人的大人,小孩,都会过来逗逗俺儿子,他太可爱了。有一个大女孩过来看望她小亲戚,却一直在逗俺儿子玩,忘记她的主要任务。

儿子三个半月长牙,六个月会叫“爸爸”,十一个半月会走路。俺清楚地记得,他站起来走第一步时的表情,迈出人生第一步时,向后看一看,很惊奇:“这地怎么向后走了呢?!”然后他一直向前小跑,没有回头。

在他一周岁那天,他先后拿起了,钱…………美女卡片,俺现在想起来,儿子的选择是多么得正确!

两周岁时,儿子就可以一个人带钱,到家后面30米处小饭店(不过马路)去吃早饭,并且还会带回一些包子来给俺们吃。

三周岁不到,送他到县城西面最好的幼儿圆,进行双语教育,中班又换了东面最好的,大班又找人调到重点小学附属幼儿圆,这样就可以直接升入重点小学,就不怕岁数够不够,更不需要夜里去排队。

小学一、二年级儿子成绩很好,语、数、英大多都满分,一次有一门差两分,他在夜里说梦话:“唉,没有考好!”俺很心疼,从此以后就教育他:“一次两次没有考好没有什么!”他很听话,以后就不只是一次两次考不好了。三、四年级成绩就开始有点下降。五、六年级老师介绍去别的老师那儿补课,他不去:“就是老师看着做作业!”俺们也就没有勉强他。后来,小学要毕业时,班主任说:“多么聪明的小孩,被你们家长给耽误了!”俺儿子没有被介绍到外地去读初中,只能用房产证复印件参加“电脑排位摇号升初中”。儿子想上重点初中,可是那学校在河东,俺房产证是河西的,没有办法,只好找亲戚看看。摇号那天,听说有:县政府,公安局,反贪局,教育局,财政局,广电局,公证处等等。很严,听说就连公安局副局长家小孩都没有在重点初中名单中,俺儿子却在其中,俺看到公布在外的名单,很高兴。回家告诉儿子:“唉!没有你。”儿子当时眼泪就下来了:“我这下前途就没有了?!”俺和她妈只是笑。

青出于蓝胜于蓝,俺高中毕业时体重108斤,儿子小学毕业时体重128斤。俺是初一开始学英语,儿子是幼儿园开始学英语,俺英语开始不好,儿子开始英语就不怎么好,他小学背英语单词用汉语拼音,到初中他英语、汉语拼音都比俺差。因为他数学很好就被分在好的班级。现在教育不许乱收费了,他在小学什么择校费、培养费,一分也没有少交,到初中上面可能查得紧,学校开学后让家长写申请:“为了更好地培养孩子的自理能力,我们家长要求让孩子住校,又由于孩子目前自控能力还比较差,我们暂时接他回家住,来回路上孩子的安全问题由我们家长全权负责。”没有申请,学校是绝不会收你的钱的,小孩就不会让上晚自习的,学校是非常讲究原则的。

上初中了,俺们就可以松口气了,一天,儿子问俺们:“你们五一节结婚,当年11月就生下我,时间怎么不对呀?”老婆说:“你是急性子,早产。”俺看这样回答他不信,就拿出被俺改过一本的“结婚证”:“你看,俺们是元旦节办的证,五一节举行结婚仪式的。”“这还差不多!”儿子数了数手指头。

子不教,父之过。儿子大了,打也不能,骂也不是。你只要稍微说他几句,他就转身离去,关上自己的房门,饭也不吃了。一次,他又把自己房门锁上,可是他再想开门,锁坏了,他只能叫俺。俺也没有办法,只好打“110”,警察很快来了,他们也没有办法,指着楼梯口开锁的小广告:“你只好找他们了。”门开了,俺让儿子从他“小金库”里拿钱结了账。

今天,俺接儿子回家,路上他叹着气。

“怎么了儿子?”

“又排位置了,我前后左右都是女的。”

“好事呀!这样你上课就不会随便乱讲话了。”

“她们讲话比我还多呢!”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站着说话不腰疼,我们班女的比男的多得多了!女生可厉害呢!”

俺无语,晚上帮他洗澡时看到儿子后背有许多青印记。

“这是怎么回事?”

“被后面母老虎揪的。”

“人家好好的就揪你?”

