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散文天地 > 正文
  [图文]林  农:少年的野味(外五篇)         ★★★ 【字体:
林  农:少年的野味(外五篇)
作者:林  农    散文天地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80    更新时间:2014/2/28    

 

少年的野味(外五篇)

林农

晚饭后我常出去散步,随处可见烧烤的摊位,看到吃的人还相当得多,让我想起少年时期自己吃过的野味。现在看起来虽有点不登大雅之堂,但对于我们那个时代的人,不乏一种美食。

先说素的。

春天来临,大地苏醒,万物复苏。现代散文家朱自清在散文《春》中是这样描绘的:“小草偷偷地从土里钻出来,嫩嫩的,绿绿的。园子里,田野里,瞧去,一大片一大片满是的……”为此,我们常在上学或放学的空间,到圩沟或河边拔一种野草芯,俗称“扚茅荌(dí máo ān)”,剥开外皮,吃里面白色的、嫩嫩的絮,甜甜的感觉。想吃草,要趁早,老了就不好吃了。

等到了麦子快成熟的时候,在放学回家的路上,几个人便会悄悄地溜进带有豌豆的麦地,分散仰卧在麦地里,要不捋身边的豌豆荚,此时的豌豆将老未老,汁水青蒡气特别重,又有点甜丝丝的;或者捋麦穗,先将麦穗放在手心搓揉,再吹去外皮,而后把麦粒放进嘴里,味道同豌豆差不多,但少了点甜味。如果是将这种未干浆的麦粒放在磨上拐,便会出现一种比虫大一点的食物,然后再在放在灶锅上炒一炒,吃起来味道更是美极了。我母亲曾经在庄上妇人的指导下,做过几次,但庄人一般极少吃这种食物,因为吃不起。

桑树枣(又叫桑椹),也在六月间成熟,有黑的,白的,青的,红的。那时在农村,我家门前左前方就有一株桑树,是隔壁邻居家种植的,五六米高,桑葚成熟时,便引来无数小鸟啄食,树下也是撒满了。嘴馋了,不由而然地会一粒一粒拾起落在地上的桑树枣,放在手心,然后象征性地吹一吹,或一粒一粒的放进嘴里,边吃边品尝;或一把一把放进嘴里,狼吞虎咽。酸酸的,甜甜的,吃得满唇都被染得紫黑紫黑的。据说,桑椹含有丰富的营养物质,很早就被作为水果和中药材得到广泛应用,1993年国家卫生部正式将其列为首批“既是食品又是药品”。国家药典(2010年版)记载:桑椹具有滋阴补血,生津润燥的功效,适用于由肝肾阴虚引起的眩晕耳鸣,心悸失眠,须发早白等症,对津伤口渴,内热消渴,肠燥便秘等也有很好的治疗效果。

转眼到了盛夏季节,稖头(学名叫玉米)长到一人多高,正是结拐(打果)未结拐期间,庄稼人会将未结拐的砍掉,用来作甘蔗吃,但它不象甘蔗那样甜,也不象甘蔗那样有水分。然而,也有个别捣蛋鬼有时也不管结不结拐的稖头秸砍来吃。

还有一美味,就是烧黄豆。那时每个生产队,在粮食成熟前后,都会派一两个人看青。所谓看青,就是守护未成熟的庄稼,直到庄稼成熟并收获到家。如果你不注意,四下里看一看,瞧一瞧,你去偷队里的庄稼而被逮到,会被处罚的。然而,几个顽皮的少年在一起,既然想干就不会被逮到。趁没有看青人的时候,迅速地到豆地里,将成熟的豆子连秸连根一起拔掉,然后躲在低洼的沟边、圩边,找一块并不太大且平整的地面,掏出早已准备好的火柴,将豆秸点燃,在火苗燃起后的不久,便会发出啪啪的声响,那声响很有一种快意感,在火将熄未熄时,你便会发现一粒一粒被烧糊的未被烧糊的豆粒躺在地上,然后一粒一粒地拾起来,吹吹掸掸,放进嘴里嚼,咯崩咯蹦的,很有口感。接着,在河边,再用双手掬上一捧清水喝。可是,豆粒不能吃多了,吃多了,屁也会多起来,有俗话说:“一颗豆子七个屁,七颗豆子一台戏”。

