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诗歌家园 > 正文
  [图文]胡兆辉:我是夜色中一条受伤的鱼(外十八首)         ★★★ 【字体:
胡兆辉:我是夜色中一条受伤的鱼(外十八首)
作者:胡兆辉    诗歌家园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635    更新时间:2013/10/25    

 

我是夜色中一条受伤的鱼(外十八首)

 

  胡兆辉

 

想起一个诗人,也想起我

       

村庄里的葬礼

和若干年前老祖宗的葬礼一起

死于非命

幻想飞翔和幻想食物的鸟

在一个明媚的早晨死于非命

 

天梯已经架起

追寻太阳的人已经来到

          

圣经已经翻开

亚当和夏娃居住的伊甸园里阳光明媚

诺亚方舟顺流而下

沿着巴比伦 尼罗河 黄河顺流而下

暖温带的树木正在发芽

掩埋在泥土里的圣经也在发芽

耶稣笑了

在一个幸福的早晨

         

我多想在自己的墓碑前对自己跪下

我多想做一只会飞的鸟儿

寂静的夜晚

我拿出百分之百的勇气

直面死亡

        

坟冢 骨头

恶意中伤

死亡的诗人

安静的微笑

 

冬日黄昏

经过天空

经过城市的边缘

我听见云朵远去的声音

 

日落的脚步近了

 

夕阳

一个蛮荒时代的圣徒

拒绝这个时代

也拒绝我

一个农民的后代

 

云朵

精彩的云朵

安静的云朵

 

我看见一小片孤单的

云朵

低空飞翔的

云朵

飘过广场上空

俯视行走的人群和

流浪的爱情

冷落了爱情的云朵

比天空纯洁

 

穿城而过的河流

一条鱼的诉说

比任何人类的语言

知寒知暖。

鱼的天空

霓虹闪烁

 

冬日的黄昏

我俯视大地

比人类还高尚的

是鸟的飞翔

 

亲人

我已离开太久

村庄已然和我形同路人

村庄中的房屋 树木

以及与此有关的村言野语

和我形同路人

唯有亲人

对我不嫌不弃

我坐在孤独的村庄里

温暖的感觉迎面而来

 

深秋的山谷中一片殷红

我坐在山顶写诗

写诗的手

一片殷红

怀孕的母羊 躺在我的手上

产下两只小羊

一只叫做幸福

一只叫做温暖

 

秋天正悄悄离我远去

我坐在秋天的山顶上写诗

 

 两姐妹

我站在冬天的平原上

想起远在远方的两姐妹

远方两姐妹的手

抚摸过我的肉体 然后

深入肋骨

 

我的东边是海 近在咫尺

我的西边是高原 相距万里

高原上的两姐妹在春天种下种子

充满情欲的种子 在旷野里产下果实

甜蜜而柔美

 

我站在冬天的平原上

一句话也不说

哑诗人知道我的心事

两姐妹知道我的心事

 夜晚

夜晚华美而无上

我坐在只有我一个人的野房子里给你写信

 

妹妹

大观园中的妹妹

贾府中的妹妹

红楼梦中的妹妹

曹雪芹的妹妹

 

你倚窗而立

潇湘馆的池水中

你的身影孤独而又柔弱

你葬花而去

空留下两行孤泪

 

多愁善感的你

以泪洗面的你

你的泪水中

有着别样的忧愁

和无比寂寞

 

你来自仙界的传说

最终却落于尘世

 

你落于尘世 

最终却遁入空门

落得个干干净净

 

妹妹 大观园中的妹妹

人们怀念你

是因为你的纯洁和

那让人心疼的忧郁

 

没落的城池

 ——致我的童年

昔日的城池早已败落

城池之上

长满野草和庄稼

 

城池中皇族的宝座

埋在泥土之下

野草随风而起

野草的根须扎于宝座之中

平民的儿子 扎于村庄之中

 

平原上的村庄 这里

旧时城池消失的地方

海水淹过的地方

在盐水里泡大的孩子

在村庄里娶妻生子

 

所有的传说都流传下来

所以关于这座城池的传说都流传下来

此时,村庄里 那曾经在王位上拔野草的孩子

坐在先祖的骨殖覆盖的田野之上

他随手捡起一根白色的骨头

火光骤然点起 夜晚随之到来

 

雨水知道我

一个孩子的脚印

在九月的田野中漂泊

雨水中的村庄

和雨水中的新娘

告别家园

 

这个早晨

这个孩子的脚印

如此清晰而如此悲伤地

驮走了姐姐的嫁妆和

哭泣的村庄中一棵枯死的树

 

我是城市中一只陌生的鸟

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

和无数陌生的面孔不期而遇

一切都那么与众不同

我是城市中一只陌生的鸟

停留在楼房的顶上

做着俯冲的姿势

雨水打湿我倔强的头颅

 

这个早晨 我离开村庄

雨水中的村庄寂静无声

你 寂静无声

 

