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历史文化 > 正文
  诸葛绪德:连云老街也有我的故事         ★★★ 【字体:
诸葛绪德:连云老街也有我的故事
作者:诸葛绪德    历史文化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198    更新时间:2013/8/1    

连云老街也有我的故事

诸葛绪德

 

    石屋、石桥、石板路,饱经百年沧桑的连云老街,以它独特的记忆,将许多许多动人的故事,凝固在了石头之上,让我们每每走近它,都会觉得它像一部石书,能够从中读出古镇历史的厚重和引人入胜的扑朔迷离……

  我爱连云老街。

  我是在五十年前融入连云老街的。我在他的怀抱里,度过了难忘的青春岁月。我在这里工作、恋爱、结婚、生子。老街上,我有了自己的家。

   我的家在港镇西大街的十字路口。小楼是我们从房管所租来的,共两层,每层二十来平方,很矮,很旧,我家便住在楼上。

  京剧《沙家浜》中有句唱词叫“就是一堵挡风的墙”。因为我们家小楼的墙是石头砌的,所以不光能挡风,而且冬暖夏凉。还有就是它特别坚固。如果没有那硕大的窗户,简直就像一座炮搂,一座碉堡。为此,在那特殊的年代里,我们就以这堵石墙,为我们挡过子弹。

  我和爱人是1967年春节结婚的。那时正值两派武斗。真刀真枪,打打杀杀,仿佛一下子回到了战争年代。当时,老街的人们只要一听到小团山上的高音喇叭中响起“亚非拉人民要解放”的歌声时,就会胆颤心惊。我们也是。白天尚可,到了夜晚就显得十分恐惧。因为我们家小楼是日式风格,楼层低矮且窗户又大,那张双人床正好对在窗户口,如有子弹从窗外射进来,不打中头也肯定会击中脚。为了保全幸命,以防万一,我和爱人思来想去,决定借用战争中士兵挖战壕防弹的做法,我们就地取“材”,将小楼的石墙作为掩体,把铺盖卷直接挪到了地板上……

  这就是我们别具风味的新婚燕尔。如今,我们老俩口已近金婚之年,可对这段往事,却仍然恍如昨日,记忆犹新。

  连云老街是一座别具山城特色的海滨石镇。从山下的港口码头到山顶上的云中人家,所有道路都是石头铺就,且顺坡而上,最陡处竟达三十多度!由于石板路坡陡路滑,路人行走时有危险。大约是在1980年秋,一辆货车因刹闸失灵,从西大街医院处直冲而下,尽管驾驶员千方百计欲停车自救,但终因石路陡峻,车子还是冲断了中山路护栏,狠狠地摔到了数十米高的八台(八字形上下通道)之下……

  面对老街的道路,和外地人相比,老街上的人似乎一辈子都要背负着爬山的艰辛。尤其那时候家家烧的都是蜂窝煤,为了省钱,大部份人家都是自己买煤自己挑回家。我家也一样。我爱人在临海粮站工作。她是个能干人,平时除了爬山为五保户送粮,还为自家挑煤。记得她怀孕六、七个月时,还挺着大肚子挑着百十斤重的煤挑子。……

  当时,我们很忙碌,却十分快乐。我们快乐的生活中充满了故事。以至于现在回忆起来,仍然忍俊不禁。

  那是我儿子一周岁的那年夏天。一天上午,我和爱人分别到新浦和海州开会,儿子由他小叔叔带着在家玩耍。由于不慎,儿子从窗口摔到了窗外的大街上。大街的路自然是石板铺成,我们窗下路边还有一条石块砌成的排水沟。儿子从小楼上摔到了石板路上又滚进了排水沟。路人看到当时孩子掉下楼的惊险一幕,个个都连声叫着:这孩子完了!这孩子完了!恰巧此时影剧院的一位同志从这里经过,便飞快将我儿子送到医院抢救。原本以为孩子伤势不轻,不摔出残疾也要弄个骨折,谁知经医生一查,发现孩子肉乎乎的小屁股上只受了一点皮外伤,弄得医生直呼这是“奇迹!”