    还有的就是偷黄瓜菜瓜、拔萝卜胡萝卜等等。

冬季里,最美的算是烤山芋。从家中的地窖里掏出山芋,然后放进用过后的灶膛里,用剩余的火灰温烤,不一会就会散发出香味。它和现在烤山芋的摊上卖的相差无几。

再说荤的。

节假日学校不上课,有的是时间。好在节假日也多,除了星期天,还有漫长的寒暑假,夏秋两季的忙假。

戽鱼是常有的事。提上一把铁锹,拿上一面磁盆,背上一只柳篓,一两人、两三人出门,在庄里、圩外,寻找那些不大的池塘、水沟,只要见水中有水花,就会把两头腰起一道堰,不上个把小时便会见成效,收拾点小鱼小虾,彼此分分,带回家煮煮。尤其是小鱼煮黄豆,就是一道最鲜美的佳肴。

晚上也不闲着,捉青蛙、摸麻雀蛋、抠知了果,只要对季节,出家门都会有收获。本事再大一点的孩子,弄点野兔、野鸡、野鸭什么的,那就大开牙祭了。

在农村的一段光景,我的弟弟读书不行,但是戽鱼虾、捉青蛙之类,是把好手,经常性的为家里添点荤腥味。

现在,几十年的光阴已经过去,而往事时时浮现在眼前,我们这些50后、60后的农家孩子,让现在这些80后、90后当刮目相看,他们当中不乏有智慧与胆量,既是少年时光的一段乐趣,也是少年生活的一段经历,尽管很多都带有一种“偷”的性质,无论是“偷”集体的,还是“偷”个人的,但他们从本质上讲都不是坏少年,与其说是一种调皮的行为,不如说是为了满足饥饿的需要。

从“五福临门”说“五福”

每临春节写对联,总会写道“三春温暖勤劳户,五福光临和睦家”“三阳启泰人间喜,五福临门大地春”等内含“五福”一词,可是很少人知道“五福”所指的是哪五种福。至于福临门的原理,明白的人就少之又少了。难免,有人会问“五福”是什么意思。

五福源出于《书·洪范》五福:一曰寿,二曰富,三曰康寧,四曰攸好德,五曰考终命。即“五福”的第一福是长寿,第二福是富贵,第三福是康宁,第四福是好德,第五福是善终。而长寿是命不夭折而且福寿绵长富贵是钱财富足而且地位尊贵;康宁是身体健康而且心灵安宁;好德是生性仁善而且宽厚宁静;善终是能预先知道自己的死期,临命终时,没有遭到横祸,身体没有病痛,心里没有挂碍和烦恼,安详而且自在地离开人间。

汉代桓谭新论》中也提到过“五福”,但稍有差别,《新论》中说五福:寿、富、贵、安乐、子孙众多。

因此,五福临门是人们平时常用作于的一个良好祝愿,真正达到五福的人则是少之又少,更多的人只能享有其中的一二种福份。

五福临门的先决条件必须要有祖上深厚的积德与自身长期的好德,只有厚德才能承载重物(财富)、只有好德才能获得他人的尊重(贵人);只有好德,才能够宽容别人,淡然名利得失,能够做到以德报怨,心宽而体胖门前少惹是非,避免众多烦恼,这样才能康宁;只有好德而又富贵和康宁了,又有相当的财富和他人的尊重,心态摆正了,心情也好了,身体自然也就好了,那才会长寿;只有好德了,老天才会让你善终! 

一个人过于偏重了其中的某一福,就会影响其它四福,如果一个人过于透支性的追求了名利(富贵),那就会影响自己以后及后代创造财富的机遇,若在创造财富的过程中损了德,就失去了好德这一福,惹出了是非,就失去了康宁这一福,同时也会影响到长寿这一福,那就更不会善终

得(德)福之人一定要细水长流式的慢慢地享福,那都是祖上积下来的德福,这个德就好比祖上存在银行的钱一样,你短期内享完了,你以后和子孙后代就没有得享了。

所以每一个人必须要惜福,花开半度那才不会凋零,在惜福的过程中同时又要积德,积德就是为自己和子孙后代积福。

中国的传统文化中,蝙蝠是好运和幸福的象征。人们经常说的五福(蝠)临门,就由那五只蝙蝠组成。传统习俗中,五福(蝠)合起来就构成幸福美满的人生!

