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散文天地 > 正文
  [图文]孙永和:秋游大伊山(外两篇)         ★★★ 【字体:
孙永和:秋游大伊山(外两篇)
作者:孙永和    散文天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18    更新时间:2014/7/10    

 

秋游大伊山(外两篇)

 

孙永和

 

深秋时节,我非常荣幸地参加了连云港市《新周刊》驴友俱乐部首次活动,走进了灌云县大伊山这座闻名遐迩的神山。

31日下午,我们一行20余名驴友,在《新周刊》董主任的的带领下,从连云港广播电视台门前乘车出发,开始《新周刊》驴友俱乐部首次活动——走进灌云大伊山。大伊山是国家3A级景区,素有淮北平川第一神山之称,属泰山支脉,诞生于太古代,距今已有20亿年的历史,因商朝宰相伊尹在此隐居而得名。她由12座山峰组成,最高峰226.7米。大伊山位于灌云县城,距连云港市区约30公里,周围有宁连高速、连盐高速、204国道、324省道。她占地5平方公里,自古就有“十里青山半入城”之美誉。历史悠久,文化璀璨,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十分丰富,具有“幽、古、神、奇”四大特点。据说,古老的大伊山,从前有两处象征吉祥的地名,一处是山前西南隅突出的小山包,名叫麒麟峰,是大伊山的头。另一处是山后东北角的岗岭,名叫凤凰岭,是大伊山的尾。岗峦起伏首尾相连,青郁郁的一座完整而秀气的山,又有如此美丽的名称。

旅途中,驴友们相互结识交流,因为还有小朋友“小驴友”的加入,更增添了活泼愉悦的氛围。谈笑间,约一个小时的路程,不经意间便到达了。人还没下车,从车窗向外望去,一尊背靠大山巨大的石佛像便映入眼帘。我们一行驴友下车后,在当地景区负责人的陪同指引下,由大伊山东门进入。由于正值深秋,在登山的一路过程中,我们不仅领略感受了深秋山中特有景像的树林草木、形象逼真自然天成的青蛙石、山中清澈见底的山泉溪水、叫不上名秀色可餐的山中小野果,还赶巧遇见几对新人在景区拍摄结婚外景照,给人人景相融、其乐融融的感受。虽说山不算太高,但登至半山腰的时候,我们身上已微微出汗。驴友们边欣赏着山中迷人的风景,边相互轻松地谈笑着,一路欢笑,一路愉悦。

刚过青蛙石不远,景区负责人便带领我们来到一山洞出口处,告之通过此洞便可到达山的另一面。此洞位于大伊山北峰山腰间,是一个天然山洞。洞口向南,洞内曲折幽深,阴暗潮湿,深约数丈。内有许多小洞,通向左侧一个大洞。在蜘蛛洞下坡,从前有个桃花潭,是古时妇女洗衣和沐浴的地方,故名。以后年久被山水冲塞,与涧沟连成一体,因而又名“桃花”涧,与南边的老龙涧一岭相隔。直至建国初期,男女上山洗涤仍然分开。男人通常在老龙涧洗涤,女人大都在桃花涧浆衣。穿此山洞可以说是提心吊胆,小心翼翼。由于洞内曲折蜿蜒阴暗幽深,能见度极低,行走只能摸索缓慢向前。在洞内行走约10余分钟后,前方豁然开朗,光亮大显,终于走出洞口来到山的另一面。刚出洞口,在车上远望到的那尊背靠大山巨大的石佛像就出现在眼前。近距离地接触,给人一种强烈的视觉震撼。内心感叹:咱连云港也有巨大的石佛,感觉非常地欣慰。来到石佛像下的大伊山石佛寺,我们被构造精美庄严的寺庙所吸引,寺庙内布局合理,宽敞洁净。可以看到不时有寺庙内僧人走过,不时有妇女烧香许愿。大伊山曾有“云台和尚伊山庙,僧道寺观胜苏州”之誉,旧时山上遍布寺庙20余座,历来是寻仙求道的洞天福地,曾被誉为“淮北第一神山”、“苏北第一丛林”,是苏北乃至鲁南地区宗教最为发达的地区,有很多宗教和文化活动的遗址。古刹石佛寺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她兴建于元皇庆二年(公元1313年),后数度兴毁。今天的石佛寺是参照镇江金山寺的式制规模于2002年开始兴建的,其大雄宝殿高27.6米,为歇山重檐式建筑。连云港电视台的记者进行了本次活动现场跟踪录像,没想到还对我进行了采访。据传,从前洞口右侧的山间台地上,有一座巍峨辉煌的庙宇,为唐代所建,名曰白云观,至宋代改名叫三清观,根据文献记载,元代元世祖忽必烈,曾召见终南山道士丘处机(长春真人)封为国师,命其总领道教。丘处机巡游各地,先到大伊山后到云台山。与海州刺史臧梦解交涉,对三清观进行了扩建修饰。明代因兵焚而毁。

