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  
张文宝:我是上海一只蚂蚁
作者:张文宝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387  更新时间:2015/4/7 10:46:01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我是上海一只蚂蚁

 

张文宝

 

     我是上海的一只蚂蚁。

    我做蚂蚁三十年了,1995年第一次到上海,见到灯红酒绿的大都市又宽又干净的马路,华贵的街灯,摩天的高楼大厦,川流不息的轿车,两眼看了这个顾不上瞧那个,半天时间里,只走了几条大街,腿脚早已累得抬不动。我低下头走路,另一番的景观又出现了,满眼是双脚和双腿,啪嗒啪嗒,像满池塘的青蛙鸣叫,又像是一根根摇曳的密不透风的芦苇。我被遗忘了,像被人踩丢掉的一只旧鞋子,人来人往,没人愿意看你一眼。我躲闪着一只只各种各样的脚,怕被它们踩着、踏着、踢着。我想起了自己遥远的海边、寂静的苏北,想起石头墙壁的简陋的土里土气的家,想起家院里在泥地上纷纷爬着的黑蚂蚁。在蚂蚁面前,我是一个巨人,它们无法与我斗气,向我发起挑战。我用手指轻轻松松地捏起一只蚂蚁,它四爪朝天,向我求饶;我在地上轻轻划一条沟,要蚂蚁越过去,它几只细小的腿紧张地不停地爬上爬下;我一只脚突然横在蚂蚁面前,它像看见一座大山,仰天长叹!

    在上海,我是一只蚂蚁,甚至不如一只蚂蚁。

    在苏北大地,我有着快乐,有着忧伤。感觉到自己成熟了,不再会动不动就心疼,可以再次进上海了。我想在外滩景观大道上证明自己到底是不是蚂蚁,要找回一点做人的影子。

 

    我出现在上海地铁里。以为上海人尽管烦恼如蚂蚁般多的人群,但他们还是喜欢在城隍庙的人潮中踮起脚尖看热闹。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要到深深的地下,那儿人少,有安静。

    错了,原来地铁里人更多。一条狭缝,人潮涌来涌去,虽没人高声讲话,脚步的潮汐却此起彼伏。满眼都是路上人,步调一致,哗哗哗;上阶梯的脚步声,噗噗噗;下阶梯的脚步声,叭叭叭。我没办法不当一只蚂蚁。我觉得,地铁站的人群与地面上的人群有变化——似没高贵与卑微之分,大家都是蚂蚁。我这苏北蚂蚁找到了自信,把如潮的脚步声当音乐听了,这让我偷乐起来。身边走过去的人都面无表情。我在听他们的呼吸声和脚步声,猜测今天或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我这是窥视?不,我是蚂蚁,眼底里的人,都是一条条腿和一只只脚,也是蚂蚁。

    我不想做一只蚂蚁。但不想做蚂蚁岂能那么容易,我有一颗仰望辽阔天空的坚韧的心吗?

(原载201546日《现代快报》)

作者简介:张文宝:195611月生,江苏省连云港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苏省作家协会副主席,连云港市散文学会会长,国家一级作家。1978年开始从事专业创作。主要作品有长篇报告文学 《汪氏三兄弟》等,长篇文化散文《寂寞千年》、散文集《潺潺有声》等。有作品被选入中国新文学大系,长篇报告文学《水晶时代》获江苏省第九届“五个一工程奖”和第五届“紫金山文学奖”。

(编辑:王军先)

 

打印本文 打印本文  关闭窗口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