然而,在民间还有富不过三代一说,那是因为前三代人过于的开采祖上的德福之矿,而又不重寻矿源(积德),后代子孙就没有福矿可采了!只有耕读才能传家,这个就是年复一年顺应自然规律而创造财富的规律,这个就是知书而能达礼,懂得古圣先贤具有哲学思想的做人道理。

眼下,烈日炎炎,酷热难耐。但是,读书的习性依然改不了。检得清代张潮《幽梦影》,读到“有工夫读书,谓之福;有力量济人,谓之福;有学问著述,谓之福;无是非到耳,谓之福;有多闻、直谅之友,谓之福”,即“有工夫读书学习,可以说是福气;有能力接济别人,可以说是福气;有学识著书立说,可以说是福气;没有听到是非之事,可以说是福气;有学识渊博、正直可信的朋友,可以说是福气。”我拍案叫绝。书后数人“原评”亦为点睛之笔,恕我抄录其下:

殷日戒曰:我本薄福人,宜行求福事,在随时儆醒而已。

杨圣藻曰:在我者可必,在人者不能必。

王丹麓曰:备此福者,惟我心斋。

李水樵曰:五福骈臻固佳,苟得其半者,亦不得谓之无福。

倪永清曰:直谅之友,富贵人久拒之矣,何心斋反求之也?

有人认为:人生社会,五色杂陈。对于不同的人,不同的事情对于他的意义就不同。对终日为俗事缠绕、而极想得到清闲的人来说更具魅力。他们可以不用整日处于繁琐事中,有空闲时间去读书,与智者进行心灵的对话,既可以增长见识,又可以陶冶情操,的确是一种享受,令人神往。

对于有善心的人来说,有能力去救济贫困,对他们来说是人生一件幸事,是一种莫大的福分。

著书立说,阐述自己的社会人生真知,抒发一己的情志,是人生的一大乐事,《左传》中说: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可以看出著书立说的重要,是值得羡慕赞许的事功。

人生活在是非场中,总会听到许多是非于是当你想要逃避时,躲也躲不开,只会徒增许多烦恼。所以作者说:无是非到耳,谓之福。求得身心的清净多么难得。

人生在世,总要与人交往、沟通。如果拥有学识渊博的朋友,则可以增长见识,不断提高自己,并且在朋友的感染下,不断完善自己。可以说人生一大福气。

 可是,有如此“五福”之人,也为数不多也。                                 

读书的姿势

 至于读书的姿势,在小的时候,我们的老师、家长都认真地作过交待。

 正确的读书姿势应该是:腰板直,坐端正,背部不要弯,胸部稍稍挺起,手臂自然下垂,大腿平放椅面,腰部靠在椅背,小腿直立地面,或稍向前伸一些。特别注意胸部和桌面,要保持一拳距离,让呼吸和血液流动都很自然。书本不要直立,也不要放平,要把书本的上端垫高一点。眼睛与书本要保持一尺的距离。

 其实不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读书姿势,或坐,或站,或倚,或躺,或行走,正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行走姿势一样。

 在小时候,我曾听说过“头悬梁”的读法。后来,才知道《汉书》中有记载:“孙敬字文宝,好学,晨夕不休,为防疲倦,以绳系头悬屋梁。”不过,这种姿势看上去很美,很让人敬佩,但绝不是味道好极了,一般人是无法体验的,只能是说说而已。恐怕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还听说过宋朝学者欧阳修“三上”的故事:“钱思公虽生长富贵,而少所嗜好。在西洛时,尝语僚属言:‘平生惟好读书,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盖未尝顷刻释卷也。’谢希深亦言:‘宋公垂同在史院,每走厕,必挟书以往,讽诵之声,琅然闻于远近,其笃学如此。’余因谓希深曰:‘余平生所作文章,多在三上,乃马上、枕上、厕上也。盖惟此尤可以属思尔。’”(欧阳修归田录》)欧公的马上、枕上、厕上的读书法看似不雅,实则领略到了读书的真谛。

 我是个庸人,但又不甘于平庸,自小喜爱读几页书,没有许多的讲究,一切随心所欲,久而久之,读书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读书也是我生活中的一种幸福。