   参观了大伊山石佛寺后,我们一行马不停蹄地驱车赶往另一个景点——大伊山石棺墓遗址。当赶至景点时,正值夕阳红最美之时。大伊山石棺墓遗址,位于灌云县城北山的东麓,座落在三面环山、一面朝阳的黄土堆上,是一块广阔的山间台地,海拨高度40余米。旁边有一条清溪,由山里老龙涧引伸而来,溪水向东流去。这里的环境非常优美,是古今人们理想中的风水宝地。在大伊山石棺墓遗址,亲眼目睹了目前我国发现最早、保存最为完好、距今6500多年前的新石器时代石棺墓64座,确实令人叹为观止。

   石棺墓最初发现是在1981年,山脚下的砖瓦厂工人取土时,忽然发现片石镶成的石棺显露出来,一位具有关心文物的知识青年(现已成为县博物馆文物研究工作者),马上停止挖泥工具,向县文物普查工作队报告,因此石棺墓得以保存其完整性。此后在省市有关部门的重视与支持下,于1985年至1986年进行了两次发掘。清理出新石器时代早期墓葬64座,其中有新石器时代早期文化石棺墓61座。整个墓葬群共出土陶器、石器、骨器、玉器等殉葬品170余件。随葬中有很多造型美观的物品,显示了原始先民的聪明才智。各个墓穴深约两米,四周全部采用大伊山的平光自然片石镶砌而成。墓穴上面是用一块或数块石板叠盖,呈长方形,长约两米、宽约八十公分。有的石棺是上下层,叠摞而成。这种葬法,前所未闻,实属罕见。墓葬较整齐有序,相对集中,很有规则。其中有27座石棺内,头的面部覆盖着用于盛食品的夹砂红陶钵。钵底朝上,完整地盖在面部。据专家考证,这是原始宗教的一种葬俗表现,标志着当时生产力水平已经提高,人类的亲情意识、灵魂观念已经产生。红陶钵的底部还有敲出的小洞,以利灵魂的进出,是先民们对死者寄予深切的哀思和怀念。石棺墓内,安葬的死者,都是女性。从骨架来看,大都身高一米七二以上。说明女性在原始的母氏社会生产生活中,是主要的劳作者和操持者。那时尚未有家庭出现,母亲主宰一切。

    当结束参观活动时,美丽无比的夕阳喷薄出最浓、最美的夕阳红色彩,与附近的山峦、村庄完美地融合于一体,还有田地里村民在悠然自得地忙着农活,娃娃们三五成群地开心玩耍。完全可以称得上一副绝美的夕照村落风景画。在临上旅游车前,驴友们还购买了当地村民种植的价廉物美的蔬菜。首期《新周刊》驴友俱乐部活动,对于每个参与者来说可谓满载而归,满意而归,给每个人都留下了美好而难忘的记忆。

家的变迁

家是心的港湾,是亲情的所在之地。家就是安乐窝,家就是避风港。从我记事起至今的30年间,我家一直居无定所,四处漂泊,不断迁移,前后经历了从住泥房到仓库到瓦房到楼房变迁过程。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慕然回首之时抚今追昔,几十年来家的变迁,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恍若发生在昨日,令人百感交集,思绪万千,感觉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泥房的记忆

    30年前,那时我才6岁,却清楚地记得我的老家原先住的房子是泥房。那时因为家里很贫穷,人口又多,盖不起瓦房,所以一直住在用竹子、木架等材料造成的泥房里。泥房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用竹子做的简易的门。因为那时没有电灯,照明使用的是光线昏暗微弱的煤油灯。泥房里黑暗潮湿,空气流通不畅,住在里面感觉很压抑。晴天还好,每逢刮风下雨,泥房里便呼呼进风,房里的泥墙也异常的潮湿,给人一种特别沉闷的感觉,还担心它会不会倒塌下来。当时,在内心总是焦急地盼望着赶快雨过天晴,天气好起来。我美好的孩提时代就是在泥房里度过的,泥房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仓库为家

