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文学评论 > 正文
  朱落心:读韦庆英诗集《掌纹》         ★★★ 【字体:
朱落心:读韦庆英诗集《掌纹》
作者:朱落心    文学评论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08    更新时间:2015/1/5    

阳光的色彩  玉石的质地

——读韦庆英诗集《掌纹》

 

朱落心

 

首先,祝贺韦庆英诗集《掌纹》首发式暨诗歌研讨会成功举办!本次活动让2014年的第十二个月份,成为了赣榆文学的诗歌月。一场接一场的诗歌活动,让这个干冷的冬天,有了浓浓的雪意,也让爱好诗歌的人们,听到了从冬天的腹地传来的春天的足音。

都说诗是灵魂的语言。捧读韦老师的《掌纹》,从“等待”到“回答”,如果把每一辑都看作是诗人掌心的一条纹路,那么,顺着这条条纹路,很容易地,就可以走进诗人的心灵。这是我、也是每一位读者的幸运!

苦难是人生最好的老师。或许,诗人在年少时所经历的磨难,让她对生命、对生活的爱与恋,愈加执着和浓烈。即使偶经风雨,她也认为“尘起不是风的本意/花谢不是雨的初衷”。而那一首《我一整天都在奔跑》,堪称诗人的一个精彩创造,她把快节奏的工作与生活,化为“奔跑”的诗行,成为时代生活的真实写照。或许,这般的“奔跑”多少有些无奈,但诗的最后的那一句“向微微动摇的孤单说/我在这儿”,又足以让我们相信,诗人的“奔跑”之作,同样是对生活的礼赞,更是对诗歌精神的具体实践。

诗人于坚说:一首诗就是一次生命的体验,一首诗就是一个活的灵魂,一首诗就是一次生命的具象。 作品《柳》中的诗句“为什么苦了他总不说苦/只把洁白花絮当春舞”,不仅显示了诗人从平常物象中发现、提炼诗意的超强能力,也印证了诗人的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和对诗意人生的执着追求。而且,诗中“柳”的形象,显然已突破了古典文学所赋予的内涵,被诗人赋予了新的寓意,成为一个颇具现代意义的诗歌意象,也彰显了诗人诗歌创作的价值取向。

爱是诗歌创作的不竭源泉。泰戈尔说:“爱一个人,是眼睛里流着泪,心里还要为她撑起一把伞。”无疑,韦老师的心中是撑着这样一把伞的。她心中的“伞”,不仅仅是为某个人而撑开,也是为一片土地和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而撑开的。

她笔下对爱的表达真挚而又自然、热烈而又坚定。她写等待,说:“生命里所有的荣光与意义/便是纯粹地等待你”,并将“一生的/琐事做完/只在这里等待你”(《我在这里等待你》)。这样的“等待”,打破了时空的局限和世俗的羁绊,使其成为了一种精神,一种信仰,就像心灵燃点的一盏灯火或一颗星月,可以照亮生命中所有的远行或归来的路程。也许,正因如此,她才会说“我坐在骨瘦如柴的河滩上/渐渐长成赤子一枚”(《我坐在骨瘦如柴的河滩上》)。

她写友情,不仅让我们从她《问候北方》中那一连串忙不迭贴的问候中,感受到了友情的温度;也让我们从她的《幸好,没有错过你》一诗中感受到了友情的珍贵,她说:“没有错过你/从此我满怀善念/一路慈悲。”这些温润、暖人的诗行,不仅有着阳光的色彩,也有着玉石的质地。

都说,诗人是孤独的。诗人的孤独来源于对生活本质的思考和对生命价值的求索,也来源于对诗意的捕捉和对诗句的锤炼。韦庆英老师执教厉中多年,有着丰厚的传统文化素养,这使她的诗作,散发着浓郁的传统诗歌的芬芳。但温婉、隽永显然并不是她抒情的全部,许多作品还闪现着女性诗人少见的硬朗和恢弘,如《我向往大海》,直抒胸臆,读后让人豪气陡升;如《有一天,我饮马长安》,诗意奔涌,而又曲折婉转,读来令人荡气回肠;最喜欢《蝶殇》,把一部宏阔的戏剧人生,化作为八拍玲珑诗句,让雅与俗、诗与词得以完美融汇、统一。

诗集《掌纹》中的许多诗句,如珠似玉,闪耀着诗人的智慧之光。像《十年》中的“谁敢和时间偷税漏税”、“谁能接住你无枝可依的累”、“一字一字/垒成等你的雨巷”;像《不眠》中的“记忆风干成旧电影的黑白”;像《独自办公的黄昏》中的“我醒着  秋天的夕阳红着”;像《剪刀》中的“分开情人成就佳话/分开母子成就英雄”;像《清明  陌上》中的“一声呼唤  遍野里开花”,等等,还有许多这样的诗行、诗句,清新灵动,寓意深刻,富有张力,看似诗人不经意的才情挥洒,实属诗人的匠心独运。读后,都让人印象深刻,值得回味。

记得,海德格尔说过:“诗人的天职是还乡。”其实,每一位诗人的内心,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故乡,那是诗人精神的家园,是诗人灵魂的栖息之地。诗人通过对生活中“真”的捕捉、“善”的发掘和“美”的展现,一步步完成对精神家园的塑造或重建。这是一个诗人必须终身尊崇的诗歌精神!或许,这也是诗歌生命力的所在。

一首好的诗歌,它一定是鲜活的。由叮当作响的汉语词汇组成的诗歌,它一定是活蹦乱跳的,是自由奔放的;它浑然天成,用不着任何的雕琢和粉饰;它的气质与生俱来。

了解了韦庆英老师的诗歌创作历程,我们可以得知,她多年的创作实践,纯粹而简单,自觉而恒定;她不是为了发表而创作,也不是为了获奖而写诗。作为诗人,能做到这一点尤为可贵。也正因如此,方使她的诗歌作品较好地保留了汉语诗歌应有的特色和优点。我想,这一点,是值得我们学习和思考的。

最美莫过诗意人生。我愿诗人和诗歌永远年轻!

 

文学评论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学评论:

  • 下一篇文学评论: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钱飞长篇小说《红色印迹》序
    蔡冀鸣:李东散文述评
    周维先:好一个苏北女人
    李建军:评颜廷君中篇小说集…
    周维先:王成章的非虚构文本
    刘晶林:读纪祥华诗集《在秋…
    陈留生:张文宝《水晶时代》…
    刘晶林:评何锡联诗集《燃烧…
    范培松:《谁在夜的海边说话…
    李厥岩:读蔡勇诗集《蔷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