 先说坐着读,这是所有读书人的常态,也是做学问人的基本姿势,在家、在教室、在办公室、在图书馆等。然而,它不但是一种姿势,更重要的是一种心境、一种态度,一种目的。据说古人在读书之前,还有一道非常讲究的程序:净手焚香,沐浴更衣,尤其读经时这道程序非讲究不可,不如此不能显示对神灵的虔诚和恭敬。我觉得这有点作秀的味道。但是,如果真正要到家,并非易事,时间久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完全按照小时候老师的要求“正襟危坐”。我自己就是怎么舒适怎么来者。起先会把书放在桌上,看一页,翻一页。看着看着,就会把书拿起来,捧着读。左手捧一阵,右手捧一阵,左侧着坐,右侧着坐,不停地更换着。要不弓起身子读。如果坐的是椅子,便可以倚在后面,读起来后更舒适一点。坐着读书的人应该是单纯的,坚韧的,更是淡泊的。象范文澜先生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的读书,如此境界,如此姿势,吾辈恐怕只能仰望而已。

 我的另一种读书“坐法”是席地而坐。单身时,每年回宁度假,夏天为了避暑,我每天下午都会带上一本书、一个本、一支笔,去附近的公园,找一处僻静的有阴凉的地方,席地而坐,时而读书,时而写作,煞是惬意。

 最多的、也是最喜欢的读书姿势,莫过于躺着读,乃至仰着读,这是一种享福的读书,相对于坐着读书来说,几近于偷懒。这种读书的姿势,在我所有读书中要占一半以上。你无论是躺在椅子上还是躺在床上,都不需要骨骼支撑,全身血液流动舒缓,没有一丝吃力的感觉,可仰可侧,或左或右,左右轮换,躺成最舒适的姿势。因此,我便有了常常通宵达旦地读书。只有身体放松了,就容易进入书中世界,心神更容易沉静,也更能产生玄思妙想。我还把纸笔置于床头触手可及之处,一俟有灵感之神光顾,马上记下来,收获颇丰。多年来,我如果说读了一些书的话,都是躺在床上完成的。著名学者孙绍振曾评价说:“这种读书姿势联系着一种态度,那就是读着玩的,读得顺就读下去,读不顺干脆就睡着了也无所谓。这种读法,是一种休息、消遣,也许还是一种享受。日积月累自然也可以增长知识,丰富精神生活,领悟人生的意义。但是,除非是天赋特别好的个别人,一般人要想迅速有效地提高自己某一方面的水平,是不可能这样轻松地达到目的的。”

 另外:我还有几种有过而不常有的读书姿势:

 蹲着读书。这种读书多半是在蹲坑时在厕所里,不知是因为便闭才蹲坑时间长,还是因为蹲坑时间长才有了便闭。因此,蹲坑前要不拿上一本杂志,要不拿上一沓报纸,翻一通,看一通,直到脚蹲麻了为止。

 走着读书。初高中阶段,我家离学校有两三里路,这样每天要走十里路左右。因此,走在上学的路上,也是我读书的好时机。春风杨柳,夏日艳照、秋高气爽……

 趴着读书。恐怕这种读书的人不多见。高中阶段,我一度因病在家治疗,每天上下午除了各打一次针以外,其他时间便是休息,甚是无聊。于是,偷偷地把父亲从外面借来的书一本一本的看,因为那些书都是些“毒草”。为了不被父母发现,我就躲在被窝里趴着,让被窝把头蒙起来,仅留一点点光线,就这样,我读完了《红岩》《苦菜花》《林海雪原》《青春之歌》《铁道游击队》《野火春风斗古城》等多部名著。

 读书只图个愉悦自己,这便是生活的快乐。无论用哪种姿势读书,愉悦、自然、舒适是最重要的。正如有人所说,“先要把读书看得很平常,才可以读书……真正意义上的读书是随性而读,是与生命相伴始终的。”只有把读书当做平常之事,融入我们的生活之中,才会真正领略“读书是福”的意境。如果我们有时过于强调“苦学”而忽略了“乐学”,过于强调“正襟危坐”而忽略了“随性阅读”,过于强凋读书的“功利性”而忽略了它的“功能性”。这就使得阅读难以融入到我们的血液中,难以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或许读书身体姿势也许并不重要,但心灵的姿势却不可或缺。这种“心灵的姿势”,既是对知识的渴望、对经典的敬畏,也是对读书选择性的把握。喜欢读书是一种态度,而善于读书则是一种能力。读理论之书,打牢“基本功”;读经典之书,占领“制高点”;读大家之书,开扩“大视野”;读哲学之书,掌握“金点子”……让心灵俯就于经典,让灵魂与灵魂对话,自能积累底蕴、提振精神、修身明理、洞悉人生,滋养自己的精神世界,领悟时代使命,并进而笃行之。说到底,读书的姿势在于内心。只要愿意读书,不管什么样的姿势,都适合,都能收到良好的效果。

