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散文天地 > 正文
  [图文]刘海英:家住三楼有风光(外八篇)         ★★★ 【字体:
刘海英:家住三楼有风光(外八篇)
作者:刘海英    散文天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827    更新时间:2014/3/28    

 

家住三楼有风光(外八篇)

刘海英

    我家住在三楼之上,楼上有100多平方米的平台,你别小瞧这么一点地方,是我们日常生活活动的好场所,平时晒被子,晾衣服非常好,离地面远靠太阳近,衣服容易干,而且灰尘少,被子被太阳晒过的味道很特别,形容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样的清香,晚上闻着那种清香入睡,连梦都变得香甜。冬天的被子晒过之后,盖在身上特别暖和,那是阳光的温度。

早晨,我常站在三楼平台上翘首东望,看东方的日出。清晨看日出,那是一种幸福快乐的感觉。眼前是蓝天、白云、绿树、袅袅的饮烟,当红红圆圆的太阳,从东方地平线上,缓缓升起的时刻,心中就像升腾一种希望,你的快乐会随着阳光的升起而变得快乐,一轮红红的太阳,从树丛中,从饮烟里,从房屋间,像一个捉迷藏躲藏起来的孩子,突然在你不经意跳到你的面前,你会是一种什么的心情,是可想而知。呈现在你眼前是一幅多么祥和而温馨的画面,你有多少烦恼在此不被溶化,不被忘记呢?当第一缕阳光沐浴在身上的感觉,是非常幸福的。通过看日出,使我知道一年四季太阳出来的时间,想看日出,那是非常地准确。春天530分左右太阳会慢慢地从东方升起,百分之百地准确,傍晚,我会站在三楼平台看太阳落下去的辉煌。知道天为什么有长有短,那是跟太阳落下去的位置有关。虽然一年四季太阳都是从东方升起,从西边落下,可是春夏秋冬位置可不一样。冬天太阳都是在西南角落下,而春天太阳却到西北角落下,所以冬天的天短,太阳升得迟,落得快,而夏天的太阳升得早,又落下去迟,因此天变长了。夜晚,我们一家人团坐小桌旁,侃着大山,吃着水果,磕着瓜子,数着天天的星星,听着远处的蛙鸣,看近处的流萤,诗意的栖居,生活变得无比的惬意。

我平时喜欢花草,有了宽阔的楼台,我经常在三楼平台放一些花啊,草的盆景。楼台上阳光充足,花草长得枝叶茂盛,花香四溢,春天来了,常引来蜜蜂、蝴蝶光临,也可能是这儿比较宁静,黄嘴雀、麻雀也常来凑个热闹。也可能是这里的花儿没有污染,蝴蝶在此翩翩起舞,蜜蜂落在花蕊上长吻不起,像久别的恋人依依不舍离去。特别是千人掌的花,你别看千人掌让人看了有种生厌的感觉,全身长满刺,一不小心,碰到了它就会疼得不得了。可它生命力强,只要一点土,一点水就能生存,冬天也冻不死,好养。你千万别以貌取人,别看千人掌模样难看,可它开出嫩黄的花,可是娇艳无比,漂亮极了。

中秋佳节,我们一家人在三楼平台上赏月,那真是别有一番风景,野旷天低树,楼高月近人,千家万户的烟花在天空中燃放成五彩缤纷的花朵,我们是尽收眼底,这是多么美丽奇妙的童话世界。

看春

    清晨,一缕阳光洒向大地,显得那么明媚。微风迎面吹来,虽然还有几分寒意,但已不是那么凛冽了。噢!春姑娘已迈着轻盈的脚步到来了。

  “沙沙沙,沙沙沙”的春雨,迈着轻快的步伐来到人间。她走到公园,走进社区,走入村庄,小草破土而出,油菜花含苞欲放,哪里都有她的足迹。她滋润着大地,地面上的一切都被她冲洗得干干净净,显得特别有生气。

  迎春花总是早早地开放了,为了大自然增添了不少光彩。桃花、梨花和杏花也紧跟在迎春花后面竞相开放。她们迎着拂面而来的微风跳起了优美的舞蹈,那舞姿轻快婉转,让人看了就忘不了。紧跟随后的绿叶也慢慢长大了,那柔柔和和嫩绿配上天空的淡蓝色是一幅多么美丽的图画啊,叫人看了就觉得心旷神怡。

  春光明媚,太诱人了,自从参加社区老年活动队,天天忙着排练,我已好久没有出去走走,窗外前几天还光秃秃的石榴树上,还挂着三两个早已蔫巴了的石榴果,像老太太嘴里悬着的、无用而又不肯脱落的门牙。四月的风吹来,嫩绿的叶芽就纷纷占领了枝头,好像一群活泼的儿童,欢快地涌上了舞台。好美的春光。

  院里的一棵银杏树是在冬至那一天,被冷酷的风,卷走她漂亮的黄色羽衣的。她赤裸着,孤傲地挺立着,对抗着寒风冷雨。四月一日这一天,绿色在她枝头悄然绽放,不到10天,她就披上了一件晶莹剔透的绿衣裳,在她身上,让我领悟到欣欣向荣百花争艳的盛况。待到五月,石榴树会送给人间一片红艳艳的喜悦。

