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诗歌家园 > 正文
  [图文]雷  火:苦槐的梦(组诗)         ★★★ 【字体:
雷  火:苦槐的梦(组诗)
作者:雷  火    诗歌家园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05    更新时间:2013/10/25    

 

苦槐的梦(组诗)

 

雷火

 

请允许我紧握你的手

我饱含着热泪

对你,也是对足下这片土地

 

一个苦字

说不尽的滋味,说不尽的肝肠

 

沦陷了的乡村

再也找不到,一条干净的河流

 

枯瘦的田埂上,

再也听不见,牛背上的牧歌

 

连着心的脐带剪不断

一袭青衫,登上扁舟又回头

 

生来,没有人知道我的苦

你触疼了我骨头的裂痕处

 

请允许我,紧握你的手

不知何时,泪水湿透了衣襟

等会,月亮会升起来

我看到了,你滚落在腮边的泪水

是你敲在键盘上的兰花指

告诉我的

是我心弦上的足音,告诉我的

 

风一程,雨一程,不觉已黄昏

山那边的太阳会是新的

让我牵你的手

听大海的涛声,看如血的斜阳

 

等会,月亮会升起来

荷塘蛙声磨出的香气,会弥漫开

不要说一句话,手心的体温

会告诉彼此,欲说未说的话语

从此,冬即是春

温暖,是从脚心向上热透了心的

当我俯下身,你腮边的桃花就开了

红唇斟满醉心的酒

从此,冬即是春,绿叶繁茂了枝干

 

相守相拥的日子真好

一起看风生水起,云舒云卷

当我轻吻你喃喃的絮语

大雁偷走枕下的诗稿,不小心遗失在蓝天

亲爱的

亲爱的,我没有走失,在一路行吟

仗剑走天涯,夜宿易水河畔

风吹落月宫一地桂花

我知道是你撒下的相思泪

 

旷野,是的,旷野是我们的家

只有在那里,野草才会生长

树会成林,花开满山坡

浮华的都市,已没有我们立足的地方

 

我不是木纳,更多的时候是失语

醒着的灵魂也沉默着

一串串鸟鸣里,我辨得出哪一声

是你遥寄的心语

 

彼此没有说过海枯,也没说过石烂

但穿透黑夜的目光,互相取暖

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

当你踩上心弦的瞬间,我的枝头生出新叶

如果你是第二棵苦槐

我说呢,今夜梦里,怎么闪烁着一颗颗星星

原来是你点亮的,用刻骨的相思

和腮边的泪

深情的呢喃,让天河的潮头堆起雪山

 

天生傲骨,彼此,始终不吐

那一个燃着火的字眼,但深情的目光里

早把深藏的秘密捎给对方

连同一颗裂开了的心

 

世间的种种,只是种种发霉的世俗

不见一叶新绿。唯我们的爱

是真实的,是高原的雪莲花,是沙漠的骆驼草

时空隐于夕阳的山后,连五岳都已让道

 

千年的路程,只是瞬间,当我

沧桑的枝叶泛出青色

我知道,是你用一季的生命的体温

消融了我的忧伤

 

一个苦字,注定了命运的坎坷,沉思的疼痛

但从此,坚韧的心溶为柔肠

一圈圈年轮都挤满幸福,四季飘着槐花的香

三生石上的一个回眸,今世涌起洪波

 

当我俯首,不知何时,贴着我的身骨

长出一棵嫩槐,我知道是你

终于挣脱开宿命的枷锁

摇曳着婀娜的身姿,每一片叶芽都响着笑声

每一个脚窝里都是甜蜜

不,当我俯下身

你深情的目光和我在一个水平钱

喜欢看你娇羞的一个低头

万般风情,写进槐花飘香的诗词

 

倚门而望,又把青梅嗅。那是我第一次

见你时的情景

从此,梦便是青梅的滋味

梅子熟了,缝缝补补的日子也就开始了

 

当我醉里挑灯,满眼是你飞舞红袖的花影

探进窗来的月光,也陶醉在我的足旁

这样的日子虽然像流水

但柔波里有了歌声,有了阳光

 

更多的时候,我们用眼神交流

连霜也醉人,满山叶飞红,鸟语花香荡开诗意

风雨,再也筛不透这片浓荫

回望相叠的足印,每一个脚窝都溢满甜蜜

即使有一天枯死

真是个傻丫头,你没有听见

风中白马的嘶鸣,越来越近

快把黄花贴上,绣着梅花的红裙穿上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季节有枯荣,来处来,去处去

穿越沙漠的根须,从今天起已缠在一起

 

或许是一个梦,终究会醒

但从心底流出的,字字血,声声泪,依依情

今夜的月亮已经见证

 

我知道你病了,我也病了

每根骨头上都刻着你的名字

这将是一生的疼痛

 

不要忘了,在你经常路过的渡口

有一棵苦槐,朝着一个方向的姿势已经生根

即使有一天枯死,他的手臂是为你扬起的

昨晚,我数了一夜的星星

昨晚,我数了一夜的星星

露水打湿了梦

你凌波而来,又倏然而去

来不及挥一下手

 