 《朗读手册》中有一句话“阅读是消灭无知、贫穷和绝望的终极武器。”世界上很难有东西永恒,作为精神财富的文字却是特例。“俯而读,仰而思”,走进书香世界,扑下身子亲近文字,本身就是一种姿势,一种世界上最美的姿势,一种能给民旗和我们个人带来希望的姿势。

    总之,对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来说,采取何种姿势读书并不是一成不变、凝固僵化的,而是随着自身的年龄心境、阅历智力的变化而变化的,只要阅读时能做到“心有灵犀一点通”,得到心神的愉悦和智慧的启迪,则这样的姿势就是读书的最佳姿势。

健康长寿喜三多

鸿案齐眉,咸歌四秩;

莱衣五彩,共庆三多。

偕老歌诗,祥徵六秩;

同年益寿,颂献三多。

庆祝三多,琼筵晋爵;

祥开七秩,玉杖扶鸠。

以上三联都是与祝寿有关的对联,联中都提到三多一词。

三联中的三多, 指的是多福、多寿、多男子,乃祝颂之辞。此语源自《庄子·天地》:尧观乎华,华封人曰:嘻,圣人!请祝圣人,使圣人寿。尧曰使圣人富。尧曰使圣人多男子。尧曰

民间还广为流传有福、寿、子三多的吉祥图案。传统纹样一般多以佛手、桃子和石榴组成。谐音,相传佛之手能握财宝,多财宝表示多福;桃子俗称寿桃,《汉武故事》说,西王母种的蟠桃三千年一著子,吃了可长生;石榴,取其千房同膜,千子如一,作为多子的寓意;《北史》:北齐南德王高延宗纳妃,妃母宋氏以两个石榴相赠,祝愿子孙众多。为此,图案中,有的以佛手、桃子和石榴组合于一盘;有的使三者并蒂;也有的以三种果物作缠枝相联。等等。

至于其他解释,恐鲜为人知。

·陈师道《后山诗话》记载:永叔(欧阳修)谓为文有三多,看多,做多,商量多也。

又,清·李紫辅撰贺张维屏七十八寿诞联,联语云:

诗称三子,学积三余,望重三城,福懋三多,寿祝三秋,愿松柯益健,菊节弥坚,文囿词场陪杖履;

身历四朝,名高四海,官尊四品,科连四世,堂开四代,况夫妇齐眉,儿孙晋爵,国恩家庆乐林泉。

上联中的三多,则语出清·翟灏《通俗编·祝诵》:学者当取三多,乃看读多,持论多,著述多也。’”李言张勤勉习修。

张维屏何许人也?张维屏(17801859),近代诗人。字子树,号南山,因癖爱松,又号松心子,晚年也自署珠海老渔、唱霞渔者。广东番禺人。嘉庆九年(1804)中举,道光二年(1822)成进士。此后在湖北江西任州县地方官,一度署理南康知府。为官清廉,终因不耐官场的腐败,于道光十六年(1836)辞官归里。一生著述颇丰,有《张南山全集》,汇集诗人各种著述刻本。其中有《松心诗略》(亦称《松心十录》共10集)、《松心文钞》(10卷)、《松心骈体文钞》、《听松庐诗话》、《艺谈录》、《国朝诗人征略》等。

此上联从才名、学识、德望、著述、寿诞诸方面对寿翁予以赞扬,并表示由衷祝愿,及尊崇与敬意;下联再次从身世、名誉、官位、科举、家庭诸方面对齐称颂,而后对他退隐后的自得其乐的生活流露出钦佩之情。

  还有一联也言及三多,如下:

三多以外有三多,多德多才多觉悟;

四美之先标四美,美名美寿美儿孙。

此联是俞樾八十岁时撰写的一副自寿联。

俞樾(18211907),近代学者、文学家。字荫甫,号曲园。浙江德清人。道光三十年(1850)进士,授翰林院编修,五年简放河南学政,被劫罢归,遂侨居苏州,曾主讲苏州紫阳、上海求志等书院及杭州诘经精舍,为晚清著名经学家。

