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文学评论 > 正文
  江城子:读《云台山诗稿》         ★★★ 【字体:
江城子:读《云台山诗稿》
作者:江城子    文学评论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206    更新时间:2014/11/21    

如迎晓日通天丽,似拾遗珠遍地奇

 

——读《云台山诗稿》

 

杭州 江城子

 

回乡时偶然得见炳石先生《云台山诗稿》一书,厚厚一册,洋洋大观,略一翻阅,便不忍释手,细细读来,不由一咏三叹,有“似拾遗珠遍地奇”之感。先生的诗词,意境开阔,豪迈大气,清丽雅致,意韵兼得;既有唐诗的“浑雅丰腴”,更有宋诗的“气骨瘦劲”;既有婉约,更有豪放;既有深深的古典神韵,又有浓浓的现代气息。于平淡中见繁华,于古朴中见空灵。纵情山海,驰骋天地,囊括万象,穿越古今,比之名家,毫不逊色。一册在手,俯仰珠玑,美不胜收。随便摘取几首便可见一斑:

《刘志洲山》

村前久已退洪波,几度苍茫风雨过。

此处一方新日月,当年半壁旧山河。

西湖岂顾狼烟起,淮海谁闻铁剑磨。

遥望东天惊石破,由人拍案欲长歌。

这首诗不啻林升的那首脍炙人口的《题临安邸》,境界有异曲同工之妙,“西湖岂顾狼烟起,淮海谁闻铁剑磨”,后方歌舞升平,花天酒地,前方海州军民却在浴血奋战,抵抗外族入侵。英雄浩气跃然纸上,读后令人顿生铁马冰河之慨。

《郁林观》

似拾遗珠遍地奇,重来又憾此生痴。

与其闹市花千朵,不若深山竹一枝。

才慕题崖临篆隶,复贪蘸水写词诗。

林泉欲借无人问,对酒谁同未可知。

《喷水崖》

喷珠漱玉溅行行,谁送冰心万点凉。

雾散人前疑落雨,云腾石上觉飞霜。

采山钓水分溪壑,沐月披风刻宋唐。

看罢归来犹醉我,几多回味意深长。

两诗造句清新,遣词老到,情境高远,意味深长。花果山的幽奇风光,迎面扑来,林泉古迹,遍地遗珠,人文积淀,令人沉醉。

写海州城仅用一首轻巧活泼的小词,不但概括出海州的历史风貌,也表达出作者怀古之余对前人的敬仰和游览时喜悦的心情。

《海州城.减字临江仙》

我看锦屏如近,谁骑白虎追随。中街八巷有乌衣。葛殷杨沈谢,常教忆当时。

为看钟楼行早,勾留匡井归迟。一城三脉是兰芝。同来无好友,山水独相知。

《益州院》

谁料将来下益州,几番颠沛遇风流。

糜家美女如衣服,汉室江山是冕旒。

 

戎马曾闻悲髀肉,资财岂吝助炎刘。

云台一夜逢甘雨,从此枯鱼又远游。

寥寥八句,概括了刘备于徐州大败之后在云台山招亲并得到糜家的资助,得以重整旗鼓,终于称帝西蜀的那段英雄辈出的历史。

《凌洲村》

山环两面任阴晴,大路腾身向远横。

乏月樱桃红万点,流年小麦绿千顷。

清明手上锄头雨,芒种犁前布谷声。

昔日分田包到户,如今合作又流行。

《东磊庄》

山庄夹水到云根,信马行来又一村。

紫树两行遮黛瓦,银窗几处衬朱门。

如来佛住白云寺,未悟人求聚宝盆。

笑问农民心里话,说三道四任评论。

两首诗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以优美的笔调刻画出云台山地区农村的迷人景色和欣欣向荣的气象,读来令人即刻便想往游。尾联直以白话入诗,不经意的点出农民与土地关系的变化。

《石磊山》

老观屏围俗未侵,无边野趣诱迷沉。

云根泛海波翻玉,古木冲天叶蔽阴。

立世当同山磊落,做人应有石胸襟。

兰开洁素香飘远,半点红尘不到心。

“立世当同山磊落,做人应有石胸襟”一联,在赞叹磊石之际,生发出做人处世的目标和诗人豁达无尘的胸襟。类似这样可当座右铭的句子不胜枚举。

“天下名山僧占多”,诗人对“盛世修庙”,“处处香火”的现象直抒质疑,写白云寺时,诗人发出“虽有丛林千百亩,不知何日遇高僧”的感慨。

先生的诗词,不但饱含深情讴歌家乡的山山水水,历史文化,风土人情,讴歌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更贴近时事,关心、同情底层民众的生活状况,敢于批评社会负面现象,“欢乐着人民的欢乐,忧患着人民的忧患。”祈盼国家强盛人民幸福之情常常溢于言表,字里行间表达了宽厚广博的大爱情怀,尽显一腔正气。洋洋洒洒一百句的五言古风《海州石棚山桃源》是升级版的新《桃花源》,读后令人如饮醍醐,更可以感受诗人对和谐社会的向往。

先生另有数百首咏景感怀之诗词,功力更见深厚,更富有哲理,更富有浪漫情怀。这里就不做列举了。全面评价先生的诗词需要大篇幅,当从思想性、艺术性、学术性等多视角予以阐述,本人自觉力不能逮,仅以此篇小文表达一个连云港游子情系家乡的心情。

经了解,《云台山诗稿》是先生用十几年时间所作,且不说具有较高的思想性、艺术性和学术性,仅仅凭这样执着和甘于寂寞的愚公精神就令人敬佩和感动,要知道,700首诗加上数百个村落和景点的历史考据,需要多少心血和时间啊!先生不事张扬,低调于民间,默默于草野,时人多不识,我为故乡有这样一位诗人而骄傲,希望故乡莫留“遗珠”之叹。

二〇一四年十月  于杭州

文学评论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学评论:

  • 下一篇文学评论: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钱飞长篇小说《红色印迹》序
    蔡冀鸣:李东散文述评
    周维先:好一个苏北女人
    李建军:评颜廷君中篇小说集…
    周维先:王成章的非虚构文本
    刘晶林:读纪祥华诗集《在秋…
    陈留生:张文宝《水晶时代》…
    刘晶林:评何锡联诗集《燃烧…
    范培松:《谁在夜的海边说话…
    李厥岩:读蔡勇诗集《蔷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