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文坛撷英 > 正文
  [图文]任小霞:开花的裙子(外一篇)         ★★★ 【字体:
任小霞:开花的裙子(外一篇)
作者:任小霞    文坛撷英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843    更新时间:2013/7/7    

 

开花的裙子(外一篇)

任小霞

我想要一条裙子,一条开满花的裙子。

每一只刺猬都笑我痴心妄想——谁见过刺猬都裙子的?不要说裙子,任何服装穿上身,不都是戳满洞?

但是,我真的想要一条裙子,一条开满花的裙子。

我觉得刺猬可以有花裙子,只要每根刺儿对着的都是一朵柔软的小花瓣,就像每一粒纽扣对着一个洞眼儿一样……

这些想法让我兴奋不已,我在纸上画满了各式各样的漂亮的花裙子,觉得自己是一个天才服装设计师。

可是,这样的衣服,谁会做呢?林子里的动物裁缝们肯定只会笑话我。我冥思苦想——对了,我可以去找人类的裁缝,他们大多聪明而手巧。

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悄悄地寻找各家裁缝店,我深知,选一个能理解我的裁缝实在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儿。

走了几天后,我挺灰心的——那些裁缝铺的老板大多骄傲又冷漠,他们面对顾客时,喜欢指手划脚,说出自己的设计,他们对顾客的要求大多嗤之以鼻。

今天,我又进了一家裁缝店,店主是一位老婆婆,看起来慈眉善目。不过,她的生意好像很不好,我躲在屋角半天了,也不见一个顾客上门。是不是,她的手艺实在不行呢。

“咚咚咚——”好不容易听到一阵脚步声,走进来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婆婆,我想请您看看我新设计的服装。”小姑娘拿出一沓画稿。

竟然和我一样喜欢设计服装呀!我一阵惊喜。

“好,我就知道小蝶今天要拿新稿子来,把所有的活儿都推了呢。”婆婆满脸含笑,“上次你给小动物们设计的服装,我拿到宠物馆,可受欢迎了!”

小动物?我悄悄爬到柱子上瞧那些画稿——真的是小狗的背心、小猫的外套、小老鼠的裙子……可是,没有一件服装是为刺猬设计的,这末免让我失望又高兴。失望的是爱动物的小蝶也没把刺猬放心上,高兴的是,我的设计,还就是别出心裁啊。

“你看这些,”婆婆拿出缝制好的一些动物服装,“需要你来帮忙钉纽扣呢,我眼睛瞧不清啦。”

“没问题,婆婆,这一批服装可是演出服呢,我得赶快赶出来。”小蝶忙打开纽扣盒子,穿针引线起来,看样子,她还是个老手……

“小蝶!小蝶!”突然,屋子里闯进来一个凶巴巴的阿姨,看到小蝶在钉纽扣,气不打一处来,“补习班不去上,跑到这儿来磨蹭,快跟我走。”

“妈妈——”小蝶央求道,“我只需要一个小时,今天是周末,你就给我一小时候自由时间吧,这套服装是我设计的,我才知道要怎么钉这些扣子……”

“就你这些布片?也叫服装?”小蝶妈妈不屑地翻翻那些服装,嘲讽地说,“这真正浪费时间,多学习一小时,或许考试时还能多两分。”

“小蝶妈妈,要不,你让小蝶上完补习班的课再来?”婆婆出来打圆场。

“不可能。”小蝶妈妈一把拽过小蝶,往外拖,“以后,不许再进这个裁缝铺子,没出息的东西……”

“哗啦——”小蝶妈妈用力过猛,撞着桌子,把桌上那叠画稿全撞飞到地上。

“哎——”婆婆看着小蝶被拉远了,低下头,捡拾起地上的画稿。我忙把自己最满意的那张花裙子的设计稿也放地上,然后,悄悄从洞里溜走了,回到屋子,我觉得我的心“砰砰砰——”跳得要蹦出来一样。

接下来的日子,我常常去婆婆的裁缝铺,婆婆照着小蝶的画稿,裁剪着一套套动物服装,她常常会像我一样,习惯性地向门口张望,或是侧耳倾听路过的脚步声音,但每次我们都一样失望了——小蝶始终没有出现。