  那一株最早绽放美丽花朵的桃树,只过了几天的光景,就花褪残红,形容枯萎的惨不忍睹了,不禁让我联想到青春易逝,韶华难追。而银杏树会在春天里,舞动她的绿色身姿;在夏天里,将她的叶片雕塑成心型;在秋天里结出洁白的果实,奉献她对大自然赤诚的情怀。

  冬天,是春天的母亲,艰难地孕育新的生命;春天再美,离不开母亲的抚育。

家乡竖起龙门吊

    一轮红日正冉冉从东方升起,潮涨潮落的灌河正是涨潮的时分,海水以迅不及耳之势汹涌向前;青青的芦苇摇曳着青春的梦想,几只柴括括唱着优扬的歌,嗖地从芦苇丛中飞向蓝天;岸边海滩上的几只小蟹子悠闲地从洞中爬出,到外面呼吸新鲜的空气;近处村庄上一两户人家烟囱里冒出袅袅饮烟,随风荡漾;骑着电瓶车赶着上班的人们,快迅从我身边闪过,放眼望去,远处高大的厂房,轰鸣的机器声,巨大的龙门吊在朝阳的映射下,发出七彩的光芒。伸手即可触及的景色告诉我,这一切不是梦!灌河人早已摒弃了靠海吃海的旧观点,在短短的几年里,寂静的灌河海滩像蓬莱仙镜般,更像神话一般崛起成临港产业园区,使河滩变成造船厂,盐碱地里冒出许多化工厂,河堤旁竖起一排排龙门吊,好像“海港”电影镜头一般。大吊车,真厉害,上千吨的东西,轻轻一抓就起来……

  家乡的龙门吊,她像巨人臂膀一般,把灌河口岸推到一个崭新的时代。她的出现象征灌河已跨入了现代化园区的行列,由乡村步入了城市。灌河变了!灌河已不是我童年时捞鱼摸虾的灌河,海滩也不是野鸡、兔子出没的地方,这是春天里的故事又一华章,是一位老人在南海边画下一个圆的续篇。

  化工园区是我美丽的家乡!哪里撒满我儿时的喜悦,贮藏了金色的童年。我是躺在灌河怀抱里长大,头枕着波涛,唱着稚嫩的童谣,怀揣着一个又一个金色的梦想,听妈妈讲灌河的故事长大的孩子。

灌河,她是一条水咸淡相融的河,河里有着丰饶的渔类资源,这种水质为生物生长提供了独特的环境和场所,灌河不仅盛产普通的鱼虾,而且还生长一些名贵的鱼类。比如四鳃鲈鱼、凤尾鱼、黄姑鱼、鳗鱼、鳝鱼、对虾、螃蟹等,这些鱼、虾、蟹味道鲜美,肉质细嫩,营养丰富。每年的五月,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正是灌河四鳃鲈鱼最肥的时候,家乡的鲈鱼烧蒜台,香得八方来客留连忘返。灌河不但给我们家乡父老带来交通上的方便,而且给我们带来丰衣足食的生活。

渔民的孩子不怕水。我常到灌河边游泳戏水,抓小蟹,等待父亲的渔船出海归来。捕鱼船队有的早上出发,晚上满载而归。看一眼活蹦乱跳的鲜鱼,心里就有说不出快乐。灌河她像母亲一样,让多少游子魄牵梦绕!

  小时候我喜欢站在高高的河堤上,看喘急的河水,聆听大海的声音,感受灌河的气势;看灌河一泻千里,千帆竞发,和灌河上高高飞翔的海鸥,欣赏着渔民们忙碌的身姿和动听的渔家号子。我喜欢坐在码头上,看河两岸零星散落的村舍,矮矮的茅草屋,它们的建筑风格和结构大致相同,都是用泥垒的墙,用茅草盖的屋顶和芦苇围成的篱笆,有时偶尔听到三两声鸡鸣犬吠声,有时到吃饭时我都忘记回家,只到海风把妈妈急促的呼唤声吹进我的耳朵,我才赶快背起书包,一溜烟地往家里跑。

几年前据专家论证:灌河是我省苏北地区最大的入海潮汐河流,唯一在干流上没有建闸的黄金入海通道。干流全长74.5千米,一般河宽350米,水深7-11米。内可以经盐河、京杭大运河通达长江、淮河,外可以直通黄海、东海、渤海、南海四大海域与日本、韩国通航,具备海河相通、河河相通、江河相通、河陆相通的良好集疏运条件。由于重要的地理位置和优越的资源优势,专家称灌河可与德国的莱茵河、英国的泰晤士河媲美,是“苏北的黄浦江”。

灌南县委高瞻远瞩,抓住契机,在连云港一体两翼发展战略中,充分发挥灌河的建港优势、江河海陆联运优势,加快灌河口港口群的综合开发建设,灌南县委一班人携着江南人家的灵气,用五加二的模式,在260平方公里的海岸线上,傍着灌河号子的强悍,勤劳、聪慧的灌南人,用坚定的意志、执着的信念,在这块77.5公里的沃土上,共同唱响“以全面奔小康,建设新灌南为主线,围绕以工立县,以港兴业,以城带农”的华彩乐章,彰显着堆沟港的卓越风姿,在二郎神的故乡,又创造出新的神话。

山与山过于密集的连接在一起,垒起的部落叫农村,灯与灯相互辉映的围拢成一圈,筑成的空旷叫城市。我不知道这个定义确不确切,我理解的城市和农村的区别就是上班和种田,吃细粮和喝稀饭。这是我小时候的切身感受,可是这一切在我的家乡已不复存在了!同样的楼房,同样的衣饰,同样的饭菜,同样的路,让我分不清谁是城市,谁是农村。这就是我们家乡灌河口最大的变化。

近几年来,灌南县委县政府非常注重对外开放工作,加大招商力度。临港开发园区以亚帮染料、宁波中化、海佳化工等130多个化工企业到园区来投资兴业,还有10来家上亿元造船厂到灌河安营扎寨,8月份一只上千吨的大船将从灌河口岸驶向五湖四海。还有一个特大项目,投资30个亿的兴鑫钢铁也来到灌河口!荒滩突然变成园区,乡村变成了城市,难道这一切不是像做梦一般!作为我是一个老堆沟人,怎么能不激动,不自豪呢!