此联上联第一个三多非指《庄子·天地》中所指的多福、多寿、多男子。而是指看读多,持论多,著述多。第二个三多,俞氏则根据自己道德学业上的成就赋予它以新的内容:他弃官从教,注重道德教化,桃李满天下,是谓多德;藏书万余卷,又博览群书,著述繁富,是谓多才;注重开导、教化,教授后生,觉悟顽愚( 汉·王充《论衡·刺孟》),是谓多觉悟。而下联的四美,则充分表现了这位老寿星的自得自足的美好心态。

在佛教用语中,也有三多一说。丁福保在《佛学大辞典》中解释说:多近善友,多闻法音,多修不净观也。又多供养佛,多事善友,多问法要也。或以名天台之三观等,三多不一种也。辅行序曰:三多之妙运遽阶。四念处一曰:三多倍际。助览曰:或云:三止三观所蕴法多;或云三种止观,所蕴法多,故曰三多。四教集解中曰:言三多者,长阿含(九卷十上经)云:三多成就:一近善友,二闻法音,三恶露观。大般若云:多供养佛,多事善友,于多佛所请问法要。妙经亦云:有福供佛求法等三(序品曰:若人有福,曾供养佛志求胜法,为说缘觉),或以福田时节种子名为三多。是则三多大小皆有,然三多义解者鲜矣。余今所示,其必然耶?’”,无非是让人修心养性。

最后,我撰一联,结束全文,以表旨意,联曰:

  幸福人生言五德,

 健康长寿喜三多。

袁宏道论世上“四种”人

近日读《历代尺牍小品》一书,其中读至袁宏道《与徐汉明》一封信,颇有感触。

袁宏道(15681610),字中郎,又字无学,号石公,又号六休。荆州公安(今属湖北公安)人。明代文学家,“公安派”主帅,与其兄袁宗道(15601600)、弟袁中道(15701623)合称为“公安三袁”。在文学上,他反对“文必秦汉,诗必盛唐”的风气,提出了“独抒性灵,不拘格套”的“性灵说”。
  袁宏道无意于仕途,在万历二十年(1592年)就中了进士,但他不愿做官,而去访师求学,游历山川。他曾辞去吴县县令,在苏杭一带游玩,写下了很多著名的游记,如《虎丘记》《初至西湖记》等。他生性酷爱自然山水,甚至不惜冒险登临。他曾说“恋躯惜命,何用游山?”“与其死于床,何若死于一片冷石也。”(《开先寺至黄岩寺观瀑记》)在登山临水中,他的思想得到了解放,个性得到了张扬,文学创作的激情也格外高涨。

在给徐汉明的这封信,袁宏道以幽默的笔调,讨论了古代知识分子四种基本的人生态度和生存方式。信中说:

弟观世间学道有四种人:有玩世,有出世,有谐世,有适世。玩世者,子桑伯子、原壤、庄周、列御寇、阮籍之徒是也。上下几千载,数人而已,已矣,不可复得矣。出世者,达磨、马祖、临济、德山之属皆是。其人一瞻一视,皆具锋刃,以狠毒之心,而行慈悲之事,行虽孤寂,志亦可取。谐世者,司寇以后一派措大,立定脚跟,讲道德仁义者是也。学问亦切近人情,但粘带处多,不能迥脱蹊径之外,所以用世有余,超乘不足。独有适世一种其人,其人甚奇,然亦甚可恨。以为禅也,戒行不足;以为儒,口不道尧、舜、周、孔之学,身不行羞恶辞让之事,于业不擅一能,于世不堪一务,最天下不紧要人。虽于世无所忤违,而贤人君子则斥之惟恐不远矣。弟最喜此一种人,以为自适之极,心窃慕之。

文中提到四种人,即玩世者,出世者,谐世者,适世者。但是真正达到“玩世”、“出世”境界的,数千年间,几人而已。孔子及其儒家徒子徒孙,讲了几千年道德仁义,采取积极用世的人生态度,与社会保持高度谐调和配合,是一代又一代的“谐世者”。作者用“司寇以后一派措大”来概括此类,显然有不为所取的嘲弄意。但其实袁宏道也曾在这一类中认真地挣扎过,不过出乎其中,看得更透,宏道此时为顶着吴令的乌纱而苦恼不堪,正求积极摆脱。所以他设计自己的人生前途,就是做第四种人——适世者,即既不玩世,更不出世,也不用世,而是不道不儒不禅,摆脱了传统道德观和传统的责任感,似乎无所用心、无所追求,一切以舒心自适为准绳的“最天下不紧要人”。还有一种人宏道没立名目,就是那些“孔门优孟”,其实是些“欺己欺人”的“衣冠盗贼”,这些人可以称为“骗世者”,大约宏道特别鄙视此类,认为根本不能列进知识分子队伍,所以不屑于确定其名目以与前四种并列而论。