“我一靠到后面桌子,她们就揪,别告诉妈妈。”

俺很无语,鼻子酸酸的,儿子是个小胖子,他难免会靠到后面桌子,俺不想儿子生日第二天是他的节日。

俺正在笔记本上敲打“俺那儿子”,女儿跑来叫俺吃饭,俺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俺妈是党员

 “唱支山歌给党听,俺把党来比母亲。”俺妈常唱这首歌。。

俺妈十八岁入党,外公在沭阳湖东口抗日一仗中牺牲,那时俺妈出生才三个月。

大舅当大队书记时,俺妈也干起了妇女主任。在俺妈当官期间,俺家也就成了“调解委员会”,特别是夫妻吵架,女的寻死觅活,男的大打出手,一到俺家,女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男的吸一口香烟叹一口气,这时就听俺妈劈头盖脸骂了一通,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会为吵架之事来俺家了。

组织上为照顾烈士子女,让俺妈学了赤脚医生,俺妈也接生了几个婴儿,他们现在都还健康地活着。俺妈接生最多的是猫仔。俺小时体质差,俺妈就在家中养了母猫,“猫三狗四,猪五羊六”俺妈说:“猫怀孕三个月就可以生了,猫的胎盘可以增强免疫力。”可是,猫一生下猫仔就自己吃了胎盘,俺妈为了俺,也为了革命的后代,她一看到猫有要生的迹象——咬东西,在俺妈腿边扯来扯去,不停地叫(不是叫春那种声音),俺妈就一直守在母猫身边一步也不离开,直到猫仔出生,一只猫仔一个胎盘。有一次,有一只母猫初次生产没经验,俺妈一直等到天亮,猫仔才顺利降生,也得到了三只胎盘。俺妈的眼睛红红的,可是俺妈还不去睡觉,她把三只猫胎盘,放到洗净的瓦片上,然后放到炭炉上烤干,烤脆,再用擀面杖擀碎,最后倒入白糖拌匀,就可以用汤匙吃了。好香!好香!好甜!好甜!(此时,我的口水流三滴到键盘上)

也许是猫胎盘起作用,俺的体质越来越好,有一次,比俺大一岁的同学,他个子还比俺高,和俺打架,被俺打得鼻青脸肿。他妈妈在俺吃饭时把他带到俺家,俺当时被俺妈训了几句。等他们走后,俺妈又说:“以后打架注意点,不要打人家脸,更不要动不动就动手,人不犯俺俺不犯人。”(此时,让俺想到,“抗美援朝”,“对越自卫反击战”)从那以后,俺再也没有吃过猫胎盘了。

当大舅调走了,俺妈的妇女主任也结束了。可是大队的许多事有时还找俺妈,什么计划生育,妇幼保健呀,俺们不满地说:“官都不当了,还管这些事?!”俺妈坚定地回应:“谁叫俺是党员呢?!”不久俺家又成了“婚姻介绍所”。俺妈成就了许多人的婚姻。

去年清明前,灌南县民政在烈士陵园为外公立了墓碑。今年清明节,俺开车去汤沟把俺大、俺妈接过来扫墓,俺妈一到外公墓碑前,眼泪就止不住往下流。“俺妈,别哭,外公现在好了,还有几处‘房产’。”“孩子说得对,沭阳,兴庄,灌南,三处‘房产’永远都是您的。俺是党员,俺不哭!”俺妈说。

前天,俺妈来县城帮人说媒,俺带她到一售楼处,“买房现在打不打折?”售楼小姐很热情:“老板您好!现在没到节日,离中秋节,国庆节还远呢,没有活动。”“过几天,就是7.1,党90大寿。你们没有表示?”她们笑笑,无语。此时走来一个人,是俺战友。“老战友想买房子?”“俺看看,你们应该打一条幅——‘感党恩,颂党情,七一购房送大礼!”“你买好说,我给你优惠。”“俺有经济适用房住,俺想给俺妈买一小套,俺妈是党员!”“噢,明白,你妈就是我妈,一样优惠!”俺无语。

离开售楼处,俺妈坐上俺专车:“二啊,俺不买房,俺汤沟有房,再说,俺是党员,俺不能占人便宜。”此时俺车里收音机传来“唱支山歌给党听,俺把党来比母亲!”的歌声,俺母子俩一起大声跟唱,幸福飘满车厢。

    汤红星,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 共产党员,有几年当兵经历。自学考试南京大学、河海大学文凭。爱好文学,九十年代在北京军区《战友报》发表过影评文章,小说《艳遇》荣获全国首届悦读天下文学奖,散文《岱山之海》获得全国第二届海洋散文大奖赛三等奖。散文、小说数篇发表,收录于《北方文学》杂志散文刊、《悦读·红叶》杂志、《落入时间的海》一书等。现为《北方文学》杂志散文刊执行副主编,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

小说园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小说园地:

  • 下一篇小说园地: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尚庆学:送心上人上天堂(外…
    梁洪来:花痴(外一篇)
    谢建平:卖山药(外四篇)
    张连喜:创伤
    何正坤:通天的路
    卜  伟:寂静芬芳(外四篇)
    徐习军:小说家是这样走上诗…
    张守忠:小不忍则乱大谋
    赵  航:都市蟋蟀(小小说.外…
    相裕亭:杨爷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