青山不老,绿水长流。庄严而美妙的大自然,还有新树起来的龙门吊,正和我们一起见证灌河的腾飞。满目葱郁的海滩、诗意的沂河淌湿地,依然是堆沟港人仰望的风景;景色秀丽的拦海大堤,依然有堆沟港人随风徜徉的足迹;绵延无尽的灌河滩涂湿地,依然回响着芦苇拔节的声音……一个水墨画里的苏北江南,正款款走向记忆的深处,一座春华秋实新兴的港口,新的园区正迎着永恒的和谐与辉煌,大踏步向前迈进!

豆渣情怀

昨天,我在理发室里看到邻居王阿姨,她说前天在路上听了人家说拐豆渣,突然嘴里要流口水,心里非常地想吃,就立即跑回家,淘了一盆黄豆用水浸泡着,豆子泡好后,又跑到邻村借来小石磨,中午做了八张锅一大锅的豆渣,让周围的邻居一起分享她的口福,她自己一下子吃了三大碗,胀得肚子没办法做板凳,特地出来走走,消消食。听了她的叙述,也勾起我的回忆。

小时候,我最不喜欢吃豆渣饭。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家家粮食不够吃,母亲总是想着办法让我们吃胞,就经常做豆渣给我们吃。吃豆渣最主要是节省粮食,半斤黄豆,放上一锅菜,一家人就能填饱肚子。豆渣在我的童年时代记忆太深刻了!我想,只要上了年纪的人,对于豆渣都有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那时候豆渣我们都吃厌了,除了豆渣,还是豆渣;吃了豆渣就心里难受,老人说叫曹。(曹:就是胃子难受)在上个世纪的60年代初,我国遭遇了三年自然灾害,全国粮食欠收,加上要还苏联的债,人民的生活非常困难。所以豆渣就变成那时代的特殊产物,主要饮食。同时也是我们父辈智慧的结晶,要不是发明了豆渣,说不定要饿死多少人。用极少的粮食,让我们度过那段特殊难忘的岁月。

说起豆渣子,我想,现在的很多年青人都不懂是什么样的食物?豆渣子就是用很少的豆子,浸泡后磨成细沫,把很多的菜,或菜皮,或野菜,或菜干,加上一点山芋、或胡萝卜丁,(只要是人能吃的,统统放在一起)放在大锅里煮沸,然后再把少许的豆沫放进去煮熟,没有油,没有任何调味品,更没有小菜。因此在那特殊的日子里,人们常年见不到油水,菜干像草一样,吃下去胃子能好受吗?

现在的豆渣为什么好吃,得到老年人的青睐,有的年青人也想换一下口味,是因为选上等的黄豆,还要加上花生米,选上等的白菜心,再加上山芋丁,能不好吃吗?对于豆渣子虽说是同一名词,可内容早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再加上人们天天鸡啊鱼呀,大鱼大肉地吃腻了,换一下口味,当然新鲜得多。同时豆渣属于粗纤维食品,它是减肥的好食品,以前是因为饥饿而吃,现在是为健康而吃,所以当代老人常怀念它,想方设法做豆渣吃,一是想换口味,其次就是一种怀旧的情怀,和无法忘记的童年时期难苦的岁月。

罩麻雀

童年时代家乡的鸟特别多,尤其是麻雀。春天镇上的人扛着红旗,敲锣打鼓除四害,其中就有麻雀。麻雀能把成片的高梁吃得净光,为了保证农民高产丰富,就组织镇上的人除四害。那时候,认为逮麻雀是为农服务。

冬天下大雪的时候,大地上一片白茫茫,到处银装素裹,白雪覆盖大地,鸟儿无处觅食,常飞到家门口来觅食,后来,聪明的小朋友就想出一种方法,罩麻雀。

罩麻雀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在我们自家门前或院子里,把厚厚的雪扫掉,扫出一小块地方。在空地上撒上一些粮食,再用一个圆筛子、或者是柳筐罩在上面,然后找来一根细长麻绳系在一根小木棒中间位置,小木棒大约有一尺多长,再把系上绳子的木棒支在筛子的边上,把筛子撑起,粮食就撒在筛子底下。等一切准备工作就绪,我们离开现场,顺手把细绳子拉到房间里,人躲在门后边,手里抓着绳子的另一端,几个小朋友屏住气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筛子底下。等待麻雀的光临。