袁宏道所推崇向往的“适世者”,带有新兴市民社会的色彩,反映了知识分子企望从封建专制文化的压迫下解脱出柬。他的看似消极的人生观,实际上透露出“人”的意识的觉醒,因而具有思想启蒙的进步意义。

如今,袁宏道的所论述的四种人,在我们现实生活某一个侧面中,或多或少地都能见到。我们应当采取哪种人生态度和生存方式,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我以为,我们应该积极主动地面对自己的生存环境,面对自己的人群,以良好的心态,创造一个以和谐的社会。而那种玩世、出世,甚至骗世,是要不得的,不可取的,要竭力摒弃。

功夫茶

我很早就听说有一种茶叫做“功夫茶”,究其根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说穿了没有见过。咬文嚼字的喜欢望文生义,便以为:其一泡茶需要“功夫”;其二吃茶亦需要“功夫”。

尽管我十分喜爱吃茶,但是不谙茶道,平日里吃茶,只是“老牛饮水”,狂饮一通,如此颇也上瘾;久而久之,而对某些茶叶的种类、产地以及优劣等尚能识别一点。

一次,因业务关系,我结识一位做广告生意的朋友焦老板,他得知我嗜茶有瘾,便让我同他一起品尝他沏的“功夫茶”。

我百般好奇地上了他的茶座。

茶座,与我想象中的“茶楼”、“茶亭”等,却是小的多,只不过一桌、四椅而已,并设在他办公室的一角。一桌的桌案不大,四椅乃四把藤椅,很古典。环境不错,有点喝茶的氛围。

面东:有窗,窗外有景,景色很美,好似一幅浓郁的现代都市摄影。南、北两面墙,南墙壁有几幅工艺品:一只水牛头骨和一只黄杨木刻悬挂着;北墙有一组装饰书橱,占去一半;东南角还有一盆高杆花卉,曰“巴西铁”。

茶几上,琳琅满目,置放着我叫不出名字,又觉得新奇的茶具。“来,老林,让你开开眼见,吃杯‘功夫茶’。”

我落座后,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操作,洗茶具,温茶具、拿茶叶、放茶叶……看得我眼花缭乱,心旌摇荡。焦老板一边沏茶,一边说话。

片刻,功夫茶沏好,“来,老林,品一口……”

我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

“怎样?”

“很好。”我看他如此认真,专注。“的确,名不虚传。”其实,茶的口感并不让我过瘾,因我喝惯了龙井、碧螺春、雨花茶等,浓浓的、苦苦的。

接着,他给我介绍了一些“功夫茶”的知识。此茶的茶叶叫“铁观音”,来自福建安溪,5钱一包,真空包装,相当高档。茶具也特别讲究。他一一给我介绍。

凭我的俗眼看茶具高档不高档,不清楚,从外表来看,茶具还是蛮精致典雅的。

后来,有一天,我在《扬子晚报·繁星副刊》中偶尔读到《功夫茶具》一文,便剪集收藏,反复玩味。文中说:

 

在功夫茶风盛的闽南、粤东和台湾,几乎家家户户都置有一套雅致的功夫茶具,除去用来冲饮佳茗外,还是一种典雅的居室饰物。

功夫茶具包括“四件宝”:孟臣冲罐、若琛瓯、玉书、红泥烘炉;正宗的孟臣冲罐乃用宜兴紫砂陶制成的小茶壶。台湾地名史志学家连横撰写的《茗谈》中说:“台人品茶,壶必孟臣。”孟臣是明代江苏宜兴举砂壶名匠,姓惠,以制作小壶为专长,这种小壶用于泡茶时;即使以沸水注入空壶也有茶味,盛夏隔夜茶不易馊,且使用越久越有光泽。

