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散文天地 > 正文
  [图文]王  芳:镇江,一座美得让人吃醋的城市(外两篇)         ★★★ 【字体:
王  芳:镇江,一座美得让人吃醋的城市(外两篇)
作者:王  芳    散文天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6075    更新时间:2014/3/6    

 

镇江,一座美得让人吃醋的城市(外两篇)

王 芳

敲下这行字,我在心中偷偷地笑,一个城市与醋相连,非镇江莫属了。它的醋味无处不在,超市、商场、土特产专卖店,都有它的倩影。生猛海鲜、美味佳肴若是少了醋,可就要大打折扣,再好美食,没有了那一点点香醋调剂,便会索然无味。更何况,还有锅盖面相伴,淆肉相陪。有了这三宝,任谁都会把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裹腹,解决了,精神上也有了更高的追求。向往着清新的空气,天然的氧吧;追溯着历史,寻访古人的传奇。有人说,到了镇江,这一切,就如恒顺香醋一样,它,就在镇江等你!

镇江的醋出名,三山更出名,南山、焦山、金山如同三颗美丽的宝石,镶嵌在镇江这个城池里。朋友说,“美景不要错过。”趁一个假期,我们一群文友集结在南山脚下。进了南山,一种清香扑面而来,山中桂花开得正浓,清晨的阳光照在晨练老人的脸上,似盛开的菊花。寿比南山人不老,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就像一幅画闯入我的眼帘。深深地嗅了一口香气,打开了相机,把一幅美景收录。

前面的文友喊我快来,这里有美女帅哥要拍照。不能怠慢,紧跟上来,已经错过兔兔、烟雨、丽姐、景禾在云锦茅屋凉亭上的四美图。帅哥说,没有关系,南山风景无限,有你用武之地。一群人就那么自由自在地走走停停,同来自有高人,对南山了解甚多,先是说六朝后,历代文士名流曾在此居住、游览,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古迹和名篇。最为突出便是梁代昭明太子编纂了中国文学史上第一部文学选集《昭明文选》,还有南朝著名艺术家戴颙隐居在此创作“广陵”、“游弦”、“止息”三首古曲,成为中华音乐史上不朽名曲。

“招隐”,就在不远处,早有人先行而去。我在虎跑泉停顿片刻,听到了这样一个传说“相传东晋法安禅师初来山时,饮水困难,虎为他刨出此泉,故名虎跑泉。”虎跑泉的碑上方,褐色的青砖,有一层层深绿的爬山虎,伴有片片红叶,秋的意境分外的浓,不时有啾啾鸟鸣声,令人心旷神怡。南山真是美不胜收,处处风景皆是画。走进被宋代大书法家米芾赞的“城市山林”别有一番洞天,古树叠翠,花香四溢。只见相机咔咔齐闪,同来的文友直拍的没有了电,这才作罢。南山有太多风景,我们一天行程,还要赶往下一个景点,来不及细细品味林公泉、玉蕊亭、文心阁、学林轩等等只能走马观花了,好在有照片,回来可以细赏。

在去焦山的路上,和前来接待我们的镇江蔡文友汇合。此时,已是下午两点左右,我们一行人,随着他乘着游船,登上了焦山。蔡文友热情地为我们讲解,他说:“焦山奇峰高耸、天堑幽深、怪石嶙峋、林木蓊郁、花卉争妍,浓彩重墨的秋季,正是观景好季节。这里有‘四古’古寺庙、古树木、古碑刻、古炮台还有定慧寺、御碑亭、观澜阁等等都能让大家一饱眼福。”他的博学多才,让我们大开眼界。

来到御碑亭前,乾隆皇帝的真迹风采依旧。观澜阁是一座精致小巧的古雅庭院,是乾隆南巡时逗留的行宫,前朝今世,只要有了皇帝篆字作画,便会流芳千古。乾隆下江南的趣闻轶事多不胜举,何况他是一个多情风流的皇帝,是一个清朝盛世皇帝。焦山、金山因为他的一首诗 “金山似谢安,丝管春风醉华屋;焦山似羲之,偃卧东床袒其腹;此难为弟彼难兄,元方季方各腾声……。”一首诗让焦山、金山名声鹊起。在这里,焦山的假山、曲桥、亭台楼阁、翠竹花园的美景一时写不完,这里的山水,让我有一种重游台湾日月潭的感觉。