下雪天,雪亮得剌眼,麻雀很难找到吃的食物,它们看见院子里没人,又见到有块空地有吃的,会从房顶上、院墙上勇敢地跳下来,一蹦一跳吱吱喳喳地来找食物。忽然发现前面有一大片粮食,它们高兴得喳喳地叫,在地上蹦来又蹦去,好像呼唤同伙似的,一会儿聚上十多只,它们一起围拢过来,抢着到筛子底下来觅食。可是,粮食上面罩着东西,它们不知道是陷阱。胆子小的麻雀,在旁边跳来跳去,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向有粮食的地方接近。也有胆子大一些的麻雀,它们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头飞进去,大吃起来,先填饱肚子再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呢。原来还在观望的胆小麻雀看到胆大麻雀如此大吃起来,不免胆子也大了起来,迅速接近目标,你争我抢拼命地啄食,这时,我们躲在门里的小朋友,赶紧抓住时机拉动麻绳,筛子扑嗵一声落下,伴着麻雀飞起来的扑棱声,筛子重重地扣了下去。太棒啦!太棒啦!伙伴们欢呼雀跃,急忙从房子里跑出来,急着去俘获猎物。刚接近目标的麻雀,吓得全身冒汗,庆幸自己跑得快,捡回一条小命,重新飞回屋檐上,眼看我们。而落在筛子的麻雀,拼命地挣扎,试图逃出去,在筛子里边的麻雀不断地扑打着翅膀,作最后的挣扎。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真是这样,麻雀为了一粒粮食,就被我们逮到了,我们用这样的方法,一天能逮到几十只麻雀。不过,即使被罩在筛子里的麻雀,也要特别小心地拿,一不小心麻雀还是会飞掉的。为了万无一失,有时候,我们会把褂子脱下来,盖住筛子的边口上,挡住麻雀的去路,然后用手进去一只一只地逮,这样就不容易跑掉。

我们把逮到的麻雀身上的毛扯光,放在泥火盆烧着吃,有人说,小姑娘不能吃麻雀,吃麻雀会长雀斑,可是,我经不住那美味的诱惑,实在太饿了,我也美餐一顿吧!我连续吃了好几只麻雀,长大后庆幸我脸上并没有长雀斑。

下雪天,罩麻雀,捉起麻雀来,就像囊中取物一样方便,现在回想起来仍然怦然心动。

油菜花开满堤坡

好久没有回家了,对家的感觉由于父母的逝去而逐渐模糊起来,只记得家乡的四周,在阳光照耀下到处都是闪着白晃晃亮光的盐碱地,一年四季草木不长,堤波上到处是长着一人高的野蒿。春天里一片翠绿,夏天里一片缨红,冬天里一片枯黄。潮河里的水,弄到阳光底下晒几日便成了盐。

家乡的潮河与大海相连,每到春天潮河是百舸争流,渔船装饰一新,渔民们在紧锣密鼓地忙着出海的准备工作,潮河水里,河堤上是一片繁忙景象。

回想30年前的情景,清明前后河堤上是渔民织网,拉网上纲的穿梭走线的场景,四处是渔歌不断,号子震天响。现在这些繁忙景象都不见了,只有汹涌的潮河水,依然是潮涨潮落,奔腾不息,岸边上,而是被满堤坡黄灿灿的油菜花所代替。

一望无际的油菜花,金黄色一片,整个堤坡上连个人影也找不到,只有花中的蜜蜂嗡嗡的忙碌着不知疲倦地飞来飞去。一棵高高的白杨树上站着一对花喜鹊,喳!喳!喳地叫个不停,好像我们认识似的,它很亲热和我打着招呼。童年时留在我记忆中家乡那熟悉的风景,被眼前散发着清香的油菜花挡住。

家乡的盐碱地也能长出如此美丽的油菜花,我从内心感叹劳动人民的智慧和能力。满堤坡的油菜花,使我感到既新鲜又好奇,既漂亮又美丽。不过,感叹之后,我更加留恋我童年时的家乡,心中一种失落之感萦绕在我的心头。作为渔家儿女,那种和海和船和网的那份情感真是难以割舍,难以忘怀。看到今天的景象,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心中有一种刺痛的感觉无以言表。是什么原因造成今天的风景?是环境污染,造成海水污染,导致海上鱼类资源越来越少,是渔民的滥捕滥捞造成今天的后果?我不得而知,渔民现在出去捕鱼,往往在风浪中搏击一天,辛辛苦苦捕来的鱼卖掉后也不值消耗的柴油费用。渔民以渔为主,捕不到鱼,怎么生存?捕捞公司被迫破产,渔轮被卖掉,渔民只有改行,有的外出打工,有的从未摸过锄头的手重新学习种庄稼。

谁不说俺家乡好。原来我的家乡,家家户户是靠捕鱼为生,每年的春天正是捕捞最繁忙的季节。那时候,各种鱼虾多得不得了。曾记在30年前,大对虾一个足有半斤重,才卖60角钱,刀鱼才0.15元钱一斤,现在的刀鱼在张家港已卖到1000元一斤,可见物稀为贵。那时的黄鱼是又大又香,乌贼是又大又嫩,螃蟹是又大又重,马鲛鱼、比目鱼、鱿鱼、鳓鱼……多得让我数也数不清。

那时候,大海就像宝库,永远也取之不尽,想取什么鱼,到哪里就准能拿回来,渔民丰衣足食。家乡的小伙子不管是漂亮,还是不漂亮,说媳妇总是挑了又挑,往往是人长得不怎么样,找个媳妇却是如花似玉。农村的女孩子为了跳出农门,想方设法找人介绍到我的家乡找婆家,所以我家乡渔家的后代是一代比一代漂亮,小姑娘长得水灵,小伙子长得标致,这与那些比较优秀的农家女嫁到我的家乡有着密切的关系。