不幸而言中,转身也无语

连个背影都不肯留下

从此,长江唱起一首忧伤的歌谣

昆仑一夜白了头

 

但我依然会在渡口等你

荷塘里的莲花,托举着裂开的心

千年之后,摆渡的人

或许会讲述起一对苦人儿的传说

一生不再孤苦

我真的不知道,昨夜,黑暗关闭了你的窗口

但听见雨水,在叩敲一家家的窗子

纵横几千里,裹着雷声

真难为它们了,这是天地在成全我们

 

当黎明的曙光撕破夜幕

墙头,地角,草原,荒野

每一朵花儿都挂着泪珠 ,我也流泪了

对一棵老槐,你何必痴的太苦

 

季节流失了,明年,仲夏又会踩着春的脚印回来

帷幕正缓缓落下,不知何时再会拉开

但从此,心空升起的月亮会满

一生不再孤苦,寒冬酷暑飘起槐花的香气

趁帷幕还没落下

趁帷幕还没落下,让我轻声地呼唤你

我可心的人儿,我的断肠草

多想和你一起处江湖之远

携一尾七弦琴,挟一卷诗书,仗剑走天涯

 

不要,不要悄然转身,我的胸膛已经撕开

捧着的一颗心,血快要流尽

你盈盈秋水里,翻腾的浪花告诉我

当有一天,你真的隐匿于山林,开出花会是红的

 

满天的星星在向我们眨着眼睛

趁还没谢幕,来,把葱指伸进我的臂弯

一同隐身而去,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

人们会惊奇地发现,每一棵苦槐下都开着一朵苦菜花

让我和你一起回你的故乡吧

知道你爱花恋草,更喜欢

田埂、沟边,贴着泥土长的不起眼的花草

你的忧伤驼在蚂蚁的背上

小麻雀的吵声里,春藤开始疯长

 

虽然,不再是光着脚丫

在家乡油菜田放风筝的小姑娘

但你梦里,萤火虫还在草丛中打着小灯笼

踩碎一片又一片月光

 

让我和你一起回你的故乡吧

就在黄河拐了个弯的土坡,搭一间茅屋

苦槐的身子骨做梁,槐树皮当瓦

采一朵荷花剪窗花

 

清晨鸟鸣的时候,牵牛花会唱起牧歌

喇叭花也开始广播,东篱的野山菊早采撷好玉露

温热一壶酒,如果白发苍苍的

陶公来了,就缠着他说说彭县令时的陈年旧事

不,你说错了

不,你说错了,谢幕的是满天星星

 

太阳正染红满山满坡的霜叶

不要说再见,走的再远

彼此心跳的频率千里也能听见

 

你感觉出我敲打键盘的手在颤抖吗

或许这一别就是永远

让我牵着你的手,在大海的沙滩上

一起看明月是怎么升起的

吻别

窗外响起雨声,我知道这是你在哽噎

八月的莲花岛,涨起的是离别潮

午夜,当潮汐退去的时候

还在汹涌不息的浪头,是我飘起的白发

 

兰花花,我痴心的人儿

苦难没折弯过我的腰,生死犹如云烟

当你默然转身而去

莲花岛,就是我惆怅的沈园

有你的日子真好

趁着月色,来,搂着我的腰

在马背上,正好一路观赏黄河岸边的风光

当彩霞在天空铺满红地毯的时候

我们也该到了梦中的草原

 

逐水而居,洁白的羊群就是天上的云彩

马头琴的曲调不再忧伤

粗茶淡饭,小溪清浅

兰花花,会是我一生写不完的诗

 

有你的日子真好,月缺了,星空的月儿会圆

真看不够你,就像看不够海边日出的风景

其实啊,你才是我的命

我的君主,我愿一生为你醉书狂草

雷火,原名刘建,江苏射阳县人,江苏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家协会会员。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诗歌创作,作品发表在《新华日报》、《东海》、《浙江日报》、《四川日报》等报刊杂志。八十年代中期搁笔,2006年又拿起封尘已久的笔,寻找麦芒深处的阳光。从事诗歌、散文、随笔、杂感、文学评论创作。出版诗集《一个行吟者的自白》。200多篇作品收入在《在路上》、《穿旅游鞋的舞神们》、《五月的祈祷》、《舌尖上的舞蹈》等文学书籍,并发表在《文艺报》、《南方日报》、《江苏作家》、《天津文学》、《黄河诗刊》、《桂林晚报》等报刊杂志。

诗的主张:血呕出的诗,才会有生命的色彩。

(编辑:杨力)

诗歌家园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歌家园:

  • 下一篇诗歌家园: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姜  桦:在秋天,说出祖国的…
    陈士军:爱如水晶(外二首)
    纪祥华:诗歌小辑
    郑平举:楷模的力量(外两首…
    成玉华:四月一日在抗日山(…
    张永彬:静静地想你(组诗)
    张童发:桃花梦(外四首)
    徐华友:同学聚会咏怀
    朱  锋:一个场景的几种表述…
    韦庆英:有一天,我饮马长安…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