焦山行程,匆忙而又美好,天色尚早,还有金山可以继续欣赏。是呀,来到镇江怎么能不去金山寺,水漫金山早已家喻户晓。法海、白娘子、许仙、小青的故事代代流传,也许有了爱情就有了力量,白娘子为救许仙,让大水漫了金山寺,也给自己带来无尽的忧伤,只能在雷峰塔下渡过余生。爱情本来就要付出的,天上人间的爱都一样,不管是牛郎还是织女,也不管昭明太子和尼姑慧如,爱情让他们生死相依,不离不弃,直至到了生命的尽头,还留有凤凰山两棵红豆相思树,让后人唏嘘感叹。不过梁红玉在金山妙高台上,为将士们击鼓助威,大破金兵的故事真为世上的女子争了气,还有大文豪苏东坡留下“白玉带”镇山门也算一段传奇了。法海洞、芙蓉楼、玉带桥等等来不及去观赏。蔡文友说:“留点念想,下一次再来,也许你又有新的感悟。”

走在金山寺的台阶前大家合了影,夕阳的余晖照在金山寺塔上,那些雕龙玉柱,在余晖中熠熠发光。我被这绝妙的镜头惊呆了,按下快门,心里异常欢喜。镇江,是一个美得让人吃醋的城市。直到此时,我才懂得她的内涵,她的美不仅是醋、是山、是西津渡,她的美,来自波澜壮阔的厚重历史,来自这里勤劳善良的人民。这样的城池,谁能不再回首?

桂花开

昨夜,秋雨又降,清晨开窗,扑鼻的香气迎面而来,呵,满园的桂花盛开,小区成了桂花的海洋。这样美的天气,是属于秋天的,是属于江南的。

循着香气,走近一棵桂树前,树上结满桂花,金色的花蕾灿然,暗香浮动,惊鸿照影,花气袭人,我顿时觉心旷神怡,而那片桂花林,也仿佛有了人的灵性,尽情地释放它的情怀。

轻轻地摘下了一朵花,放进鼻端,香气袭来,温馨甜蜜。不由思念起过世的外婆,她说我是在桂花树下扎的根。外婆啊!我永远忘不了你为我养的那盆桂花,可是,为了我的学费,你还是把那盆桂花卖了,买花人把桂花搬走时,你哭我也哭,那盆桂花曾香了我们贫寒的日子,温暖了一个少女孤寂的心,也寄托了外婆你全部的希望。

怎么会想到,我漂泊了半生,在江南才遇见我的扎根之处,外婆,如果你活着,你会怎样的欣喜,我会给你做桂花糖、蒸桂花糕、沏桂花茶,你会吃得香甜,饮得开心。可是,我的外婆,你却再也享受不到这种天伦之乐了。秋色无边,常在秋风中把你怀念,门前的小河里,还有鸭子在嬉戏绿水吗?外婆你的桂花树,是否依旧香飘两岸?

江南的秋,天高云淡,江水悠悠,秋风吹拂着脸,带着一丝凉,夹着惬意的爽,让人沉醉。这时,我会披着黑黑的长发,款款走进桂花林,独自在桂花林中聆听花开的声音。白色、黄色或者红色的小花朵簇簇相拥缀满枝头,于满院中无所禁忌地散发着淡淡幽香,可又羞涩时断时续地给我慢慢地享尽它的芬芳。踏在覆盖了一地的鹅黄上,或一地的乳白上、橙红上,好像是走在艳丽的地毯上,微风吹拂时,任凭清香扑面,落英纷纷撒在肩,有一种淡泊、宁静的美浸润于我的心慧,全忘了尘世之事。

桂花的个性实在不是很张扬,她不像莲花,非得展开庞大的花躯,并以此引人注目;她也不像牡丹,色艳而媚;更不像樱花,漫天飞扬的恣意飘洒;她也没有梅花的固执,偏要在大雪纷飞之时,表现自己的傲霜骨;她也不学菊花自命清高……桂花也许成不了花王,但,秋天至少是桂花独领风骚的季节。
  
想当年,诗人白居易“山寺月中寻桂子”,就可想象诗人当年的雅兴,许多文人墨客,经不住桂香的诱惑,不辞辛劳去山寺寻桂。其实,他们何必如此辛苦呢,因为,在远远的寺外,你早已闻到了她的馨香,这好比一枝出墙的红杏,更勾起人无比向往。中国自古就有“早生桂子”、“喜夺桂冠”祝福吉语,桂花早已融入华夏文化,溶入炎黄子孙的血脉之中。然,在 江南这座美丽的城池中,你更能领受到这种“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的意境。

