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小说园地 > 正文
  [图文]张守忠:小不忍则乱大谋         ★★★ 【字体:
张守忠:小不忍则乱大谋
作者:张守忠    小说园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25    更新时间:2013/8/8    

 

小不忍则乱大谋

张守忠

屋漏偏逢连阴雨,船破又遇打头风。

为了避开要账人的围追堵截,陈集煤矿矿长李州已经五天没敢进自己的办公室了。一大早,他想赶在上班之前去办公室拿工资改革方案讨论稿,没想到,刚走进办公室,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他的心里“咯噔”一下子。“会是谁的电话呢?该不会又是要帐的吧。”又想,“不可能啊。”为了躲避要帐的,他这个月已经换了两个手机号码了。今天的号码是上个星期四才换的呀。矿上除了几个副矿长知道外,也就只有办公室主任知道了。“绝对不是要账的!”他给自己暗暗打气。当手机第三次响起时,他才壮壮胆,从裤兜里颤微微地掏出了手机来,一看号码才知道是分管矿社关系的刘副矿长的电话。

“什么事?”李矿长怒气冲冲地问。

“不好了,李矿长,保卫科一名经警队员把陈集村马书记家坟上的花圈烧了,她大姐正在保卫科门口骂街呢,”刘矿长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另外……”

“好了,不要说了。这事情就由你去办。先把老太婆劝走。然后你上午先带那名经警队员上门赔礼,我中午再和马书记见面。”

李矿长发完指示,一屁股跌坐在自己老板桌后的椅子上。不过,他没敢久留,几分钟后,他立刻从椅子上爬起来,三下五除五,翻到了自己需要的材料后,立刻慌慌张张地离开了办公室,向自己在支架队的临时宿舍走去。

他知道,一件头疼的事情又要来了。

2

陈集村是远近闻名的富裕村。村里开办了造纸厂、豆奶粉厂和加油站。最主要的是村里开办了6个小煤窑,年产量30多万吨,比国有企业陈集煤矿还多。据说,该村的财政收入已经占到全镇的一半以上。村里还挂上了“中国陈集集团”和“陈集村党委”的牌子。村书记马连才更是牛气。既是陈集村的党委书记、董事长,还兼任了所在镇的党委副书记。另外,市劳模、省劳模的奖状家里也有好几张。在陈集村他算得上是说一不二的大人物。陈集煤矿虽然是县处级国有企业,但是由于是外市的,属于异地办矿,在人家一亩三分地上,因此处处小心,丝毫也不敢有得罪村里的地方。相反,陈集村修路,建办公大楼,建学校要赞助款等,矿上从不敢怠慢。尽管有时候通过讨价还价可以少给一点,但是总是八、九不离十,少不了哪里去。村里开小煤窑,出现技术上的问题,该矿也是随叫随到。技术人员到小煤窑下井,上来后连饭都不供,洗完澡后就灰溜溜回矿,虽然多次发牢骚,也无可奈何。李矿长经常告诫职工的话是,要顾大局,小不忍则乱大谋。的确,有不少矿就因为没有和地方处理好关系而关闭了。至于马书记家的祖坟,那更是一块烫手山芋。20年前,陈集矿建矿时,当时是建在一座土庙上,庙四周都是坟墓。坟墓拆迁时,马书记当时是大队的副书记,矿上考虑到矿社关系,就把书记家的祖坟给保留下来了。祖坟在矿支架队的家院里,每年清明节马家都要去烧纸、圆坟。建矿20多年来,几乎每年都有职工反映说晚上上夜班害怕,呼吁把坟墓迁走。历届矿领导采取的都是息事宁人的办法,就是认真地做好职工的思想工作。这次保卫科新来的一名经警队员不知道深浅,和别人打赌,用香烟点燃了马家祖坟上的花圈,不知道怎么的又被马老太婆知道了,你说这还了得,还不是捅了马蜂窝,惹了一场大祸嘛。

