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文学评论 > 正文
  朱  锋:“8”字型旋进结构和镜头的“复镜效应”奇妙应用         ★★★ 【字体:
朱  锋:“8”字型旋进结构和镜头的“复镜效应”奇妙应用
作者:朱  锋    文学评论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308    更新时间:2014/4/9    

8”字型旋进结构

和镜头的“复镜效应”奇妙应用
——汤养宗诗歌《在兰亭做假古人》赏析

朱锋

    诗歌创作与赏析,具有互文性。就像一个女子盛妆出席某个酒会,她作为客体出现,而我们产生的是,主体的感受。诗歌解读与诗作者之间的偏差,诚如女子对镜子自照与观者偏差。有重叠,也有错位。最大限量的重叠会产生与作者深层的共鸣。而仅仅是重叠,诗歌的解读,仍然成不了独立文本。诗歌解读应该在尽量向客观贴近的状态下,挖掘出她内心的东西。而非与她的镜像。我们可以这样比方,女子镜像,属于意识。而化妆却不单纯是意识,还包括从众心理,及潜意识并无意识。如果我们把诗歌解读比喻为一把刀子向着设定方向进行的话,意识属于表层。从众心理属于她施的粉。而潜意识并无意识,才是朦胧的不可捉摸的诗意来源。我们的刀锋,便应该直达彼处。准而且狠。
   
汤养宗的诗歌具有独特性,颖异性,不可复制性,口语诗的外表下,意象象征诗的内核等特点。 在中国诗坛,类似于独行怪侠。用古龙小说的人物比喻的话,相当于陆小凤。他的独门武功是灵犀指。人很帅(诗歌文本),性格很邪(诗歌表达方式),指头很硬(诗歌批判),武功很高(诗歌意识形态)。因而分析他的诗歌是有难度的,就像登泰山。过程很辛苦,感受也只有解读者自己知道。至于能不能登上山顶,成功于凌晨欣赏日出,是个问题。但即便如此,好像作为一个中国人不登泰山,总是相当地遗憾。而作为一个中国诗歌爱好者,如果不分析一下汤诗,貌似,也相当地不合情理。我便是在这种复杂的情绪下,开始了解读这一首诗。解读这个诗坛的陆小凤
   
当《在兰亭做假古人》这一首诗,出现在酒会上时,我开始了细致地观察。从外表,谈吐,神态,以及埋伏在神态举止下她的细微的意识变化。此时我的眼神就是刀子,一把旋转着四月春风的小刀。我是带着问题来观察他的。他是如何在兰亭做了一次假古人。如何的。这个古人假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从而在这一首不算很短,却也不算长的诗歌里,让那些四周的水开始了低代的叫在这里作为介质,进入作者的耳朵,这叫声便是钟声,在唤醒他对于永和九年所有记忆。字面的,故事的,还包括根植在骨子里的文化基因。在此也是不假。诗意便是在真真假假中产生了——
   
进入/永和九年。我对霍俊明说:我先去了/请看好留给你的诗稿,今晚再交盏时/我来自晋朝,是遗世的某小吏。我在汤养宗博客上看到有个网友留言说,这里的永和九年我来自晋朝是不是重复了。我说一点也不重复。作者此节的脉络是,装扮成古人(我先去了)——进入晋朝(这段经历见我是日光下……当你们把我带回”)——某小吏的身份来到当下(我来自晋朝)。显然上述两句不是重复,而是通过我来自晋朝强调,我已是精神附体的王羲之了。
   
这一首诗,从结构上来说,前几句提示心灵游戏的线路(去晋朝,化身小吏(身份的转换),将王的风骨带回到当下(我是王))。后面则是对此游戏的展开与回旋递进。属于“8”字型写作结构。前S”是骨。后S”是肉。是对骨头的不断填补过程。并在最后塑造出一个亦真亦幻的汤王右军
   
从画面的角度来说,属于双画面叠加互映。画面一,永和九年王羲之并谢安等人于兰亭品酒论文谈天下。画面二,汤养宗并霍俊明等人,于兰亭品酒写诗说感悟。正是画面的双重叠加,使得人物,在精神上融合,并在酒中升华——我与王羲之的共鸣叠合。其余诸人,与晋代贤士叠合:
   
便看到王羲之的第一行字/“真是个不死的人。有人在夸我——我是王羲之,王也是我。
   
当中的来回扯,许与不许/让人在群贤里左右不是——我在群贤中。群贤即诸人。
   
从这个意义上讲,这个“8”字正反“S”中间的那个结点,衔接着今与古,恰恰让诗歌里喝酒并写跋情节,形成超载时空的精神对称。这一节,汤养宗对喝酒的心理过程,描述得也非常细腻到位。可谓传神。酒席上一般过程往往是:喝——酒过三巡时开始来回扯(再喝就醉了)——开始抢着喝(醉了)。而汤恰恰写的就是这一过程。首先是酒席上的觥筹交错间。我的直观感受——(当我低头看盏,你发现,我的双眉/在飞,当中的来回扯,许与不许/让人在群贤里左右不是)一句话,喝得差不多了(双眉在飞。)
   
此处的也是。你与我有效地将粘连在一起。心理怎么想的呢——不想喝。于是就来回扯,许与不许。对心理产生的直接结果是什么呢——“让人在群贤中左右不是。喝着喝着就不逍遥/就喝酒。。于是,他在被树叶越埋越厚后,成为真是个不死的人(估计这个时候,有人在赞叹,哇塞,老汤酒量真大。太牛叉了)。
   
如果说这一首诗,仅仅就写了这一些东西,这还不能算一首诗,至多是一篇的记述文。真正让其成为一首诗的,是汤养宗将其意识形态,埋伏于诗中。在这首诗里,他是通过来抒发的。且看这几句:

可我的寂寞也是天下第一行书,在老之

将至,与并无新事之间。我是日光下

善于作乱的影子,多出或少掉,都是自虐

对命无言时,也会仰观宇宙

与俯察品类,把活下去的理由

看作暂借一用的通道。当你们把我带回

别怪我来去无常,只怪这里太让人

不知死活。而这次,走的有点远
   
我的一个朋友看了,其中几句说,这是诗吗?这明显是赤果果(裸裸)” 的心理独白。我说,你说得对,也不对。说其是心理独白是对的。说其不是诗是错的。汤养宗的感悟是诗意的——
   
在老之/将至,与并无新事之间。我是日光下/善于作乱的影子”。再来看这一句——“这里太让人/不知死活。而这次,走的有点远” 。远到什么程度呢?——晋朝。为什么他来去无常 ” 呢?因为 “这是太让人/不知死活 
   
这里大有屈平众皆醉我独醒的味道啊。形神的模拟,倒是很有几分魏晋名士的狂态。却少了几分羲之飘逸。多了几分类似于阮步兵沧桑和骨子里的深沉。这一切,正应了诗中的一句对命无言。这让我联想到阮籍一个人驾着马车,跑到半山腰,喝得死去活来,然后狂啸一通。而汤养宗,是在诗里,睥睨世相,用戏谑的语言,笑骂不平事。正如他所说的作为理由,看作是暂借一用的通道。从这一点来说,诗中的仍然存在着叠合裂缝。正如汤养宗诗中这样写道他作序,咱做跋
   
作者终究还是从那个难合之身上,跳了出来。周杰伦也有一首歌叫做兰亭序。有几句歌词这样写道:牧笛横吹黄酒小菜又几碟/夕阳余晖如你的羞怯似醉/摹本易写而墨香不退与你共留余味/一行朱砂到底圈了谁/无关风月我题序等你回/悬笔一绝那岸边浪千叠/情字何解怎落笔都不对/而我独缺你一生的了解  ”。歌词古韵十足,将王羲之飘逸的外表下,微结的眉心,传神地再现出来。当是与王右军最贴近的情感纬度。陶渊明曾经写过一组《拟古》托于阮籍。从诗歌脉络,至精神向度,几乎与阮别无二致。而这一首诗,汤养宗题目为在兰亭做假古人 ”。这个字,显然也就隐含了这样几层含义:
   
第一,汤确实是假的古人,不过是在兰亭穿着上长袍,扮了一回。
   
第二,汤养宗与王羲之确实在精神向度存在着疏离。因而也只能是
   
第三,穿越是,而抒发的是情感却不假。也就是人假,诗不假。
   
汤养宗多年的功夫,从而使得他对品语诗写作模式的掌控几近化境。口语诗的一个显著特怔是,口语化运作。沉湎于口语化运作的诗歌,往往会泥沙俱下。汤诗也有这个特点。但是,他的诗歌,却有着一定的障眼法。什么意思呢,初看好像废话连篇,详加分析后却发现基本没有废话。几乎每一句都各有其用。这一点值得绝大多数口语诗人好好学习。这也是我详加分析本诗的原因之一。比如写喝酒那一段,唯有那样写,才能把一个诗人鲜活完整地呈现出来。就像树枝上湿漉漉的花瓣一样。而去往晋朝,再从晋朝回来的过程,则是为下面的酒宴铺垫。借用这样的往返,将今与古,有效地融合在一起。形成复镜效应。我唯一对这首诗有点微词的是他的仇大苦深。总觉得凌厉有余”,优雅不足。从而让复镜效应显得断裂而模糊。当然这其实也算不上是毛病。最后让我们再一次为汤养宗的“8”字型旋进结构和镜头的复镜效应喝彩。

                                                     

附原诗:

在兰亭做假古人

汤养宗

 来到兰亭,四周的水就开始低低的叫

地主给每人穿上古装,进入
永和九年。我对霍俊明说:我先去了
请看好留给你的诗稿,今晚再交盏时
我来自晋朝,是遗世的某小吏
他们也作曲水流觞,一些树木
跑动起来,许多蒙面人都有来头
对我的劝酒,以生死相要挟,意思是
不抓杯,难道等着抓白骨
当我低头看盏,你发现,我的双眉
在飞,当中的来回扯,许与不许
让人在群贤里左右不是。不逍遥
就喝酒。半醺的人中,我被树叶越埋越厚
用铲扒开,便看到王羲之的第一行字
真是个不死的人。有人在夸我
可我的寂寞也是天下第一行书,在老之
将至,与并无新事之间。我是日光下
善于作乱的影子,多出或少掉,都是自虐
对命无言时,也会仰观宇宙
与俯察品类,把活下去的理由
看作暂借一用的通道。当你们把我带回
别怪我来去无常,只怪这里太让人
不知死活。而这次,走的有点远
来来来,咱也写下一些字,他做序
咱作跋,证实经历了一截生死不明的时光

朱锋,笔名随风飞(煮酒的阿飞),原籍江苏淮安,现居盐城。为盐城某省属中学高中物理老师。曾在《新诗想》、《中国电影报》等多个诗刊报纸上发表文章。

(编辑:王军先)

 

文学评论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学评论:

  • 下一篇文学评论: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钱飞长篇小说《红色印迹》序
    蔡冀鸣:李东散文述评
    周维先:好一个苏北女人
    李建军:评颜廷君中篇小说集…
    周维先:王成章的非虚构文本
    刘晶林:读纪祥华诗集《在秋…
    陈留生:张文宝《水晶时代》…
    刘晶林:评何锡联诗集《燃烧…
    范培松:《谁在夜的海边说话…
    李厥岩:读蔡勇诗集《蔷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