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文学评论 > 正文
  刘晶林:评何锡联诗集《燃烧的旋律》         ★★★ 【字体:
刘晶林:评何锡联诗集《燃烧的旋律》
作者:刘晶林    文学评论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355    更新时间:2015/3/26    

与柔软有关的审美价值体现

——评何锡联诗集《燃烧的旋律》

刘晶林

诗人何锡联与诗为伍多年,《燃烧的旋律》是他出版的第三部诗集。读《燃烧的旋律》,给我第一时间的感觉是柔软。当然,这里所说的柔软,是指诗人何锡联与他前期的诗歌,以及与其他诗人的某些作品相比较而言给我留下的印象。而正是这种柔软,让我感觉到何锡联在诗歌创作中的出新与变化,感觉到他在私人化的写作,或者叫作知识分子的写作过程中,所具有的那种让我为之欣赏与崇敬的书卷气质。

熟悉中国新诗发展历程的朋友想必都知道,上个世纪80年代,是被人们公认为弥足珍贵的诗歌黄金时代。在那些激动人心、血脉贲张的日子里,随着“朦胧诗”的出现,以舒婷、顾城、北岛等为先驱者的一群青年诗人,怀着对光明世界的强烈渴求,以手中如椽之笔,满怀豪情地开启了诗歌的多个方向,展示了当代汉语诗歌的多种可能性,为现代诗歌的创作空间拓宽了新的疆界。其间,北京大学教授谢冕先生的《在新的崛起面前》、福建师范大学的孙绍振先生的《新的美学原则的崛起》以及当时还是吉林大学中文系学生的徐敬亚的《崛起的诗群》,这三篇概括和总结了朦胧诗特点,肯定了朦胧诗的作用和成就的代表性评论文章的发表,为朦胧诗的崛起,鸣锣开道,起到推波助澜的巨大作用。

现在,很多年过去了,当我们回望那一段中国新诗最繁荣、最昌盛、最璀璨、最宽松的经典时代,朦胧诗的贡献无疑在于唤醒了一种新诗现代化的意识,开创了诗歌创作的新时代。因此,在这个大的前提下,我很乐意从个人的感觉出发,通过梳理,把朦胧诗的某些特征,归属于柔软。

同样,这里我所说的柔软,在二十世纪中叶直至80年代朦胧诗出现之前的诗歌中,纯属凤毛麟角,并不多见。那段时间,由于诗歌处在特定的时代文化语境之下,新诗创作与艺术规律背离,以至于诗人不能够摆脱简单粗陋的实际需要,不能在审美意识上体现个体独特的价值创造,因而创作出来的诗歌内容上平庸、形式上呆板、语言上帮腔帮调、意义上虚假伪善。虽然这些诗歌在某种意义上具有“投枪”、“匕首”的战斗性,但是实际上,凸显出的却是内容空洞、大吼大叫式的僵硬。

也许有人会说,有的朦胧诗不乏呐喊、口号化之嫌,亦掺有某些硬朗的质地。比如当年传诵一时的北岛的“在没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个人”(《宣告》)、杨炼的“高原如猛虎,焚烧于激流暴跳的万物的海滨”、“或许召唤只有一声———/最嘹亮的,恰恰是寂静”(《诺日朗》)、舒婷的“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肩头痛哭一晚”(《神女峰》)等等。但要知道,即使是那样,在当时思想解放、人性开放的启蒙思潮和时代背景下,北岛们仍旧是在推陈出新、领风气之先。对此,我们不能站在21世纪的今天,对昨天的诗歌开拓者们进行任何的苛求与挑剔。

接下来,继80年代新诗大潮出现之后,中国的诗歌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乱花渐欲迷人眼”,被人们认为处在一个巨大的断裂之中。诗歌的写作琳琅满目、多种多样,达达主义、解构主义、日常口语化写作、“下半身”写作等,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其中不乏有人把诗歌在文本放空的行为艺术中,玩起了消费性的把戏,领略解构传统语言的游戏快感……

这时候,也正是在这种时候,处于上述中国新诗多种流派共存、艺术风格各异的多元化阶段的我,在读到何锡联的诗集《燃烧的旋律》,用目光之手从书中轻轻触摸到他的诗歌的柔软,禁不住触景生情,感慨不已。

为此,我认为在诗歌创作中,柔软与审美价值的体现有着直接的关系。

首先,柔软有别于生硬,有利于诗歌回到其本身。就诗歌创作而言,诗歌不是对现实生活的自然描摹,而是通过诗人审美意识的构成能力,在审美理想的推动下,完成审美意象,直至把握审美对象。这里面有一个物化的过程。通常我们在评价某首诗时会说,这首诗概念化了,意思是说诗人在创作中以其抽象性概括了事物的普遍性,从而丧失了事物的独特性、丰富性。也就是说,现实之“物”,未能得到审美意识的关照,实现转化与超越。而柔软就不同了,它与赤裸裸无关,与简单化有别。从审美上看,柔软似乎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它每每于悄然之间,便使主体摆脱实际欲望,从而摆脱社会价值规范的缚束,促使个体意识获得解放的可能性大大地增强。