3

李矿长接的是烂摊子。前任矿长因职工福利分房处理不当造成老工人多次越级上访被免职。一个月前,李州才由副矿长被市政府任命为陈集煤矿矿长。目前的情况是,由于市场疲软,供大于求,煤炭滞销,价格下跌。每吨煤才卖160元,而成本就在180元以上。卖一吨就要亏20块,而且还不能停产。一停产,全矿1500多工人工资就没地方发,井下水、电费还不少付。那就亏得更大。一线已经拖两个月工资了,二、三线已经拖欠5个月工资了。全矿目前是人心惶惶。采煤三队已经有10多名农民工主动解除合同辞职回家了。更可气的是,生产科的一名副科长自己走了还不算,还从机电科、地质科挖走了两名工程师,去山西发财去了,影响特别坏。不过,火烧眉毛的是,要维持生产,井下还要进一些必须的设备和材料,供销科长被逼得硬着头皮到处赊账,尽管如此,还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李矿长让他再想办法,无论如何要保证生产。李矿长还采取每家少付点款、每家都拖欠一部分的办法来保证资金周转,倒很有效果。只是来要账的人越来越多,往往是前脚刚走,后脚又到。李矿长也有办法,尽量多做解释工作吧。实在推不过的,他才硬着头皮在票据上签字,可财务账上的钱毕竟是太少了,不到万不得已,他是舍不得花一分钱的。他想了一个绝招,就是和财务科长约定好,他不得而已签过的发票,凡是签“李州”两个字的,就让财务再千方百计拖拖再付款,凡是签一个字“李”的,都是实在不能再拖的,就给他立即付款。这一招用了一个多月,还是漏陷了。原来两名老工人家属同时去签字,李矿长看到一家报的是老工人死亡的丧葬费,钱又不多1000多块钱,就心一软,签了一个“李”字让立即付款;而另一家报的是老病号的医药费,有5000多,已经来他办公室哭闹好几次了,他想来个缓兵计,就签了两个字想让财务科拖几天再付款。这两家一起到财务科,同时签的字,一家拿到钱,另一家却没有拿到,当然没有拿到的这家就不买帐了。后来又到矿长办公室哭闹,最后居然把李矿长直接拖到财务科,当面说话,当面拿到了钱才完事。细心的人看了看发票才明白了个中的决窍。后来,李矿长又生一计。他签的票据,凡是发现名字上用大头针戳有小洞的,就立即付款。凡是没有洞的,就想办法拖。这一招更隐蔽些,一般人识破不了,所以就一直使用到现在。

4

马老太婆是个独身女人,在陈集煤矿大门口开了个小商店。其实开店只是幌子,一年到头也没看到她店里进过什么货,无非是一些低档次香烟、小孩作业本什么的。她的主意是打在自己小卖部门前的路上。她的小卖部是两间平房,就盖在矿北大门外几米远的路两旁。是矿拉煤车的必经之地。矿上的拉煤车从东大门出来,向西路过北大门,在她的店前面转弯往北才能上大路。车转弯时总要掉点煤炭,她就在那里扫煤卖。说是扫,也是借口,其实不如说是打劫。因为每当拉煤车路过,她都要站在路旁用铁锨向下扒煤。她家的铁锨头还专门弯成了直角,这样扒起煤来就更方便些。细心的人还可以发现,他家门前经常有大坑,拉煤车路过速度就慢了,于是她屋后的煤堆就天天见涨。对于这件事情,矿上是知道的,矿领导不想多事,供销科专门负责路上看煤的职工也就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马老太婆在保卫科门前叫骂了一会,扬言要打断那名经警队员的腿,可是一直没有见到那人出来。加上看到矿上已经发煤,因此在保卫科长的搀护下,才骂骂咧咧地回去了。上午一上班,肇事的那名经警队员,就在刘副矿长的带领下,提着“脑白金”、“人参蜂王浆”、“娃哈哈”等不下三、四百块钱的礼品来到马老太婆家赔罪,又是下跪,又是叩头,好说歹说,总算让她暂时消了气。当天中午,李矿长又亲自请马书记到镇里最著名的“宏达大酒店”吃了饭,洗了脚,并保证严办那名肇事经警队员,把他从保卫科调到运输队推矿车,这样,这场风波这才算告一段落。

5

新官上任三把火。李矿长就任矿长已经三个月了,一直还没有出宝。全矿1500多双眼睛都在盯着他。他自己感觉到不能再“忍”了,该到自己“亮剑”的时候了。好在市委组织部和他谈话时曾经明确表态,市里这次让他一个人矿长兼书记,就是对他充分信任。除矿级领导外,其他中层干部都由矿上自己决定。他召集矿领导开了一天一夜的会议,终于甩出了几张王牌。一是全矿不论干部、工人,男满50岁,女满45岁的一律离岗待业,矿上发给每人每月300元的生活费,腾出岗位招收一批临时工,充实一线和新提拔一批年轻干部;二是吨煤成本层层分解包定到各单位,推行定额管理,降低吨煤成本;三是推行安全台阶奖励制度。全矿职工根据自己的岗位,每人每月从工资中拿出一部分做安全奖金基数,矿上再拿出配套资金,哪个单位安全状况越好,全安周期越长,个人得的奖金就越高;四是实行岗位工资制度,取消原来的基本工资加奖金制度,克服“胡子越长、工资越高”的不合理现象,调动青年职工的积极性,基层区队的积极性也得到了提高;五是恢复机关干部义务劳动制度,机关干部采取“五五”制工作法、一半人员在班上上班,一半人员充实到二线,到运输队推大车、到煤场拣选矸石、到井口清煤车等,再腾出二线人员下井。俗话说,打鼓打心,李矿长的这几招全都抓住了矿上的要害,虽然一开始推动起来有点难度,但是由于得到了绝大部分干部职工的支持,顺民心,得民意,改革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成功。职工的积极性普遍提高,企业的凝聚力也大大增强。陈集煤矿出现了一派百废待兴的景象。