这天,我看到婆婆认真研究了我的那张画稿,嘴里发出惊奇的“呀!”然后,她跑到院子,摘下了好多好多盛开的橙花。她竟然懂我画的是橙花呢,然后,她戴上老花镜,小心地在一块水红的麻布上剪一个个小圆孔……

她做这每一步的时候,我都看得分外仔细——婆婆对画稿的理解真是分毫不差,而且,她一丝不苟地按着设计的步骤做着,每一个环节,都精益求精,实在让我感动。

“婆婆,您这件刺猬服装,真是太精美了!”马戏团的团长来收服装时,被这件衣服惊呆了,“您知道吗?我们城最近有一个动物服装设计赛,这个作品,肯定能拿奖!”

“真的呀。那小蝶妈妈就不会怪小蝶了。”婆婆忙说,“麻烦您帮忙去参赛吧。”

“好是好,”马戏团长说,“就是我的马戏团还没刺猬演员,这开花的裙子还需要一个模特儿!”

“这……”婆婆也为难了,“怎么办呢?”

那个参赛的消息已经把我乐晕了,这会儿,我也跟着着急,没当心,从柱子上滑落下来。“啊,刺猬!”婆婆叫起来,“天哪,这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哈,这一定是上天安排好的。”团长捧起我,高兴极了。

我真的没想到,我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穿上那件开花的裙子的。比赛那天,帮我穿裙子的团长可细心了,她真的把一朵朵小橙花像扣扣子一样,扣在了我的每一根刺儿上,这件漂亮的裙子把我变成了一个优雅无比的刺猬姑娘,我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里是自己。

由于是小城的第一次动物服装设计比赛,引来了许多热情的观众,我看到,婆婆把小蝶和小蝶妈妈也邀请来了,小蝶兴奋异常,她的妈妈不情不愿的。

不论是狗姐姐的花袄,还是兔妹妹的毛衫都博得了一阵更比一阵热烈的掌声,可是,当我出场的时候,全场竟然鸦雀无声,这可把我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我确定我没有走错步子,我都让团长练了好多遍了,可……我转身的时候,观众席上发出一声惊叹,紧接着,雷鸣般的掌声才响起……

“本次大赛的第一名,是一个学生,她叫秦小蝶!”主持人的嘴里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我看到小蝶妈妈的眼睛放出了前所没有的光彩,而小蝶,却忙摇手:“错了,不是我,不是的……”

主持人把第一的奖牌挂到小蝶的胸前,所有灯光都聚集到小蝶的身上。她慌了,忙取下奖牌往外跑,我也紧紧跟着她跑了出去,我要告诉她一个故事,一只小刺猬和她一样爱服装设计的故事……

出租时间的熊爷爷

退休的熊爷爷心情很不好。老是傻呆呆地对着窗口发愣。

“爷爷,你为什么老是不高兴呢?”傻瓜熊跑来问。

“因为……我的时间太多了。”熊爷爷叹了口气,“我不用工作了。”

时间太多了?这可真是太奇怪了。对傻瓜熊来说,时间实在是不够用啊——去果园摘果子吃吧,刚吃了两个,妈妈就说:“快走,来不及去学校了。”去花田采花吧,刚采了一把,爸爸就说:“行了,还要去画画呢。”去灌木丛捉迷藏吧,刚玩了一会儿,老师就说:“好啦,咱们去学唱歌啦……”

真的,要学的事儿太多,要玩的游戏太多,要吃的东西也太多……时间怎么会嫌多呢?

“爷爷,你的时间,可以出租吗?”傻瓜熊想出了一个主意,小心翼翼地问。

“出租?”熊爷爷吃了一惊,“租给谁呀?谁要我的时间呀?”

“我、小刺猬、小兔子……”傻瓜熊忙说,“我们都要时间呢。如果你愿意,那就太棒啦。”

“行。”熊爷爷来了劲儿,“你说吧,你想要我的时间做什么。”

“你瞧瞧,”傻瓜熊指指自己篮子里的果子,“我本来要用一小时数果子分给大家的,现在,你帮我做这件事,租金的话,就是你可以留下一份果子。行不行?”