爱幻想和爱歌唱的姐姐

在村头唱着儿歌

挥手向我告别

这是最后的别离

这是最后的雨水

 

雨水中的村庄

忧郁的村庄

雨水中的我

落魄的我

 

雨水打湿我倔强的头颅

我惊打湿村庄的梦

 

我是夜色中一条受伤的鱼

雨水在夜色到来之前便已经开始

天空渐渐失去平衡

露出灰暗的身体和冰冷的肌肤

 

七月的雨水从天空倾泻而下

整个大地因此为之潮湿

夜晚逐渐到来 雨渐渐止息

最终归于沉寂

 

浑浊却清凉的雨水滑过我的身体

这柔弱而无形的来自天上的水

却如刀子穿过我的身体

直达身体的另一侧

 

我是夜色中一条受伤的鱼

我的身体横陈于马路之上

雨水中我的鲜血照亮了半条街道

 

夜晚

夜晚

在村庄里徘徊

我手持灯火,离开:黑色的村庄 寂静的村庄

母亲睡了 父亲睡了

该睡的都睡了

我是夜色中孤独的行者

手持灯火 远走他乡

 

立冬

秋风中流水洗刷过的平原

大地渐渐归于黑暗

黑暗中隐隐传来冬之讯息

那孕育于遥远北方的

西伯利亚的风

穿越北方的心脏 带来冬之讯息

 

在一个寒冷的夜晚

我的手脚冰凉

我所拥有的一切冰凉

 

我手脚冰凉

行走在黑暗的城市

黑暗中远方传来

北寒带植物的呼吸

平静且安详

 

村庄中一座旧房屋

在此时关起了门 熄灭了灯

里面住着两个人 父亲和母亲

相依为命 温暖且安详

 

还有一些亲人之外的亲人

他们或埋葬于黄土

或相濡以沫

温暖且安详

 

在一个寒冷的夜晚

我面壁而坐

我的手脚冰凉

我所拥有的一切冰凉

 

 想起你,想起……

想起你,遂想起童年和

记忆中灰色的城

想起你,遂想起村庄中

白色的婚礼

想起你,想起这秋之末尾

我那离家出走的姐姐

目光模糊 身形憔悴

 

我们相逢于一座荒芜的城

我们相视一笑 悄然离去

 

王烈

这是一个村庄的名字

若干年前的一个春天

我便和它融为一体

 

这是一个普通的名字

和全中国所有乡村一样

贫穷、落后,它兼具北方男人的豪放

和勤劳妇女的天性

 

这个坐落在苏北平原上的村庄

默默无闻,和目不识丁的父亲一样

和村头开理发店的小叔一样

如今正被我一次又一次怀念

变成文字出现于我的诗歌

 

王烈,我降生的地方

父亲降生的地方

祖先降生的地方

 

王烈的土地上有着家族的荣耀与衰落

正被后代们口口相传

 

 逝者

善良是你留在人间的遗产

我遵循着祖辈的教诲

试图做一个和你一样的善者

 

我屏住呼吸,在阳光下注视着你的老照片

你始终用同一种表情注视着我

年轻而富有朝气

 

村庄背后的田野中

停留着你远方的骸骨

那是立冬过后 村庄的颜色

孤单 毫无生气

 

老一代人已经老去

新一代人也已走向苍老

而更新鲜的一代 你的后代

我,我的兄弟姐妹们

我(们)是你流淌在人间的血

 

 蔷薇河

风从远方吹来

寒冷在转瞬之间笼罩整个村庄

雪落在河床之上

落在那些相依而睡的树上

落进我灰色的身体里

 

凄冷的夜色中,我听见自己骨头结冰的声音

传到河流上游 爱人失聪的双耳

冷漠而且无情

 

雨中 想起远方

雨中 想起远方

那座水中的城

和城中如水的你

 

雨中 想起远方

那个宁静的夜晚

和灯光下安坐的你

 

雨中的你

多愁善感的你

雨中的你

娓娓而谈的你

 

我只身行走在雨水中的城市

想起同样在雨水中行走的你

想起你那水乡的温柔

淡淡的相思涌上心头

 

胡兆辉,笔名北辰,19823月出生,中共党员,大专学历。2005年毕业于师范学校,几经辗转,现供职于一私营企业,从事管理工作。业余喜文学创作,偶有诗歌发表在有关刊物上。

(编辑:杨力)

诗歌家园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诗歌家园:

  • 下一篇诗歌家园: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姜  桦:在秋天,说出祖国的…
    陈士军:爱如水晶(外二首)
    纪祥华:诗歌小辑
    郑平举:楷模的力量(外两首…
    成玉华:四月一日在抗日山(…
    张永彬:静静地想你(组诗)
    张童发:桃花梦(外四首)
    徐华友:同学聚会咏怀
    朱  锋:一个场景的几种表述…
    韦庆英:有一天,我饮马长安…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