  这事发生后的第三天,我年迈的爷爷听说后从墟沟来看望他的重孙子。老人前后端详了一会小楼,神秘地伸出双手对我说:“这是有神仙托着的。这小楼是宝楼。”我听了,自然不信,却没和他辩解。但事有蹊跷,后来发生的事,却让我爷爷坚信了他的预言。

  孩子从小楼上摔下没几年之后,小楼被拆,我们家搬到了西山坡上,这里盖成了如今三层楼高的新华书店。书店的墙也是石头砌的,只是砌到几米高之后,竟突然在一夜之间轰然倒塌,所幸无人伤亡。当时,那墙倒屋塌的惨像,弄得老街上下议论纷纷,一片哗然。我爷爷这回没再来看,只是叹着气说:“我说过,你住的那小楼是座宝楼,以前肯定住过什么神人,不该就这么轻而易举乱拆了啊!”

  我知道,石头不像砖块那么方方正正,尤其是小石头,要砌成高墙,那是很要点技术的。技术不高,或者偷工减料,墙自然会倒。我没有用这样的分析来否定爷爷的断言。倒觉得他的话一下子把我引入到了无限的想象之中。是啊,这座民国建筑老宅的主人是谁?后来还住过什么人?他们在这里有过怎样的喜怒哀乐和悲欢离合?有过怎样的坎坷命运和腥风血雨?

  我想着想着,立马从我们家的小楼想到了老街上的果城里、上海大旅社、朱家大院、青年公寓、十三道房和同乐戏院。想到了我所听来的有关它们的那些传奇故事和至今仍未解开的迷团!

  自然,我也想到了一个人。

  她是我的姨奶奶。

  那是在五十年代初,我姨奶奶一家住在港镇东头胜利街的上小街。所谓街,只是用山上碎石垒成的棚户区。这里全都住着港务局的工人。我姨奶奶的大儿子也就是我的大姨舅就在码头上干活。那时我们家住在二十里外的墟沟院前。一天,我跟着母亲来连云老街看望姨奶奶。姨奶奶病得很重,每天直呼腿疼,到医院查了,没发现腿有病变,可她却疼得要命。那时我还小,只听大人说,我姨爹爹早在解放前就因一次事故,被石头砸断腿又无钱医治死了。姨爹爹被安葬在了他的老家南云台山下的金苏村,因为抢救他时慌乱,把他的那条断腿给弄丢了,所以就没有全尸安葬。姨奶奶在弥留之际说,这是姨爹爹来朝她要腿了,她要赔他的腿去了。不久,姨奶奶真的死了,两人被合葬在了一座坟里。

  从那之后,我幼小的心灵中便对上小街那片石头房子留下了恐惧。我常常会想,姨爹爹真的会来朝姨奶奶要腿吗?如果不是,那么姨奶奶为什么腿上没病,人却要被活活地疼死了呢?……

  这是老街的故事。

  老街还有更多的故事。那些故事都铭刻在了老街的“万卷石书”中,铭刻在了老街人的心头。只是看你如何去寻找,如何去聆听,如何去挖掘!

  我有幸在这座百年古镇上工作了二十多年。我曾先后在连云广播站、港务局宣传科和区文化馆工作。我不仅有了体验老街、采访老街、思考老街的大好机会,同时也搜集到了老街人在苦难的岁月中,挣扎、拼搏和抗争的大量创作素材。

  于是,后来我就以老街旧事,写出了一部《老街有个“捣蛋团”》的长篇小说。

历史文化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历史文化:

  • 下一篇历史文化: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杨光玉:镜花水月盐结缘—板…
    陈士军:东海水晶文化的历史…
    郝海夫:行走在南城古街
    陈  武:上海“葺芷缭衡室”…
    姜  威:与名家的亲密接触(…
    郭战平:林廷玉和海州八景
    张文宝:清澈流水
    刘守迎:走近朱路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