以何锡联的诗歌为例。他写《你的右手》:“你右手弹奏的乐曲/吹动着蝴蝶的翅膀/我的梦短暂又美好/我的目光/被你的青草和流泉覆盖”,“你的右手一直把着我的脉搏/无论月光如何变幻/你的右手始终快于我的左手/让我在那棵大树下/如惊弓之鸟”;他写《最初的那个夜晚》:“最初的那个夜晚/你为我唱了很多歌”,“你唱得很轻很慢/像屋外下着的毛毛细雨/三月啊 那歌词中的河流/经过你睫眉下更深的黑暗”;他还写《睡着了真好》:“你可以把想象插上翅膀/童话一样/而我想着想着就依着窗子睡着了/睡着了真好/睡着了我就能和你一起/轻轻地飞起来……”对于诗歌创作来说,只有让诗歌回到诗歌的本身,以充分的个体意识来把握世界,世界才呈现出它独特的个性面貌。除此之外,世界就是一个抽象物。

其次,柔软显示出一个人面对世界有着包容一切的力量,它往往来自诗人的内心。

我们知道,审美意识的主宰者是审美个性,这是审美活动的主体。因此,意识不仅仅是大脑机能的作用,而且是一种心灵的活动。当诗人面对现实生活,产生审美直觉的时候,潜藏于内心深处无意识领域的自我实现的要求,便在非自觉意识中表现出来,成为艺术创造的动力。但在这个过程中,由于现实生活的种种限制,诗人不可以轻而易举、一蹴而就地解除某种压抑的状态,他需要经过软处理,或者是包容,逐渐消除主、客观的对立,从而使自我实现的欲望得到实现和升华。人们说,好的诗歌可以直抵读者内心某个柔软的地方。那么,好诗的标准是什么?我认为是来自诗人内心的声音,以及我们这个时代的审美趣味。诗人何锡联深谙此道。读他的诗,比如《似梦非梦》、《在你去南方的时候》、《我不是偶然路过你家门的人》、《石榴花开的夜晚》等,甚至你会产生错觉,以为那不是用笔写成,而是从诗人内心深处藏匿的某条大江大河里流淌出来的。

最后,我想说,柔软是诗人为自己寻找到的一种适合于自我表达的路径。

何锡联是个勤奋的诗人,多年来他一直在诗歌的田野上耕耘不止。为了写好诗,他读过大量的中外名家之作,仅仅是早年自己装订的诗歌资料,便多达数十本。他的诗,前后在形式、结构、语言以及风格上有过变化。这些变化,表明了诗人从不默守成规、安于现状,总是在路上,努力寻求自身的突破。诗集《燃烧的旋律》的出版,便是何锡联新近努力的结果。读他的新作,让我高兴的是,诗人对于柔软形态的运用有了新的理解与认识。在诗歌创作上,他已为自己寻找到了一种适合于自我表达的路径。你看,他写海,“礁石的臂膀磨砺得铁一样坚硬/而你内心缠绵着柔软的月光”,“当大海的宝藏鱼一样来来往往/你身边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写五月,“五月是为自己受累的/但它自己并不知道/那些在二月萌芽的植物/到五月已经枝繁叶茂/丰腴与饱满得没有一点空隙了”,“此刻/谁还记得你空荡荡的名字/木棉与百合冲刺最后的季节/那旺盛的精力/让谁去想着别人的感受”;写下午,“这个下午可以自由畅想/也可以重新唱起/或走一段路程/当晚云丝绒一般滑过你的肩膀”;写佛门之地,“如果你已放下了我的诗歌/记忆中的温暖/请让寺庙以外的那片宁静/很有灵气的湖水/风中直立的杉树林/古塔之上没有名字的鸟儿 以及/你凭栏远眺时微弱的呼吸/汩汩地流向缓慢的黄昏”。于是,我们很容易就注意到,何锡联的诗不涉及宏大与永恒,在他看来,宏大是由细小积聚而成;而写永恒,则远不如认真地感受和体会每一个令人激动和醒悟的深刻瞬间。因此,他安安静静、舒舒展展、悠悠斋斋、温温柔柔地写诗;他的诗也让人安安静静、舒舒展展、悠悠斋斋、温温柔柔。

写到这里,我想用作家李洱的一句话作为结束语。在文学界,李洱很有名气。2008年底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时,将德文版的小说《石榴树上结樱桃》送给中国总理,并点名要见这本书的作者李洱。后来,李洱在被记者问及文学对于社会人生意义时,他回答说:“文学让我们学会了说话,文学让我们心中柔软,文学让我们眼中还有泪,文学让这个世界不那么干燥。”

是的,李洱关于“文学让我们心中柔软”的话说得非常到位,若用它来解读我的这篇题为《与柔软有关的审美价值体现》的评论文章,我觉得亦不失为一种很好的进入角度。

当然,这仅是为了轻松一下,说的玩笑话罢了。

作者简介:刘晶林,1987年从部队转业至连云港市文联工作,为市文联一至六届委员,先后担任《连云港文学》编辑部、组联部负责人,并分别担任过两届市作家协会、影视家协会的秘书长。后较长时间从事专业文学创作。国家一级作家。报告文学为写作强项,已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有《红色创意》、《平津冬春》、《兵发塞外》、《总攻天津卫》、《遍地阳光遍地金》、《中国“纺织硅谷”的创造者》等8部。

(编辑:王军先)

文学评论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学评论:

  • 下一篇文学评论: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钱飞长篇小说《红色印迹》序
    蔡冀鸣:李东散文述评
    周维先:好一个苏北女人
    李建军:评颜廷君中篇小说集…
    周维先:王成章的非虚构文本
    刘晶林:读纪祥华诗集《在秋…
    陈留生:张文宝《水晶时代》…
    范培松:《谁在夜的海边说话…
    李厥岩:读蔡勇诗集《蔷薇,…
    徐 凝:朱落心诗集《动情的海…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