可现在小伙子都到外面闯荡世界了,那些漂亮的女孩子是想方设法往外边嫁。过去我家乡的姑娘是从来不外嫁的,如果有人在外面找对象,那些老人们的唾液腥就能把你淹死:嫁不出了,才嫁到外地的呢。

据听说在十几年前,家乡的渔村上,有一个叫玲子的姑娘。早晨,她喜欢拿着书,到堤坡上读书,读书时偶然中和一浙江的放蜂人,长得很不错的小伙子相遇。他们交谈起来,浙江人的思想先进,改革开放又早于苏北,对事物的看法使玲子耳目一新,他们开始谈理想,谈人生,总是有说不完的话,两颗年轻的心在接触中很快便产生了火花。玲子高兴的不得了,把自己的心事告诉妈妈,没想到全家人坚决地反对,不管玲子怎么说服父母,说这个男孩儿是多么优秀,父母就是想不通,就是不答应这门亲事,说他们丢不起那份人……

菜花黄,情渐浓,情丝更比柳丝长。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那个男孩走了,男孩子走的那天,他说他会回来带她走的,他们俩把自己的名子刻在堤坡上,又用土把它盖严。说第二年的春天,在油菜花盛开的时候,那个男孩儿来到他们刻过名子的地方,带走了玲子。

玲子跟那个放蜂的年轻人私奔了……父母气得大病了一场,认为女儿做了一件丢人的事情,扬言从此断绝母子关系,再也不理她,永远不让玲子再进家门。

那个私奔的女孩子玲子,跟那个放蜂人回到了浙江,先办了家庭小工厂,开始是家庭作坊,凭着玲子勤劳和执着,诚实守信,小工厂逐渐发展成公司,经过十年的打拼,已形成有固定资产上百万元制衣集团公司。生活好了,事业有成了,孩子也长大了,早已想见外公外婆的外孙子,吵着要见外公外婆。这时,玲子想起年迈的父母,想起养育她的家乡,思乡的情怀越发强烈,她开始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她决定回家看望家乡父老,父母兄弟,临行前,她拨通了家中的电话,告诉父母她要回家看他们,让父母有个心理准备。父母听说玲子要回来,是又惊又喜,老泪纵横。

一天下午,玲子自己开车回到阔别十几年的家乡,见到年迈的父母,抱头痛哭,多少的委屈和思念随着眼泪哗哗地流淌出来。回来后,她挨家挨户拜访渔村上的人,不管她走到那,都有一群孩子尾随着,像看外国人那样去看她;而那些当年反对玲子外嫁的老人,见到玲子有出息了,也不得不翘起大姆指,称赞一番。

玲子回来的几天里,她跑遍了渔村的角角落落,时间过去10年了,苏北家乡渔民的生活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改善,反而比她在家时还有所降低。她痛心地哭了,她说:……太可惜了,一切失去的永远不会再有,如果说人们早晓得环境保护,爱护我们共同生存的家园,生存的环境,爱护大海,爱护环境,家乡也不会有今天的这种结果。

临行前,她拿出一笔钱给父母养老,然后又拿出20万元给家乡人民,用于开辟这片曾是水草茂盛,鱼虾丰富,候鸟成群的荒草地,改善环境,翻犁土地,使世世代代以捕鱼为生的渔民,在弃渔从农的转型时候做出一点自己的贡献,使每个转形后的渔民,都能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土地,在上面种菜,种瓜,种水稻,种棉花,能够通过开荒种田,进行生产自救,减轻国家负担。

我回去后,听镇上的邻居告诉我有关玲子的情况,和现在展现在我眼前一块块整齐的麦田,还有那满河堤金灿灿的油菜花,听说都是在她的资助下才有的。

我已记不清玲子的模样子,因为我离开家乡已经30多年了。我在家的时候,她才几岁,不过她留在我脑海里,是她当今的形象,我常常把她和电视剧里的女强人等同。不过,现在不管我走到那里,只要我看到油菜花,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到玲子,想起她有一颗金子般的心和海一样的胸怀。

仰望玉龙雪山

    玉龙雪山,是云南纳西人的无限崇敬的十二欢乐山,是多少痴情男女选择在此殉情的山,在这里遍地开满鲜花,没有痛苦忧愁,在这里“白鹿当坐骑,红虎当犁牛,野鸡来报晓,狐狸做猎犬”,在这里有情人可以自由结合,青春的生命永不消逝,情侣们永无人世的悲伤。……

    玉龙雪山坐落在中国西部,是个一年四季不化的雪山,在群山的最南端,是横断山脉南端最著名山地,中原名岳衡山、华山与其相比之下,竟成了丘垤,可以想像玉龙雪山是如何高峻了,海拔5596米,它距离云南美丽的丽江只有18公里,到了丽江地界,如果是晴朗的天空,你会第一眼就可以远远地看到它银光闪闪的俏影。玉龙雪山以险、奇、美、秀著称于世,气势磅礴,玲珑秀丽,随着时令和天气阴晴的变化,有时云蒸霞蔚,玉龙时隐时现,有时碧空如水,群峰晶莹耀眼,有时云带束腰,云中雪峰皎洁,云下岗峦碧翠,有时霞光辉映,雪峰如披红纱,娇艳无比。

