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散文天地 > 正文
  [图文]鲁潇潇:双湖畅想(外两篇)         ★★★ 【字体:
鲁潇潇:双湖畅想(外两篇)
作者:鲁潇潇    散文天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3246    更新时间:2014/4/9    

 

双湖畅想(外两篇)

鲁潇潇

感谢,我在你最美的时候与你相遇,以最自然的模样枕在你的臂弯……我是幸运的,见到了本真的你。穿过川流不息的条条大道,再经过几条羊肠小道,和傍水而筑的朴实民居,有小船悠悠地在湖面上荡过,我便知道我找到你了——双湖。

是的,我独对你有着难解的情怀,东海,是我的家乡,而你,是家乡的一脉灵气,是家乡亮亮的眼睛。曾经在大西北读书的四年,放眼望去是层峦叠嶂的高山,有秦岭、有骊山,于是我知道了那里不是故乡,因为那里没有你。那时,我热切地希望见到你,不停的呼唤着你。于是不止一次的向往着你,向往你的风雅清远,旖旎缠绵,我常常在梦中幻想自己置身于一叶扁舟,结识一个身着蓝色印花布衣服的船娘,她或者为我撑篙或者和我闲聊,用她的阅历告诉我一个好老好老的关于东海或者双湖的故事。氤氲的水气弥漫,那该是双湖的清晨吧?福如东海,那个地方还能比东海更有福气?

黄昏,乘一只小船,让桨轻轻划拨,荡开阵阵涟漪。我最喜双湖的桥,我最喜荡舟流水间去看桥。十七孔桥,上面雕刻的小狮子栩栩如生,有的兀自玩耍,有的在母亲怀里调皮撒娇,和在桥上散步的人交相辉映,看那个漂亮的小姑娘,拿着一把树叶,一片一片放入湖里,让它们轻轻飘走;这边一个小男孩,看见这美好的景色,一蹦一跳地要挣脱母亲的手,向前跑去。这是多么轻松愉悦的场景啊。

夜晚,十七孔桥变换了白日的朴实安静,流光溢彩,焕发出五彩缤纷的活力,向人们展现她迷人的魅力。此时,我在远处,或在白鹭广场,或在双湖岸边,和三两朋友一起,席地而坐,谈笑风生。从湖面上吹来的微风掠过脸庞,沁人心脾,拂去了白天的疲惫和劳累,忘却了世俗的不快和拥挤。一个人的时候,便倾听着双湖的诉说,听她讲她的过去和现在,直到她的鼾声响起。我就这么定定地看着她,从一块石板、一株小树、一个小岛,到一道流水。这么看着的时候,就慢慢沉入进去,感到时间的走动。感到水边远处,哪家屋门开启,走出一位苍髯老者或纤秀女子,那是骑青牛远去的老聃还是浣纱的西施?双湖的夜,太容易让人生出幻觉。

如此曼妙动人的夜晚,我倾听着双湖的鼾声,感受着家乡风情。是的,我感受了四季的双湖,那是浓妆淡抹总相宜?是幽兰旋老,杜若还生,水乡尚寄旅?是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是夜船吹笛雨萧萧,人语驿边桥?还是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雨中的双湖,像极了一幅画,油纸伞,雨花路,悠远的箫声,淡淡的馨香,轻灵的脚步声,还有那回响在记忆里和希冀中的问候与挽留。我希望此刻的夜晚定格,因为如此深沉的情感,如此了然的爱恋不禁令我戚戚然。追忆这些最本真、最纯朴、最诗情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无比的忧伤。

心中的双湖是一幅画卷,我能感到,她正在我的生命里慢慢展开,我愿意且歌且行地面对春夏秋冬的悲哀和惊喜,一如那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

夏至东海

夏至已至。

温柔的风在浅吟低唱,是谁翻越田埂,袒露大地沉甸甸的梦想?是谁在追逐蝉鸣,覆盖香樟的枝头和水杉的树梢?又是谁飞渡双湖,以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倾覆两岸的绿柳浓情?

一株白玉兰凭借浮动的暗香,在碧绿中破茧成蝶,喜悦的翅膀摇晃夏至的萌动,层叠的心事一经打开,便借风之清扬由内而外的脱胎换骨。

银杏树上翘首的鸟雀在乔木参差斑驳的树影中穿梭成一曲温柔的合唱。或远,或近,或高,或低,或疾,或徐,所有的宫商角徵羽自两岸翻涌释放,在风的指引下与苍穹琴瑟相和、相依相偎。

斜阳向晚,霞染天光。顺着十里荷香,阳光御风而行,潋滟的光影时而斜卧在古朴的十七孔桥,时而敲打在游鱼安枕的石阶。数以百计的石狮子走不出时空的禁锢,凝固着伫立成最虔诚的等待。

月亮捡拾时间的轨迹投影成一颗粼粼波动的心,在湖面荡漾缠缠绵绵的情愫。有少女在湖畔濯足,清凉的湖水流动着荷花的韵脚,以一种的隐喻的方式在脚边一朵朵盛放。

青松岭松针上一群归巢的倦鸟撕破了夜的沉闷和寂然。

怀揣着热烈的信仰,几只流萤也翩跹而至,煽动月光的诗情,在暗涌与光茫交错中跳动夜的脉搏。

夏至东海,如果可以,请容我一次彻底的沉醉。

以秋之名

1、雨一直下

 

