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文学评论 > 正文
  李厥岩:读蔡勇诗集《蔷薇,谁的乳名》         ★★★ 【字体:
李厥岩:读蔡勇诗集《蔷薇,谁的乳名》
作者:李厥岩    文学评论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721    更新时间:2015/1/5    

满架蔷薇一院香

——读蔡勇诗集《蔷薇,谁的乳名》

李厥岩

 

思恋故土,是诗人不论身在何方的一种生命情怀,是诗人的人生历练后无法排遣郁结的一种心灵归宿。正如苏珊.桑塔格所言:“只要我们活着,我们总是在某个地方,总会对某些事物产生依恋……”,但对于故土及其故土上的风物而言,能够如终坚持以一种疯狂的挚爱,痴痴地眷恋着、咀嚼着、呼唤着、聆听着并歌唱着的诗人,则少之又少,蔡勇是其中的一位。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是我最初对蔡勇的印象。初识他还在十多年前,他正在连云港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任职。初次见面,让你很难把他这个整日与罪犯打交道的警察,和那个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江苏省作协会员、江苏公安文联理事、连云港市诗歌学会副会长的独木舟(笔名)联系起来。这个拥有书生的外表、骨子里透出刚强的家伙,令你禁不住揣测,他是如何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写出那么多精炼、深邃而优美的诗篇的?又是如何不可救药地爱上一种植物以及它所衍生的事物?!

接触久了,恍然发觉他竟是个柔情似水的汉子,一个坚定不移跋涉在诗歌之途的朝圣者。对其而言,爱上一个地方,首先是爱上一种植物、花朵。那是他得以抵达文学殿堂深处的根茎,也是他意图凭借核心的意象彰显地域文化的精神图腾,而这个“核” 就是“蔷薇”,想必从小便根植于心,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让他号准了这一“脉络”,进而“对症下药”,让其流淌的。“文字浮在灯光里/正如马鞍上雕刻的纹饰/,能扯得住/那根跃跃欲试的缰绳……”,惟他,惟他。

记起一次文友小聚,推杯换盏间,他真诚地说道,他喜欢并迷恋蔷薇,首先是从迷恋它的名字开始的。小时候,乡野里多花,从春到秋,烂漫地开。最惹眼的却是野蔷薇。及至工作后,茶余饭后每每徜徉于新浦蔷薇河畔,看到野蔷薇一丛一丛,长在沟渠旁,或直立或攀延,花细白,极香,香里,又溢着甜,心中便充溢着幸福的蜂蜜味,这让他似乎找到了生命之源:这让大地生机勃发的血脉啊/何以千年万年昼夜不舍连绵不绝//如果迎着水流的方向走/最后都将抵达高原或群山/它们或许可以告诉你/大地的前世今生//水这么流你这么走的时候/许许多多的枝叶在暗夜里滋生/之后的某个日子/定然会有一种发现一种惊喜/猛烈地撞击你/这株蔷薇竟如此繁盛/如同夏日的阳光血脉贲张(《根源》)。

自此,蔷薇也就融进了他的血脉,成为他念念不忘的物什,使之以倾心体验、敏锐触碰到生活中的点滴片段,并萌生出哲学般的思考。随着时间的流淌,点点哲思渗透于笔墨之端,正如他在跋中所言:“将植物、花朵的蔷薇作纬,将蔷薇河为经,于是有了爱的渴慕与倾诉(如《成长的模样》《立秋》《遗迹》等),有了甜蜜的思念和幸福的眩晕(如《午后》《花园》等),有了眼下对生存状态的思索和对生命价值的追问(如《所有》《秋雨》《胎记》等),有了对蔷薇河两岸民风民俗的新视角新认知(如《海州庙会》《冬至》《香火》等),有了历史的追溯和未来的期许(如《根源》《脉络》《穿越》等)……”,久而久之,他“吸进的是鲜花,吐出的是芬芳”,并积少成多,以“蔷薇”这根线串起一串让我们惊叹不已、流光溢彩的佛珠。