    我在没有去云南之前,就听别人讲玉龙雪山的神奇,让我对它充满神奇与向往,想一睹它的俏容。因此在报名去云南旅游时,我就选择有玉龙雪山路经的旅游路线,这次真让我如愿以偿了,虽然有点儿遗憾,但是导游讲,我们还是幸运的。下山后我毕竟看到了它的玉容。

    107日那天,我一行30人早上从丽江六点出发,天气还算不错,阳光明媚,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老天爷保佑我们,一定让我看到玉龙雪山的俏容。

    车子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到了一个地方,丽江玉龙雪山的甘海子蓝月谷剧场,这是政府投资,免费让游客大饱眼福的演出,非常地震撼人心的演出,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据介绍这是由张艺谋、王潮歌、樊跃三大导演共同完成的作品,演员都是本地土生土长的农民。名叫《印象·丽江》,是继《印象·刘三姐》之后推出了又一部大型实景演出,总投资达2.5亿元,上篇为“雪山印象”,下篇为“古城印象”,主创人员由《印象·刘三姐》的原班人马组成。《印象·雪山》以雪山为背景,汲天地之灵气,取自然之大成,以民俗文化为载体,用大手笔的写意,在最高的演出场地,展现雄壮的马帮、生活气息浓郁的行酒令、凄婉美丽的殉情故事、神圣庄严的对天祈愿……400多位来自纳西族、彝族、侗族等10余个少数民族的非专业演员,都是16个乡下村庄的农民。他们没受过专业训练,也没有任何表演经验,但他们用原生态的动作、质朴的歌声,与天地共舞,与自然同声。 让生命的真实与震撼,如此贴近每一个人。演出非常的壮观,让我们大饱眼福。

    看完演出,天下起了毛毛细雨,我心里不安起来,上帝不会这样地愚弄我吧,多少年来一次,还不给我机会。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像部队打仗一样,跑步往前冲,我虽然有点儿高山缺氧的感觉,但也不甘落后,用10多分时间,冲到索道前,以最快的迅速坐上览车。到了山上,一片自然森林呈现在我的眼前,有10多头马在森林旁,悠闲地吃着草,它对我们成千上万人赶来看玉龙雪山好像没有一点感觉,一人搂不过的大树,在风雨中更加地挺拔,我们又坐上当地特地准备的旅游车,赶往玉龙雪山脚下,这时候,我认为我们是不可能看到雪山的玉容了,雨越来越大,连照相机都无法打开,我抬头仰望着雪山,只见上面乌云密布,估计一时半晌雨是不会停,而且导游只给我们40分钟时间,迟到不候,自己打车回去,我心里像雨水一样冰冷,因为像我这年龄,再来这里是不可能的,我一直想拍一张玉龙雪山的照片,看来,我与玉龙雪山无缘,我的梦想也无法实现,被迫无奈,只好无可奈何地下了山。

    根据有关资料说明,玉龙雪山山体南北向排列,长35公里,宽12公里,上列13峰,纳西语称它为“吾噜”兼有银龙,银石之意,南端主峰“扇子陡”,海拔5596米,山顶长年积雪,宛如晶莹,玉龙横卧山巅,故名“玉龙山”。

    下山后,我们在索道旁一个饭店里吃了快餐,用完中餐出来,外面阳光灿烂,老天爷和我们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只是20分钟的时间,天气反差这么地大, 远处,玉龙雪山的皑皑白雪在云中时隐时现。脚下,干海子草甸里黄色的野花在高原深秋明媚的阳光下摇曳。我抬头仰望雪山,天特别地蓝,云特别地白,像水洗过一样,特别地干净纯洁,我喜欢这样地仰望蓝天,陶醉在那一片静谧的颜色中,好像思想也插上翅膀,飞翔飞翔,朝着那洁静的方向,愿意化身为那种蓝。一块白云挡住了我的视线,等我再睁大眼睛仰望时,好像它在笑话我们,20分钟的耐心都没有,还来看雪山。我迫不及待地打开相机,虽然不是最佳的拍摄地点,但是我看见了玉龙雪山的真容,上面阳光普照,然上面的雪不是太厚,烟雾弥漫,但我看见了它的玉容,它为我这次旅行画上一个满意的句号。

王家绿豆粉

    灌南县新安镇做绿豆粉有好多家,不过,我最看好最喜欢吃的是王家绿豆粉。他家的绿豆粉做得特别地道路,就是做冷粉的世家。从我知道起,他爷爷就有着一手做绿豆粉的好手艺,后来他爸爸从棉织厂下岗回家,接过爷爷的手艺进行发扬光大,把绿豆粉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口味,越来越有筋。现在他爸爸也年纪大了,二儿子又接过他爸爸的手艺,带着妻子继续在街上卖绿豆粉。

    他家是地地道道的绿豆凉粉世家,因为我和他家是邻居,听我婆婆讲:他家选料讲究,做工精细,后来我又亲眼所见。而且我吃他家的绿豆粉有近40年的历史。我吃了,我的儿女们从小又吃到大,现在我的孙辈又开始吃惯了他家的绿豆粉。关于吃凉粉,我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爱好。家中来了亲戚,我用绿豆粉做冷菜,经济实惠,而且不会浪费,基本上都能吃完。平时我不想做饭时,也会把绿豆粉买回来当饭吃,简单方便,而且减肥。家里的孩子可能受到我的影响,个个喜欢吃王家绿豆粉。有时候,我上街晚了,买不到王家绿豆粉,只好从别的人家绿豆粉摊上买上一份回家应付,结果刚吃一口,他们就会立即作出反映说:今天好像不是王家的绿豆粉?我只好如实告知。