与“孟臣”合称茶具双壁的是若琛瓯。这是一只薄瓷小杯,薄如纸,白似雪,小巧玲珑,酷似半个乒乓球和微型饭碗,3只小杯叠起可含于口内而不露。古代正宗的若琛茶瓯产于江西景德镇,杯底有“若琛珍藏”字样。这种茶瓯外围习惯彩绘山水花卉,有的还书写“清心明月”、“可以清心也”的回文,每杯仅能容七八毫升茶汤。平时,茶盘上只摆3个小杯,呈“晶”字形,当地谚语“茶三酒四”大概就是由此得来的吧。

泡饮功夫茶对水乃至水壶的选择相当严格,因金属壶烧的水大多有杂味;而粤东烧制的薄瓷水壶“玉书”,不但无此弊且保温性好,冬日里离炉许久水温仍不低,久用也不易结水垢。水壶的容量只可泡完一壶茶,即从烫杯至泡好一次的壶水就差不多了。泡功夫茶水不宜过热,以起“蟹眼”(初沸)为适。

功夫茶具最后一件是红泥烘炉;乃选取粤东优质高岭土烧制,高尺余,置炭的炉心深且小,能使火势均匀、省炭。小炉有门有盖,茶人喜用橄榄核为燃料,火热无杂味。这种炉子通风性能好,水溢入炉火扰燃。炉门配有茶联,如“煮沸三江水;同饮五岳茶”、“茶炉汤沸邀清客;茗碗香生遣睡扩”,……显得古朴雅致。功夫茶人爱茶具,有时外出也要携带“四件宝”,可谓形影不离。

这时,我想起人们对我说,“别忙倒了,悠着点,悠着点,偷着乐!”

我知道,焦老板在做生意之前,和我是同行,现在下海经商。至于“经商”的沉浮,只有他自知。看他那份“功夫”用来喝茶,的的确确是人生的一种生活哲学,如禅、如佛。

遗憾的是,饮茶中缺少古筝之类的音乐,隐隐约约的传来的却是从门缝里挤进的打击之类的新音乐,不到有些煞风景。

与焦老板,我看到我们之间的生活差距,我不是想去贬低他人,只是感到自己在“为人师表”、“教书育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之类的口号下,活得真累。有此种想法,不仅仅是我一个人。

在工作之余,我们如何享受生活的乐趣,放松自己,恐怕不是一下两下就能解决的了的。

偶尔喝一口功夫茶,不失为一种生活的发式。

在此稿未完成之际,数月后,我又一次品尝到福建的“正宗”铁观音功夫茶。说他是正宗的,就因为这个老板专门从福建高薪聘请来的一位小姐,说是祖传会沏功夫茶。此为福建小姐,人有一点姿色,能说会道,手脚麻利,她不时的用福建普通话和我们交流着,颇有几分自来熟的样子。后,我有诗为证:

“香茗新沏溢清香,酒后数人说短长。莫道世间少君子,安溪却有观音王。”(《丙辰年九月,与徐宏等人在王锋门市品福建铁观音茶,有闽女为之沏茶侃茶》)

遗憾的是:如此“功夫茶”,对于一个工薪族阶层的人来说,整天劳劳碌碌,那有多少闲功夫呢?看来也只能望“茶”兴叹了!

林农,1958年出生于南京。19766月参加工作;1980年毕业于淮安师范,开始从事教育工作,1985年获得中文专科文凭。中学高级教师。先后在灌南的三口、新安中学任教,19868月进城在第三中学、灌南高级中学任教,先后担任过校团总支书记、教导主任、政教主任、校办主任等职。

30多年来,笔耕不辍,有数百篇(首)诗歌、散文、小说和教学论文先后在市级以上刊物发表或获奖。2012年出版《曲辰抒情诗选》。

现为灌南县诗词协会理事、灌南县诗进校园研究会副理事长,连云港市、南京市诗词协会会员,江苏省诗词协会会员,中华诗词协会会员;灌南县作家协会会员,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会员。

(编辑:赵可法)

散文天地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散文天地:

  • 下一篇散文天地: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周维先:写给小孙子的一封信
    张文宝:我是上海一只蚂蚁
    赵可法:躲节(外五篇)
    梁洪来:多彩的大理(外六篇…
    李洁冰:八月银川行
    宋晓红:为荷而来(外两篇)
    高丽萍:青春•岁月(外…
    李  东:河流的回忆(外七篇…
    徐艳玲:用孩子的童心看世界…
    顾  雪:大伯先生(外四篇)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