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文学评论 > 正文
  [图文]徐则臣:魏晋款文人的魏晋款文字         ★★★ 【字体:
徐则臣:魏晋款文人的魏晋款文字
作者:徐则臣    文学评论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23    更新时间:2013/10/25    

 

魏晋款文人的魏晋款文字

 

徐则臣

 

世界一热闹,花红柳绿的,就会忘掉魏晋是什么。在我们漫长的历史里,魏晋处在公元220年到公元420年,那时候有枭雄和战乱,也有最热爱美好生活的老百姓和梁上的燕子,当然,那时候更有一帮貌似无所事事、实则自由高洁的文人。这些文人可能比篡改历史的枭雄和战乱名声更大,他们甩着两只大袖子,端着酒壶到山水、野地和竹林里玄谈唱和、鼓瑟吹笙,决意过一种不知有汉的生活。这种文人的范儿,如果放在当下,可以称之为魏晋款文人。但我们的世界红尘滚滚,没有闲人只有更忙的人,只有交通堵塞、废气污染连呼伦贝尔都快没有一块像样的草原,想找块环保的大自然晃晃悠悠地喝酒说话,相当困难,所以想找一找魏晋的感觉难度比较大。但事也正因难能,所以可贵,所以我要在花花世界里重申一下魏晋。

这个魏晋,不是桩气势汹汹的历史事件,而是个悠然可见南山的精神事件,在今天甚至堪称精神事变。我知道我所理解的魏晋款文人有失偏颇,务请理解,就算在偏颇的意义上符合该款的文人已殊为难得。

匡民兄基本符合我的狭隘规范。在我接触到的文人里,能够在文化的意义上吃喝玩乐、不思立功进取、不利欲熏心的,匡民兄是屈指可数者之一。几年前我第一次见到他,他说,走,喝酒去,找个好玩的地方谈文学。几年后我再见他,他还说,走,喝酒去;喝酒谈文学,这次加了一条,找个球台切磋一下乒乓球。因为他知道了我也有能力经常把球打到台面上。

喜欢打乒乓球的文化人很多,打得好的人也很多,但把球拍装帆布包里像影子一样随身携带的人,我只见过匡民兄一个——对其他人来说,有无数件比打乒乓球更重要的事要做,包里装的应该是显示品味的大师之作、随时准备送人的自己的签名巨著、见到大人和老爷们才奉上的名烟与纪念品、抓住机会就合影宣传的相机、以备题字后留款的印章,以及,安慰文学女青年的安全套,等等。匡民兄也不谈政治,不在酒桌和茶座上作忧患状抽烟,不喜欢为中南海操心,不预测十八大高层名单,不谈房价、官位和工龄,不打听同行们的隐私,不传播关于某某文学奖的小道消息;他只说酒、文学和乒乓球;偶尔地,他希望能向我硬性传授一点纸上谈兵的泡妞之术,对此,我还在矜持地考虑是否让他有机会为人师表。

这是他的散文集,嘱我切勿因有高攀之嫌而羞于作一个小序。我的确有此顾忌,也忸怩再四,但他是兄长和老乡,差点是一个村上的,还有一脸丛生的大胡子,脾气不好的时候应该挺吓人,为了回老家有酒喝、有海鲜吃、有文学谈、有乒乓球打,我就冒险高攀一下,决定从了。

这的确是一个爱玩的人、好玩的人,像闲云野鹤;好玩的闲云野鹤在今天是多么稀罕,数量不比大熊猫多多少,也应该划为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匡民兄还是个弃机心、少俗虑、爽心性的人,四十好几的大老爷们,每次别人提及一个举世皆惊的八卦,他都像刚睡醒的婴儿似的,欣欣然睁开了眼,说,什么时候?当然他也有很多毛病,有些毛病不便向全世界广播,在此按下不表,但是,我以为就那一条心无挂碍的优点,也足够我等更俗的人学上好一阵子的。水至清则无鱼,非要把一个人逼成圣贤我们也会过意不去。

集子里收录了匡民兄近年来的散文佳作。有很多我喜欢,有些我也能提出三五条文学上的意见,不过,我更看重这些文字里的真性情。抒情可以空旷一点,写景的焦距可以散光一点,墨可以枯一点、笔可以快一点,活生生的人在,文字的生命就在。如果你认同一个不完美的人,你也会认同他的不完美的文字,因为不完美恰恰证明了他的修辞立其诚,也确证了文学之至道:文学即人学。

好,现在放在你面前的,是一个魏晋款的文人的魏晋款文字。信不信由你,我是这么认为的。

是为序。

徐则臣,1978年出生于江苏东海。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文学硕士。徐则臣被认为是中国“70后作家的光荣”(《大家》),其作品被认为“标示出了一个人在青年时代可能达到的灵魂眼界”(华语文学传媒大奖授奖词)。根据中篇小说《我们在北京相遇》改编的《北京你好》获第十四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电视电影奖,参与编剧的《我坚强的小船》获好莱坞AOF最佳外语片奖。部分作品被译成德、英、荷、日、蒙等外语。现为《人民文学》编辑,上海作协专业作家。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2007年度最具潜力新人奖,第四届春天文学奖,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提名奖。

  在《人民文学》、《当代》、《山花》、《钟山》、《大家》、《天涯》、《上海文学》、《莽原》、《百花洲》、《美文》等刊物发表作品100余万字。部分作品被《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短篇小说选刊版》、《散文选刊》等刊物转载并被收入多种文学选本。

  代表作有长篇小说《午夜之门》、《夜火车》,中篇小说代表作有《跑步穿过中关村》、《苍声》、《啊,北京》、《西夏》、《人间烟火》、《天上人间》、《逆时针》、《居延》、《小城市》等,短篇小说代表作有《花街》、《最后一个猎人》、《伞兵与卖油郎》、《纸马》、《我们的老海》、《这些年我一直在路上》等

(编辑:王军先)

文学评论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学评论:

  • 下一篇文学评论: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钱飞长篇小说《红色印迹》序
    蔡冀鸣:李东散文述评
    周维先:好一个苏北女人
    李建军:评颜廷君中篇小说集…
    周维先:王成章的非虚构文本
    刘晶林:读纪祥华诗集《在秋…
    陈留生:张文宝《水晶时代》…
    刘晶林:评何锡联诗集《燃烧…
    范培松:《谁在夜的海边说话…
    李厥岩:读蔡勇诗集《蔷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