“行啊。”熊爷爷觉得这事儿很有趣儿。傻瓜熊高兴地放下篮子走了,这一天,他多摘了好多好多果子呢。

“熊爷爷,听说你出租时间?”小刺猬听到消息,跑来了。

“对啊。”嚼着果子的熊爷爷忙点头。

“你瞧瞧,”小刺猬指着一堆乱乱的毛线说,“我把妈妈的毛线弄乱了,妈妈罚我理出来,这可要我两小时的时间啊,如果你愿意帮我理的话,我可以付的租金是一大束鲜花。”

“成交。”熊爷爷高兴地说。

这天,小刺猬多采了好多好多鲜花呢。

“熊爷爷,听说你出租时间?”小兔子听到消息,跳来了。

“对啊。”闻着鲜花的熊爷爷忙点头。

“你瞧瞧,”小兔子手里混在一起的种子说,“我把花种子混在一起了,如果你愿意帮我分好的话,我可以付的租金是一大篮子蘑菇。”

“可以。”熊爷爷高兴地说。

这天,小兔子多采了两大篮子蘑菇呢。

……

自从熊爷爷开始出租时间以来,熊爷爷的心情可好了,他的时间一点儿也不多了。傻瓜熊每天都能听到他乐呵呵的笑声,心里可真得意。

“熊爷爷,听说你出租时间?”新搬来小棕熊也来了。

“对啊。”品尝着蘑菇荡的熊爷爷忙点头。

“我可不可以,”小棕熊有一点为难地说,“帮租你的时间呢?”

“可以。”熊爷爷说,“租来做什么事?”

“就是陪我的熊奶奶说话。”小棕熊说,“熊奶奶病了,需要有人陪她说话。我没时间天天陪她说话,我还要学舞蹈,租金的话……能不能是我天天跳一支新的舞蹈给你?”

“嗯……”熊爷爷想了想,同意了。

熊爷爷这几天都不出租时间了,因为一直要照顾生病的熊奶奶。每天晚上,小棕熊跳舞蹈给他俩看时,熊爷爷和熊奶奶都开怀大笑……熊爷爷觉得这一次租时间最快乐。

很快,熊奶奶的身体好了。熊爷爷却不再出租他的时间了,因为,他和熊奶奶说好,以后,他把时间全租给熊奶奶,熊奶奶也把时间全租给他,他俩一块儿去帮帮大伙儿,不要收租金啦!

任小霞:主要创作童诗和童话。作品散见于《宝葫芦》、《童话王国》、《少年博览》、《开心幼儿画刊》、《知心姐姐》、《意林童话》、《小弥猴》、《中外童话画刊》、《幼儿故事大王》、《少儿画王》、《快乐语文》、《咪咪画报》、《幼儿智力画刊》、《幼儿园》等报刊杂志。作品曾入选《新人文读本》、《日有所诵》、《2011年度最佳童话选》等。出版童话《宝贝动动》、《小小CEO》、《宝贝跟我做》、《阅读诗意的世界》《小米朵爱唱歌》等系列。出版儿童诗集《爱旅行的耳朵》(一套)等。

曾获过2011冰心儿童文学新作奖、新浪首届微童话奖、首届文心雕龙全国教师表彰奖、全国首届“红帆杯”童诗奖、首届“学友园杯”全国中小学幼儿教师儿童文学创作奖等奖项。

(责任编辑:王军先)

文坛撷英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坛撷英:

  • 下一篇文坛撷英: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路  明:落 雪(外五首)
    郭光明:饱蘸烟雨墨鹊华(外…
    褚衍勤:一江春水向西流(外…
    金  彪:因为爱情(外九首)
    葛  闪:石头里的春暖花开(…
    沿海的树:墨池里哭泣的鸥(…
    李  仪:黄河(外五首)
    老  猫:子夜读信(组诗)
    无字碑:我的王,新年快乐(…
    以  琳:稿纸上长满的记忆(…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