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文坛撷英 > 正文
  [图文]姜  桦:合唱团(八首)         ★★★ 【字体:
姜  桦:合唱团(八首)
作者:姜 桦    文坛撷英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37    更新时间:2013/7/7    

 

合唱团(八首)

姜 桦

追随者

一段树影在下午的雨水中弯曲

鱼腹剖开波浪、泪水割破石头

时光切不断的洇绿大地

我深陷对一个春天的赞美

 

赞美那开遍枝头的桃花梨花

花瓣滚落直砸在油菜花的脚

四月,风带起淅沥的雨水

落满了整整一大棵海棠树

喉咙割断歌声,再细小的

星辰,有它固执的追随者

 

被暮色挤到一边,黄昏

每个人都心怀一颗小月亮

少年火焰灼热,留在一个

几近荒芜的繁体汉字的东南岸

我的灵魂,注定安放在故乡

那一千公里以外的大河之北

 

眼睛、嘴巴、突然短促的舌头

不容置疑的一个人的内心

七重花瓣压住这沙沙雨声

如此渺茫,又如此具体

四月海边,水杉的叶子高过鸟鸣

我,只因爱孤独地活在这人世间

            

春风劫

春到深处,世间万物

体会着一次次激情的颤抖和痉挛

芦苇莴笋的手脚水萝卜的红心

野蔷薇胭脂扑扑的脸颊

春风舒展荡漾的肩膀,湖水结实的腰

 

杨树在疯长,那孩子

说不认得就不认得了

乡村公路上那一个个狭小逼仄的岔道口

猝然,匆忙,年轻时遇到的那一个个人

一不小心,路边的植物早已被我错过

 

黄昏时分,天空落下饱满结实的雨滴

嘴角涂满野苜蓿和马齿苋新鲜的汁液

平原上成片的油菜花。金黄的颜色

铺天盖地,除了风,谁配将她说出

 

春到深处,世间万物情不自已

痉挛,颤抖,俨然一个爱极了的人

而你乌黑的头发、挺拔的鼻梁

和杏红的嘴唇我在这个春天

经历着一场巨大的错觉

夜  宴

春天浩大,狭小的平原和垛田

只能容下它区区的一小部分

新生的树叶,你绿宝石的眼睛

流水带走的时间,将停在哪里?

 

薄暮渐深,被星光一点一点锯开

夜晚是一次持久不懈的深呼吸

拨开压在胸口的长长梦魇

那梦呓缘何站成一只高脚杯?

 

完成心肺的透视,汽灯忽明忽暗

被你撩起的那一段薄纱般的月光

晃动的杯盏里少年记忆模糊

我试图在高脚杯里辨别出人声

 

欢饮!春风浩荡的四月平原之夜

收起塌陷的鼻子和鼓起的嘴巴

追随一条在夜色中蜿蜒的高速路

我厚厚的嘴唇涂着春天的花粉

 

紫海棠

春风止于四月的庭院

抬头,一道寒光凛冽

看它紧按住门外刀剑劈不开的

春海棠,以及——我的偏头疼

 

花瓣错落带一滴滴小水珠

清晨,一场夜雨刚刚停歇

一束光从左向右从前到后

那些坚硬的玉兰花瓣一片片落下

 

那些桃花杏花梨花都落下来了

一楞神,那苹果花也落下来了

我罹患疾病的女儿,她野苋菜般

先天青紫的嘴唇,薄得几乎消失

 

而对面带白栅栏的院落,那个

喜欢在下午的阳光里唱歌的少妇

春风里,她那壮硕的臀部和模糊的

眼神,什么时候开始变得飘忽不定 

 

只有春海棠!它侧着身体

默默注视着那些遥远的事物

远处的小操场,一个带北方口音的

小妹妹,十九岁了,还一直含着胸

 

碎纸机

初雪举着一大把梅花,一路下过

太平桥民主桥登瀛桥和西越河桥

黄海路边一爿百杂商店门前

两个年轻人不停跺着冰冷的脚

青春是一本湖蓝封面的

 

蟒蛇河边。希望影剧院在夏天开张

跟着萤火虫星星点点的细碎光亮

在最晦暗的角落里找到自己的座位

一只手紧按着粗糙的椅把,多年后

那一双眼睛,依旧在黑暗处闪烁

 