    在我们灌南一年四季,春夏秋冬都可以吃到这富有地方风味的特色小吃。冬天的绿豆粉是热的,夏天绿豆糕粉是冷的。或许是因为和性别有关吧,大多数的女孩都喜欢吃醋吃辣,当然,也不完全都是,男人也有,但不多见。而我们灌南的妇女们却对凉粉情有独钟。经常不吃早饭,大清早带孩子去吃王家的绿豆粉。对于凉粉的那份诱惑,我却百吃不厌。王家的凉粉口感好,品质也比其它地方的略优一成,因为灌南的地理位置优越,全年日照时间长,是绿豆的生产地,而且水源充足,无病害,不打农药,是天然的绿色蔬菜基地。所以,做出的绿豆粉吃起来自然就大有不同了。不仅城里人吃,乡下人还慕名而来呢 。现在的人骑着电瓶车来,过去乡下的老乡们赶集上街,常会驾着自家的小毛驴车,带着全家妻儿老小一家人,一路忽悠忽悠的来到县城的新安镇,什么也不买,什么也不看,全家人只要每人吃上一碗爽口的绿豆凉粉,然后就心满意足才回家。
     
周末,你来到新安镇小西湖老街的路口,常会看到一溜的人坐成排在吃王家绿豆粉。祖辈三代以做凉粉为生计的手艺人,他的凉粉是出了名的响亮。不信?你瞧,摊前,一张八仙桌,能坐四个人的桑树木做的条凳,十几条板凳上都坐满了远近慕名而来的客人。随便那么一瞥,嘿嘿嘿!好家伙,来的有男的女的,有老的少的,有城里的,乡下的,有打工的,下岗的。各个都俯身低头,津津有味的吃着美味佳肴,连头也不抬一个,刺溜一声,老远也能听见那令人嘴酸的声音。还有那地道的自酿香辣酱油的味道,炸的喷香的蒜末香菜味道,过油的辣椒味道,足以让你站的老远就干咽吐液,情不自禁的往小摊上偎。
   
走上前去,看着那手艺人,飞起柳月弯刀片下一块柔韧颤动,晶莹剔透的的凉粉,铺在木案上,手起刀落,迅速的切成一条条大小匀称的长方体。放下刀,熟练的拿起一个彩瓷的精致小碟,捏一撮清白相间的萝卜丝,或黄瓜丝放在碟底,再把细嫩的凉粉盖在萝卜丝或黄瓜丝上,抓一把炒熟的花生米碎屑撒在凉粉上,然后,操起一把铜制的精美小勺,挖一点炸好的蒜末,勾半勺过油的红辣椒,舀一勺调制好的鲜蒜汁,泼上两勺自家酿造的老醋或酱油,一道风味十足的王家绿豆粉就大功告成了。 
    
简单吧?哈哈!一点也不!真正的秘诀在于前期的准备工作。我们看到的只是制作的一部分,之前的工序还有很多。比如,刨萝卜丝,炒花生米,炸蒜末,熬红辣椒油。捣蒜泥,调制汤汁,等等、等等。一系列的工序还会很繁琐。因为灌南王家的凉粉制作,有当地自己的特色,选料至关重要,制作凉粉的淀粉一定要纯正的绿豆粉。辅料的选择也很关键,一般辅料选用多为萝卜丝,黄瓜,豌豆,等等。
 
    
当我们端起一碗望之垂涎的凉粉时,又有几人能够想起,这么一碗微不足道的美味佳肴,蕴藏着一个手艺人为生计而倾注的心血?我想十有八九不会有人联想到这份小吃的真正价值,就这么一碗一块钱的凉粉,包含了王家几代人的心血。现在绿豆价格不断攀升,二元一斤的绿豆粉不知它的前途如何,有意真让我担心。前天我听孩子们说:绿豆粉已长到五元一斤,一块钱和五块钱的利润有多大?我不得而知,不过,我是由衷钦佩他们一家人,和对执着追究手艺人的一种敬意。
 
    
都说是艺能防身,我想未来的日子我们还能再吃到如此传统的民族特色小吃吗?绿豆的价格不断上升,这个执着的手艺人还能坚持多久呢?正如凉粉的秘诀一般,也许将永远是一个谜…… 

我的文学情结

我曾和朋友开玩笑说:我是歪着屁股挤进“文学队伍的人”。43周岁才学习写作,50岁就退休,而且在农村小学只读过六年书。六年小学,我实打实只读过五年半,因腿生病还休学一年,到了初中,只上一星期的课,就彻底闹革命,学工学农混了一年多,学校没有饭吃就休学了,所以真不敢在别人面前提自己的学历。

有朋友说:人们对文学的爱好,不是以学历来衡量,高玉宝,没有读过书,照样写出精品,成为中国知名作家。高尔基只有小学毕业,还写出名著。我想:因为他们都姓高,可我不是。不过,听了他们的故事,我心里多少有点安慰,说明事在人为,我还可以继续努力。可以借人之智,完善自己,学最好的别人,做最好的自己。
   