6

“祸兮,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伏。”李矿长最佩服老子的这句至理名言了。十年河东转河西,坚持就是胜利啊。有一次,去市里开会,记得一位市领导在会上还说:“只要精神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他想,这句话确实也有道理。陈集煤矿在困境中坚持到第十个月时终于盼来了转机。那还得感谢一次矿难。事情是这样的,距离陈集矿不到5公里的一家村办小煤窑,因为管理不善发生了一次特大煤尘爆炸事故,一次死亡90多人。事故引起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国务院专门派了调查组来处理事故。省里也认识到小煤窑问题的严重性。于是,下令全省范围内的村办和个人开办的小煤窑一律关闭。这对于陈集煤矿来说,无异于天大的喜讯。小煤窑乱采滥挖,经常偷窍国有大矿资源不说,他们不搞安全投入,不交各项保险,偷逃税收,擅自压价,严重扰乱了煤炭市场,几乎把国有大矿挤向了崩溃的边缘,早就该整顿整顿了。

自从全省的小煤窑全部关闭后,陈集煤矿的煤炭销售一下子出现了新的转机。矿财务科第一次出现了排队交购煤款的场面。要知道几前前,供销科还是采取把煤先赊给人家用,然后再去一趟一趟求人要钱的办法销售的啊。现在是不交钱不发煤,甚至交了钱也没有煤发,而且煤炭价格也一路攀升,一个月内已经三次涨价。今天的价格就高达220元一吨。而且从其他矿传来的可靠消息,最近煤价还要有大幅度上涨的可能。李矿长悠闲地站在自己办公室的窗前,望着后楼党委办公楼两旁已经发白的“负重爬坡全矿干群齐努力、背水一战力争实现安全年”的标语,脸上露出了几个月以来少有的笑容。

7

小煤窑的关闭给陈集村带来了致命的打击。村里一下子失去了主要的经济来源。祸不单行的是,村办造纸厂因为污染严重被环保部门勒令关闭,豆奶粉厂也因卫生质量出现问题暂时停产。最令马书记头疼的是,村里居然有人到乡里、县里、市里告他的黑状,告他受贿、挪用公款、拉帮结派、作风霸道、生活作风不检点等10多条罪状。凭他干了10多年村书记的关系和目前的地位,乡里、县里领导很容易就被他摆平了。因为乡、县领导中,他基本上都熟悉。其中有许多人都在陈集村里报销过费用,还有人出国时收到过马书记送的零花钱。市里难度稍大些,他通过朋友拜访了分管信访的一名常委,常委一个电话就把案件压了下来。马书记仍然做他的太平官。

半年后,新上任的省煤矿安全监察局局长来陈集煤矿所在的县检查小煤窑关闭治理情况,晚上就在陈集煤矿的招待所“宴宾楼”住了一个晚上。夜里却收到了一封匿名信,举报陈集村两年前发生的一起小煤窑塌方砸死八人、村书记马连才指示隐瞒不报的事情。局长回去后,立即派人调查落实,很快就查清了事故真相。马书记不仅被免去了所有职务,还被开除了党籍。马书记无论如何也弄不明白,到底是谁出卖了他。他记得很清楚,事故处理是连夜进行的。受害的都是贵州来的农民工,他亲自安排时任村委会主任的亲侄儿把八名遇难矿工尸体连夜运到了外省的殡化馆,然后才通知家属以每人10万元的天价了结了事故。当班的另外20多名农民工,他也以每人补贴2万的代价打发走了,就是陈集煤矿前来协助救护的两名救护队员后来也在李矿长的安排下,全部轮换回家了,可以说这件事情当时处理得是天衣无缝啊。

可问题出在哪里呢?马书记一直没找到答案。

张守忠:1967年出生,东海县白塔埠镇人。现任连云港市作协理事、连云港市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东海县党史办副主任等。系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发表新闻、曲艺、电影剧本、文学作品等100多万字,出版文学作品集《烟雨人生》、《晶都奇燕》、《我爱我家白塔埠》、《乡村纪事》、《桃林酒韵》、《白塔埠镇志》和小说集《送牛》等。

(责任编辑:唐金鑫)

小说园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小说园地:

  • 下一篇小说园地: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尚庆学:送心上人上天堂(外…
    梁洪来:花痴(外一篇)
    谢建平:卖山药(外四篇)
    张连喜:创伤
    汤红星:艳遇(外四篇)
    何正坤:通天的路
    卜  伟:寂静芬芳(外四篇)
    徐习军:小说家是这样走上诗…
    赵  航:都市蟋蟀(小小说.外…
    相裕亭:杨爷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