热闹的开头并不一定都有好结尾

两只手轻挽,一副眼神悬在半空

风吹起,急剧的雨声里鼓乐持续

走着走着,一双脚步就慢了

时间和情感真难说是一回事

 

那一年春天我去过岭南以南

那一年冬季我去过西北以北

和一个人站在泰山之巅一览众山小

两颗心,大于爱,偏偏小于生活

纠缠在一起,月光也是一堆乱麻

 

现在是许多年以后。模仿玫瑰

一只迷乱的灯盏闪烁在宽阔的路上

刀刃的流水削出时光细长的笔尖

在一张脸上画出皱纹、风霜和老年斑

时间的另一个叫法,是否就是沧桑?

 

用记忆的沙漏过滤生活的酸甜苦辣

那微笑、痛苦、深深的伤口和眼泪

而生活是一台不停转动的碎纸机

将所有的日子剪成一张张碎片

留下的,仅仅是岁月尴尬慌乱的表情

 

有罪之人

 

我乃有罪之人,我承认

除了你,我还爱过别的人

那些已经说出和没有说出的

那些想了一会又轻轻放下的

模仿一只蚂蚁背着星星

漫漫黑夜,谢谢有一些人

在我的血管里敲钟、点灯

 

爱过她们!爱过她们

水灵俏丽的脸庞,爱过她们

油菜苔一般青春丰满的身体

她们的额头、耳朵、眼睛、颈项

她们的美人痣,长头发,麻雀斑

一副故意嘟哝着的薄薄的嘴唇

爱过她们羞怯的笑容和年纪

更多的,仅仅止于她们

一颗健康活力的小心脏

 

原谅我,除了你,我还爱过别人

二十年,十年,甚至是五年前

许多年过去,她们的脸庞模糊

我依旧记得那青春、热烈和迷惘

记得那一阵紧迫而逼近死亡的气息

一个有罪之人,我随便怎样

都不能将天下的好女子逐一爱过

 

合唱团

我的身体里有一个小小的合唱团

那些笔直的道路、蜿蜒的河流

芳香的草木、花朵

急骤的雨和风

细长的针尖,突然停止奔跑

一滴雨,直接穿透我的心

 

早春天气晃动着一支小火焰

下午四点,QQ页面上

一朵暗红的玫瑰开放

梅花死了,小小的海棠活着

楼下广场,一棵高大的玉兰树

白色的舌头直达天空,炽热,灼烫

 

春天,在身体里放一个合唱团

演员们身材高低相当

皮肤的明暗差别不大

高举玉兰花像高举一把燃烧的水烛

曾经,有多少茫然疯狂的爱情

就有多少羞愧、疼痛、屈辱、悔恨

 

飘  落

——致玉兰花

这些花开的真有些累了

一朵朵都显得力不从心

挣脱春风柔弱的手指

飞起来,又轻落在地上

 

模仿一滴水一粒雪一片血

花瓣在草地挖出一个个小土坑

水里青草生长,雪中雷电开花

轰鸣的血迹上无脸人盘腿端坐

 

一滴水。一粒雪。一片血

枝头上不停抽搐的玉兰花

落下来,一朵一朵落下来

时间和命运从不互相指认伤害

 

不是流星,我不会轻易飞走

做一只孤独倔强的石狮子

我就这样卧在这三月的夜晚

守着一粒盐——它黑暗窘迫的心脏

 

姜 桦:笔名阿索,男,1964年生,当代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1980年代末开始写作。作品见诸《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等,并入选各种选本。出版有诗集《灰椋鸟之歌》、《大地在远方》、《老吉它》等4部。参加过第17届“青春诗会”和“青海湖国际诗歌节”。诗歌作品获得过多种奖项。现居盐城。任电视记录片制片人。

(责任编辑:王军先)

文坛撷英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坛撷英:

  • 下一篇文坛撷英: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路  明:落 雪(外五首)
    郭光明:饱蘸烟雨墨鹊华(外…
    褚衍勤:一江春水向西流(外…
    金  彪:因为爱情(外九首)
    葛  闪:石头里的春暖花开(…
    沿海的树:墨池里哭泣的鸥(…
    李  仪:黄河(外五首)
    老  猫:子夜读信(组诗)
    无字碑:我的王,新年快乐(…
    以  琳:稿纸上长满的记忆(…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