更妙的是这串佛珠,当你从头翻下来,或者是偶然地从中间的某一页将其打开,或者倒着来读,都会有种很不一样的感受,你可以感受到时间和心绪的脉络,捕捉到这个朝圣者的心路历程。如果说开篇《根源》主旨在于寻找生命的源头,那么结尾的《南城古镇》则是一位临近“知天命”之年的人生诘问:躺上一千年,一把好剑也会长满老人斑/归根结底这剑还应该是一把好剑/它的剑气和寒光/还会冷不防刺破今世的浮华/让历史长长地透一口气……这是书生的一种仗剑而行的豪情壮志,是历经沧桑世事之后的睿智之语,也是对于南城古镇的未来期许?我想每个读者自会有不同的阅读体验。这是诗歌本身的魅力,偶然性、奇异性的意义生成或者延迟——恰是德里达所说的“延异”,是诗歌创造力的一部分。这就是蔡勇的深度,又岂能是“小菜一碟”!

素知蔡勇博览群书,记忆超群,但却很谦逊,甚而时常有那么一点腼腆与幽默。记得2011年底几位朋友小酌。一文友席间即兴提及国内知名诗人A来,他当即非常熟练地背诵起该诗人的作品来。而当另一朋友谈到其时刚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瑞典诗人托马斯•特兰斯特勒默时,他又张嘴就来,随口背诵起特兰斯特勒默的作品。令我们几个平素自诩为“诗人”的浅陋者不由地汗颜,禁不住连连夸赞他记忆超强,聪明绝顶。

呵!正所谓“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在其笔下,由于阅读面较广并且善于学习精研之故,使得他的诗呈现出可喜的多样性,语言新的可能性不断被打开。他着眼于一些看似不起眼的瞬间与情绪波动,让语言呈现出一种巨大张力,以独有的冷僻、精警和出神入化的想象,狡狤地将语言和情感毫无痕迹地榫接起来,那些微小的质朴之物和多重的意象交织,使得他的诗歌读来总于平常之处有令人动容之声。如《犬吠》,“顺着锁链走/只能认识阳光舒适/以及主人没有平仄的呵斥/顺着锁链走/今生难以走回植满蔷薇的故乡//……唐诗中的那一声犬吠/叫起来啊/在雪花落尽之前叫起来/这才是你的可爱。个人理解,全诗以狗喻人,重在写人世间的孤独与精神。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离不开一种叫“精神”或者“意义”的维生素,一旦缺失,就像是被套上锁链的狗,找不到方向,只有昏天黑地原地转圈的份了。又如缺失了诗意栖居的孤独旅人,灵魂已化作片片雪化飘落。而最后“唐诗中的那一声犬吠/叫起来啊”的召唤则让人振聋发聩,醍醐灌顶。诚然,在权力和资本绑架信仰的当下社会,浅表层次的哭和笑比比皆是,真正插入生活根部的独立思考却寥寥可数。思与诗的天然接轨让诗歌通过生存境遇的敞开、生命的强化、美感的呈现,一步步通向精神自由之路,完成对生命、生存的终极追问。这也是蔡勇高明之处。

读罢诗集《蔷薇,谁的乳名》,我掩卷沉思了许久,悠游间,依稀嗅到了蔷薇花沁人心脾的芬芳,蔷薇不正代表了我们柔软且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吗!我遂想起唐人高骈写蔷薇的一首诗:“绿树阴浓夏日长,楼台倒影入池塘。水晶帘动微风起,满架蔷薇一院香”。

哦,这诗集不正是满架的蔷薇!风吹帘动,令我独见伊人在恍惚处欢笑。眉眼里,流转着无限风情。再翻卷,如风流转,散开,是香。又翻,还是香。

 

 

文学评论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学评论:

  • 下一篇文学评论: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钱飞长篇小说《红色印迹》序
    蔡冀鸣:李东散文述评
    周维先:好一个苏北女人
    李建军:评颜廷君中篇小说集…
    周维先:王成章的非虚构文本
    刘晶林:读纪祥华诗集《在秋…
    陈留生:张文宝《水晶时代》…
    刘晶林:评何锡联诗集《燃烧…
    范培松:《谁在夜的海边说话…
    徐 凝:朱落心诗集《动情的海…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