    告别住泥房,是在70年代初父母到位于的苏北连云港造船厂工作后,那是因为交通不便,上班没有交通车,父母每天清早便从墟沟老家步行近2小时,到20多里远的靠近港口的单位上班,晚上下班再走近2小时赶回家。他们在劳累工作后,再长时间、远距离步行往返,实在是疲惫不堪。单位得知情况后,提供了一间废弃不用的仓库,给父母作为暂时居住地。父母便将家搬迁到了20多里远的单位,仓库便成了我们的第二个家。一家7口人住在破旧空旷的仓库内,白天还凑合,到了晚上,老鼠便纷纷出来,四处乱窜,令人不得安宁。到了冬季,呼啸、刺骨的海风,便劈头盖脸地扑向紧靠海边的仓库,刺骨的海风从仓库破旧的门窗涌入,全家人经历了饥寒交迫的困境。

住上瓦房

    寒冬之后是暖春。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家经济开始复苏,人民的生活水平得到了较大改善。在我上小学之际,我们家也从仓库搬到了父母单位新建的职工瓦房宿舍。从此,才有了真正意义的家。瓦房新家是两间各有30多平方的新房,另外,还有一间10余平方的厨房。住在宽敞明亮的瓦房新家,再也不愁刮风下雨的坏天气了。我们在这个新家里,愉快地学习和生活,度过了快乐、美好的时光。就在那时,我们家还购买了第一台熊猫牌14寸黑白电视机,哥哥和姐姐也都参加了工作,生活也一天一天地好起来。

迁入楼房

    为进一步改善职工居住条件,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父母单位新建了职工宿舍楼,因此我们家又从瓦房迁入了新楼房。住进新楼房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好了。楼房新家是70多平方的三室一厅,不仅室内有厨房,而且还有卫生间,另外,还有前后两个阳台,不但可以晾晒衣物,还可以观山望海。因为新楼房面向黄海,背靠云台山。有这个楼房结构和面积,在当时是非常优越的。此时,我家的生活条件也得到了进一步改善。迁入新楼房后,家里也重新添置了一套新家具,并逐步将第一台黑白电视机换成彩色电视机,购置了电风扇、洗衣机、收录机、洗衣机,并装上了家庭电话和有线电视。生活质量大大提高,是多年前不可比拟的,不可想象的。在楼房新家,一家人度过了美好的时光,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随着兄弟姐妹各自成家立业,家庭结构也发生了变化,由原来的一个大家庭分为现在多个小家庭。各自又购买了新的商品楼房,居住条件确实有了质的转变。如今,回首三十年来我家从当初的从住泥房到仓库到瓦房到楼房的变迁过程,实在令人感慨万千。原来我们居住的职工瓦房宿舍区也被改建成港口货场,连云港港口当前正抓住机遇,全力以赴地向亿吨大港迈进,努力早日实现东方大港的宏伟愿景。

记忆深刻的一次火灾战地采访

     有些事总是记忆深刻,有些事让人终生难忘。岁月如梭,慕然回首,在从事水上交通公安消防工作已近二十个年头的岁月里,那些平凡的、令人感动的消防人和消防事,仍历历在目,记忆犹新,恍若发生在昨日。在我多年来战地采访中,记忆最为深刻的是几年前的一次火灾扑救的战地采访。