如泣如诉的二胡之声交融着雨滴空阶的清音,演绎成一首悲凉的绝唱。我推开镂满花纹的窗子,小心翼翼地捕捉你暗藏的心事,恍惚中复制了千年的情思。

是谁轻轻弹拨商女手中的琵琶,导演了一幕幕温柔乡里的醉生梦死和浅吟低唱?是谁悄然隐匿英雄迟暮和老泪纵横,将一腔无人知晓的抱负守望成冰冷的石碑?是谁从容不迫地入侵羁旅倦客的内心,使尘缘中流转着令人肝肠寸断的冀望和荡气回肠的缠绵缱绻?是谁自作多情地敲落了美人的胭脂香粉、黯淡了眉宇的顾盼生辉,让青丝耗成白发相思成灾?又是谁不遗余力地扎根诗人的情愫,湿了梧桐,冷了芭蕉,瘦了朱颜,碎了阑珊梦,淡了相思回忆?

雨一直下,万物安详地躺在秋雨编织的纱帐,仿佛要做一帘永不复醒的幽梦。

我在想,是否会有佳人在雨中漫步,与前世约定的姻缘不期而遇?是否有过客停住匆忙的步履,卸下沉重的行囊,静静地享受秋雨的惬意?是否有老人无言地将斑驳在记忆碎片上的尘埃洗涤?又是否有谁家的孩童迷失了回家的路在一旁无助的啜泣?

不知不觉,雨停了,天水成碧。突兀的结束,仿似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也戛然而止。我用温润的笔尖勾勒出秋雨细细密密的韵脚,附和着潮湿在字里行间的平平仄仄,拼凑出层叠的残篇断章。

2、且听风吟

风以一种肆无忌惮的姿态吹熄了太阳,将原野上的枯草割得只剩下支离破碎的秋凉,遍体鳞伤的的百紫千红也随之簌簌地开始宿命的轮回,惊寒的雁阵有意无意地发出几声鸣叫,以一种肃穆刺破了苍穹的帷幕。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已习惯了草长莺飞鸟语花香,习惯了佳期如梦良辰美景,习惯了定势思维和相同路线。若没有寂寥的风之手,谁还记得昔日的万千繁华,谁还记得曾经的溢彩流光?这突如其来的萧条惆怅转换了一如既往的浓墨重彩,朴素平静退去了繁花锦绣,深邃老成取代了娇嗔造作,粗犷庄严更替了华而不实。这种另类风情显得弥足珍贵,即便没有显而易见的夺目光彩,依旧气韵流芳。

试想,人生之秋不也如此吗?倘或缺少沧桑与磨砺,如何能成就一番辉煌和灿烂?没有谁可以永远不长大,也没有谁可以永远活在童话里。

想到这,我就像一位拾荒者,捡起一脉叶络,把它珍藏在墨香扑鼻的书卷中,然后在风起云落的某天将它打开,一边细数光阴风干的痕迹,一边回味一边感悟。

3、月映红尘

夜色微茫,月华轻描淡写地铺展水面的粼粼波光,荡漾着回忆之花的潜滋暗长。

佛曰:“一刹那者为一念,二十念为一瞬,二十瞬为一弹指,二十弹指为一罗预,二十罗预为一须臾,一日一夜有三十须臾。”算起来,一刹那为0.018秒,人的一生有无数个刹那变迁,在永恒的月光比照下显得那么的行色匆匆。红尘中所有的荣辱悲欢、兴衰成败、爱恨情仇,被月光碾压成薄如蝉翼的纸张,留下几行似曾相识的只言片语。

斟一盏月光下酒,饮醉人世的铅华,不必去追问是谁用流年乱了浮生,也不必去在意是谁偷得浮生扰了红尘,权且把它当做是一场虚张声势的梦境。毕竟,花开花落终有时,缘起缘灭无穷尽。

那些掩埋在秋雨背后的未曾言说的秘密,那些裹挟在秋风中的流年碎影,那些摇曳在月影下的紫陌红尘,伴着片片蝶羽翩跹着旖旎成一道无与伦比的风华。

静默,凝神,并以此来怀念秋。

鲁潇潇,19885月出生,江苏东海人。2009年在西北大学中文系读完本科后回东海新闻中心工作,一直从事新闻报道写作,之后在东海县城市管理局工作至今,擅长诗歌与散文写作,在许多报刊有文学作品刊发。

(编辑:赵可法)

散文天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散文天地:

  • 下一篇散文天地: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周维先:写给小孙子的一封信
    张文宝:我是上海一只蚂蚁
    赵可法:躲节(外五篇)
    梁洪来: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李洁冰:八月银川行
    宋晓红:为荷而来(外两篇)
    高丽萍:青春•岁月(外…
    李  东:河流的回忆(外七篇…
    徐艳玲:用孩子的童心看世界…
    顾  雪:大伯先生(外四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