乡村老情歌

交到春来万物都发青,一刻值千金,桃红柳绿蝴蝶头上飞啊,思想起小妹妹,又把那联子对,小妹妹那个多情的样,走过来,走过去,叫我怎忘记……想起《四季相思》的唱词就想起了苏北的乡村,那些朴实无华的家乡小调,那些土生土长的老情歌,就像浓稠的酒,醉了乡村,甜了日子,让人有了劲头。

《四季相思》《绣花灯》《小四本》《叹十声》《光棍哭妻》等不登大雅之堂的小调,在乡间也像《牡丹亭》有着另一番的情韵,她是乡间女子的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乡村女子的春梦在《叹十声》等歌中一路唱来,便有了自己的故事。

60年代唱民间小调是搞“四旧”行为,一般都是年龄大的老人或妇女在私下传唱,姑娘不能唱的,让人知道了会被笑话。小鸾是村里最美的姑娘,一对青丝大辫垂在腰际,明目顾盼生辉,红红的小嘴,一笑两个小酒窝,迷死了周边村子里的小伙子。小鸾矜持,让小伙子们煞费心思:稻子熟了,有人为她收割;篱笆坏了,有人为她修补;猪栏脏了,有人为她清扫。小鸾不言不语,笑笑,对谁都是一样客气。

小鸾唱《四季相思》的那个晚上,一轮明月照在村西的河边,河对岸的笛声穿水而过,小鸾和女伴们静静地坐在岸边的白杨林中,听那悠扬缠绵的笛声。小鸾随着笛声唱道:交到夏天夜夜都难眠,手拿个扇子扇,蝉声蛙鸣声声唱起来啊,思想起小哥哥,又把个笛儿吹,小哥哥那风流倜傥的样,叫人实难忘……一曲四季相思就这样泄漏了小鸾的心思。吹笛的少年是邻村的一个大学生,情窦初开的小鸾爱上大学生,他们用一管笙箫演绎着乡村的爱情。

到了秋天,小鸾出嫁了,嫁给了海边渔村的一个男人。小鸾的父母收了渔村男人的彩礼,给小鸾瘸腿的哥哥娶了亲。小鸾在一个无月的晚上对着河岸唱着《叹十声》:手扶栏杆哭叹一声哟哥哥,明天我就要成为别人的人,哥哥呀,镜花水月一场空啊……

大学生为小鸾吹了最后的嫁歌。小鸾嫁了,大学生也走了。长大后我才懂得,那痛彻心肺的老情歌,唱出了乡村女子的无奈和悲情,就像《人生》里巧珍唱给高家林的歌:上河里的鸭子,下河里的鹅,一对毛眼眼望着哥哥,煮了那个钱钱哟下了那个米,大路上搂柴瞭一瞭你,双扇扇的门来哟单扇扇开,叫一声哥哥你快回来……小鸾的情哥去了大西北,一去不再回,后来,他成为西北某高校的大学院长。

我刚参加工作那年,就和文化馆几名同事到乡下采风,收集非物质文化遗产,其中有民歌、民俗、民间故事等等。我们跑遍了周边乡村,收集整理了大量的资料,并汇编成册,使那些将要流失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得以完整保存。当年为我们唱小调的老人们如今大都作古,可我依然记得那些苍老面容唱起家乡小曲时的动人风采。他们的歌声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也许就是周杰伦的《菊花台》、宋祖英的《好日子》、刘德华的《爱你一万年》。如今,乡间小调不但登上了神州的大舞台,而且成了国家受保护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王芳,笔名花香满衣、水乡玉荷,祖籍连云港,现居张家港。九十年代初开始写作,作品发表于《山东文学》、《参花》、《新华日报》、《中国散文家》、《名城报》、《扬子江诗刊》、《浮玉》、《姑苏晚报》《连云港日报》、《张家港日报》、《天水日报》等多家报刊。出版散文集《我的香樟之城》。江苏省作协会员、张家港市作协秘书长,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

                           (编辑:王军先)

散文天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散文天地:

  • 下一篇散文天地: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周维先:写给小孙子的一封信
    张文宝:我是上海一只蚂蚁
    赵可法:躲节(外五篇)
    梁洪来: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李洁冰:八月银川行
    宋晓红:为荷而来(外两篇)
    高丽萍:青春•岁月(外…
    李  东:河流的回忆(外七篇…
    徐艳玲:用孩子的童心看世界…
    顾  雪:大伯先生(外四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