   2006723日凌晨,连云港高公岛附近一渔具修理部突发大火。因抢救及时,避免室内液化气瓶、氧气瓶发生连锁爆炸的重大险情。当时,连云港港公安局消防支队到达火场后,发现该修理部室内烟雾弥漫,伸手不见五指,视线不清,火势较大,火团向门窗翻卷猛串,火势已成猛烈燃烧阶段。在灭火战斗中,消防战斗员冒着生命危险,摸索着进入室内,对室内随时都可能发生爆炸的氧气瓶进行冷却,在冷却后将之搬出室外,由于当时室内能见度极低,给火灾扑救带来一定难度。灭火战斗员将生死置于度外,眼睛被浓烟熏得泪水直流,他们发扬不怕牺牲、英勇无畏的顽强作风,同火魔展开殊死搏斗,经过30余分钟的紧张、艰难扑救,终将大火扑灭。烈焰中港口消防警救出五只重气瓶,因抢救、处置及时,避免了液化气瓶、氧气瓶发生连锁爆炸的重大险情,确保了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抢险救灾非常成功,情节令人感动。我及时赶赴火灾现场,在被大火烧得一片狼藉、惨不忍睹的现场,心情也非常的失落和暗淡。在深感惋惜的同时,我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和使命。立即认真仔细地展开查看,进行多角度地拍照。并找到对在火灾中进行自救时双手被烧伤的修理部男主人,向他了解了火灾发生时具体和直观的有关情况。当他坐在我的对面时,他那被严重烧伤的双手就呈现在眼前,可以说简直是血肉模糊,令人触目惊心。而他的表情明显地流露出恐慌和憔悴,我则敏锐地察觉和体会到他当时内心世界的复杂表现:那火光冲天的的惊人场面肯定还在脑海中不停地回放,一直心有余悸,恐惧、惋惜、痛楚混合在一起。而那几个从室内被及时抢救出来的液化气瓶、氧气瓶,仪表盘被烧焦导致扭曲变形,默默地躺在他的主人旁边,仿佛在诉说着当时的惨烈。由于渔具修理部突发大火,财物被烧,造成较大的经济财产损失。虽然情绪非常低落,但修理部男主人还是很配合采访,让我得到了更全面的当时火场发生的情况。另外我还及时对参加灭火战斗的消防指战员进行了火灾扑救整个过程的深入采访。

    通过对火灾现场的查看和对有关人员的访问,掌握了全面、详细的第一手资料,在结束战地采访回来后,怀着激动的心情,我立马将采访的第一手资料,进行整理,撰写新闻稿件。稿件完成后,我立即与晚报编辑老师联系,在晚报截稿前1小时将稿件发出。第二天,《苍梧晚报》现场版头条发表了《高公岛一修理部突发大火  烈焰中港口消防警救出五只重气瓶》千余字版面主新闻稿,同时,《连云港日报》等报刊也刊登了这篇稿件。这篇新闻稿,当时得到了外界的较好评价,就连参与火灾扑救的消防指战员也争相阅读刊登这篇新闻稿的报纸,并将报纸收藏留作纪念。

     通过这次战地采访,使我的事业和人生逐渐迈向成熟。之后,我将公安消防宣传工作当作人生的事业,全力以赴去做!后来便一发不可收,由我采写的新闻稿件频频见诸电台及省和国家级报刊媒体。当年,我还被当地市广播电视局和报社评为优秀通讯员。这无疑给了我做好新闻宣传报道工作更大动力和坚定信心。多年来在全国各级报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新闻媒体发表消息、通讯、评论、诗歌、散文等稿件2000多篇,并成为江苏电视台1860新闻眼栏目兼职记者,现在又成为水上消防杂志社驻江苏连云港工作站的工作人员。回想当初从从事公安宣传工作的一名通讯员,到现在成为杂志社的一名新闻工作人员,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次令我一生记忆深刻的战地采访。

孙永和,19728月出生。供职于连云港港公安局消防支队,任专职宣传干事。1993年开始从事文学创作,以诗歌、散文、小说为主。2013年,诗歌作品《不要惊扰他们》获湖北省2012年度专业报新闻奖二等奖。先后接受市、省各级电台、电视台、报纸进行个人专访6次,个人事迹多次上电视和报纸,被多家报刊媒体聘为特约通讯员、特约记者。2012年,加入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连云港市公安文联会员。2013年,参加连云港港公安志志书、连云港港公安史编撰工作,作代序,任主编。同年,参与中国港航公安志、中国港航公安史编撰工作。2012113日,人民公安报剑兰周刊2版文化之星栏目,以大篇幅报道了题为《孙永和:行走在烟火中的“战地记者”》的人物通讯,重点宣传了我的事迹,并配发了多幅照片,中国警察网也同时在网站公安馆文化名人栏目转载了此篇报道。

(编辑:王军先)

散文天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散文天地:

  • 下一篇散文天地: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周维先:写给小孙子的一封信
    张文宝:我是上海一只蚂蚁
    赵可法:躲节(外五篇)
    梁洪来: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李洁冰:八月银川行
    宋晓红:为荷而来(外两篇)
    高丽萍:青春•岁月(外…
    李  东:河流的回忆(外七篇…
    徐艳玲:用孩子的童心看世界…
    顾  雪:大伯先生(外四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