前几天,县作家协会开了一个小范围的座谈会,主席韩克波特地打来电话,热情邀请我参加,其实我已好久不怎么写稿了。主要是自知自明,写不好就别浪费人家的宝贵时间,原因是自己文化底蕴浅,实在写不出好的文章来,只好忍痛割爱,放弃写作,全身心投入到老年娱乐活动中。但是,文学圈里的朋友常常提起我,对以前我创作的一些豆腐块常挂齿间,这让我更加不好意思,羞愧难当。大家对我特别地好,不断地鼓励我,他们有什么活动,也通知我参加,这种以文学为基础的友谊,让我难以忘怀,也让我进退两难。

 在会上韩主席对文学创作,做了精辟的总结,并针对如何写作,从构思,确立中心,明确思路,提纲,如何将有关的材料组织起来,及怎么投稿说得非常详细,让我受益匪浅。其实这些道理我也懂,只是写起来就不那么好驾驭了。著名作家矛盾曾对新闻工作者说:应该时时刻刻身边有一支笔和一本草薄,无论你到哪里,你要竖起耳朵,睁开眼睛,像哨兵似的警觉,把你所见所闻记下来。俗话说:好记性不如烂笔头,这些我没有做到。写作在于积累、思考、提练……说句良心话,我是喜欢写作的,我写作我快乐。十几年的光阴,如驹过隙,草长莺飞,我的豆腐块也得到一些读者的喜欢,我忽然感到自己没有创新,始终是一个套路,毕竟,我不再是刚起步的文学爱好者了,我怎么能满足现状?因此就写得少了。其实,我并不在乎别人如何评价,报刊用不用,只要自己能愉悦身心就是最大的快乐。也有人问我,你为什么能坚持到现在?创作是很单调的事情,要耐得住清贫,耐得住寂寞。我好像没有这种感觉。有可能是我喜欢上网,在电脑前听一些喜欢的歌,读一篇网友的文章,品味着文字带来的美好,真是赛似神仙的日子,那种感觉好极了。我喜欢文学中淡逸清泊,安之若素,所以决心此生今世,与文字相依,在文字中寻找自己的快乐。

 我知道,在这个世上,我可以舍弃一切,但惟独不能舍弃文字。因为文字给我带来太多的快乐。是爱好文学,才学习写作,写作是一种特殊的感悟过程,一种奇异的创造过程,能写作,真好!我认为是文字,才让这尘世,如此美丽,才让文学爱好者如醉如痴。文学的高贵,文学的优雅,文学的韵味,全在于文字中,透着多少不经修饰,浑然天成的感情,透着多少人性的智慧,能引起多少人心灵深处的共鸣。一篇好的作品,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或对社会的认知度,因此,文字的珍贵,就显而易见了。

 我喜欢文字的诗意,喜欢这份墨香带来的恬淡清香。文学之美,绝不在于文字的浮华,而在于书写生活,书写对生活的感悟。只有这样的文字,才能触动人心,能让读者产生共鸣,因为,它芬芳的不只是文字,更来自于思想。真正美丽的文字,不在华丽辞藻,而在于本色自然,真情实感的流露。文字,是我对精神家园的守望。文字,她能温暖我的心;文字,是我们表达的“真、善、美”途经。

 因为文学,我邂逅了江苏省知名作家鲁敏。她的文字,潇潇洒洒,如漫天飞花,而我,捧着那些零落隽永的花瓣,就像捧一朵冬天的阳光,有丝丝缕缕的暖。那一篇篇出自心灵的文章,令我萌发了一种遐想,是她的文章,让我爱上了散文。

 因为文学我认识了灌南资深作家红坚老师,认识了克波主席,认识了宋文铁先生,还有一批新美女作家、诗人:相铃、张怀霞、常虹、高海霞、汪老师还有年青作家杨晓阳、刘霏军、高翔……是他们的鼓励,让我获得更多的快乐,坚持至今。

 因为文学,我在网络中我结识阳阳、森林汉字、云、夏末、在水一方,她们的文字,让我感到美,感到文字的力量,让我了解人生,了解爱情,感悟生活,珍惜友情。有位网友说:写作是把平淡的生活变成动人的浪漫,把尘世的纷繁幻成心灵的忧伤,把大自然的丰富演绎成美丽的万花筒,把人类的历史变成亘古不变的训言。

是文学让我相遇,让我们结缘。文字,是盛开在文学爱好者心上的最美的花朵。多少人,在文字的花丛中留连忘返,又有多少人,提笔在纸上种花,又有多少人在夜阑人静时敲击键盘。朵朵文字,在尘埃里生长,枝枝蔓蔓,组成文学的百花园,开在灌河杂志沃土中,越发枝繁叶茂。

刘海英,灌南县堆沟港镇人。1952年生,电信局退休干部,网络写手,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灌南县作家协会会员,县摄影协会理事。著有个人文集《情人节的玫瑰》、《我是一条快乐的鱼》。爱好文学,喜欢写些生活感悟类的小文章。1995年开始在单位从事宣传工作,曾在各类报纸杂志上发表散文170余篇。

                            (编辑:周明普)

 

散文天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散文天地:

  • 下一篇散文天地: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周维先:写给小孙子的一封信
    张文宝:我是上海一只蚂蚁
    赵可法:躲节(外五篇)
    梁洪来: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李洁冰:八月银川行
    宋晓红:为荷而来(外两篇)
    高丽萍:青春•岁月(外…
    李  东:河流的回忆(外七篇…
    徐艳玲:用孩子的童心看世界…
    顾  雪:大伯先生(外四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