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长篇连载 > 正文
  [图文]相裕亭:盐河人家(一)         ★★★ 【字体:
相裕亭:盐河人家(一)
作者:相裕亭    长篇连载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196    更新时间:2013/7/7    

 

盐河人家

相裕亭

题记:

盐河,途经盐区而得名。

她,溶甘露苦涩于一体。纳,远山清泉厚土之灵秀;积,两岸儿女的雄才英华;借,我爷爷及我们家祖为背景,让大海放开歌喉,若哭若怒若乐若悲地讲述那一个个远古而鲜活的故事。

打码头

盐河,途经盐区而得名。

盐河上游,一直延伸到青翠欲滴的双乳山。雨后初晴,站在盐区码头,可以隐隐约约地望到双乳山的"乳沟"间,悬挂起一条飞流直下的银链,那就是盐河的源头。

盐河下游,河面加宽,人为地开挖成盐河码头。

盐河码头那宽阔的河面上,晴天亮月里,平平荡荡,宛如大家闺秀。赶上雨后山洪咆哮,正巧又与下游的海潮相抵御,那波涛,如酩酊大醉的壮汉,横冲直撞,势不可挡。

来往的船只,穿梭在河面上,停泊在盐河码头。外来的货物和本地的海盐,在那里忙忙碌碌地装卸。

一条条颤悠悠的跳板,搭成了一道道悬在船与盐河岸边的临时"桥梁",光着脚板的汉子们,伸长了脖子,喊着号子,歪歪斜斜地扛来一个个压弯了他们腰肢的盐包或外来的布匹、烟、酒、糖、茶之类,"吱呀吱呀"地踩上那上下欢畅的跳板,脊背上的汗水,顺着他们的腚沟流进裤裆里,"噼叭噼叭"地跌进他们脚下波涛滚滚的盐河。

这就是盐河码头上的脚夫。当地人称盐工。

他们大都是异乡而来的穷汉子,凭着自己的一副好身板,两手空空的结伴而来,有的还领来了女人和孩子,沿河堤搭起一个个低矮的小席棚,那便是他们风里雨里的家。

随时一声惊呼:"船来喽!——"

席棚里,那些正在搓脚泥、找虱子、抽叶子烟、谈论女人美处的汉子们,猛然间,就像遭到野狼骚扰的羊群一样,惊惶惊恐地钻出窝棚,席卷而涌地奔向盐河口码头。

最先达到盐河边,而且是第一个踏上那条伸向盐河木船跳板的,便主宰了那条船上货物的装卸权。他喊呼谁,谁就可以跟他一起扛大包,谁就能挣到船老板白花花的银子。

这样的规矩,不知坚持了多久,骤然间便被武力争斗所代替!

各地涌来的汉子们,全都盯上了船老板手中的银子,以乡情、父子、同胞、家族相互连帮,形成了一个个争霸的团体,各自派人昼夜守候在码头上,不等船只靠岸,便有三、五个不同家族或帮派的壮汉,同时踏上了那条船的甲板。

刹那间,争吵与怒吼,都是徒劳的!唯一能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棍棒、拳头。

殴打中,一同滚进盐河的,那是常事。残酷的,要算是棍棒在对方头上"咔嚓"一声折断,或是棍棒下劈开的头颅,鲜血,像礼花一样绽放!

那种惨不忍睹的血腥场面,是家族、帮派之间强肉弱食的较量,也是生存的本能。有时,一群男人倒下了,又一群男人涌上来!最后,连持刀追来的女人和孩子,也都相继倒在血泊中。

爷儿们,把械斗中能挂上"彩"的汉子,算作穷汉子中的英雄!敢往死里拼杀的,那是英雄中的英雄!大伙儿都把求生的路子,盯在了盐河码头。而盐河码头又容不下那些蜂拥而至的汉子们。

头破血流中,都知道那不是办法。但,谁也没有办法。

忽一日,斗红了眼的汉子们,想出了一个选取龙头老大的损招!

两个大汉,抬来一口八印大锅,支在盐河码头,架起干柴,燃旺了一锅"咕嘟嘟"冒着青烟的热油。

最先被扔进油锅的,是一只事先准备好的耗子。

那时间,油锅里已经青烟盘绕,围在油锅边的汉子们,一个摩拳擦掌,拭目以待。

然而,当那只"吱吱"怪叫的耗子,被扔进油锅后,凄惨的尖叫,瞬间就被"噼叭"的油炸声所代替,几乎是眨眼工夫,那只浮在油面上蠕动的耗子,便散发出了焦糊的膻腥味,如一块乌黑的焦碳一般,在油面上收缩、变小,并滋啦啦地冒着缕缕青烟!围在锅边的汉子们,一个个全都被那样的景致看呆了。

随后,就听有人大吼一声:"抓码头喽!——"

喊声中,油锅里被人"喳喳喳"撇进三块亮闪闪的大洋。

摸吧,哪个爷们有种,能在油锅里摸出那三块大洋,这码头就是他的了。

一时间,围在油锅边的汉子们,有挽胳膊的,有瞪眼的,可就是没有哪个真的把手臂伸进油锅中去。

那油锅里的油,太热了!或许还没把你的胳膊伸到锅底,就已经变成刚才那只燃烧成焦状物的耗子了。所以,油锅边的汉子们都跃跃欲试。但,谁也没有把胳膊真扎进那冒着青烟的油锅中。可不摸出那大洋,这盐河码头又该怎样定夺呢?

焦灼不安的期待中,锅底下的干柴却愈燃愈旺,眼看就要冒火苗的油锅,把蹲在油锅前面的汉子烧烤得大汗淋漓。

忽而,有人大吼一声:"闪开!——"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蹲在锅边的一个大汉,两眼喷着凶光,突然把一只胳膊扎进了深深的油锅!随着"啊呀!--"一声惨叫,那人,当即倒在锅边。人群中,当即炸开了锅一样,推抬人救人。而喊号的汉子,还在大声鼓动:

"还有哪一个?上呀!"

喊声中,锅边倒地那个汉子,正凄惨地呼喊出十分碜人的鬼叫声。他的一只胳膊没了,那时刻,正是他疼痛难耐的时候。

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我英勇的爷爷。

当天,我爷爷的手还没有伸到锅底,就已经不是他的手了。我爷爷饱含着遗憾的泪水倒在锅边,他紧咬着牙根,痛恨自己没有摸出大洋,一块也没有摸到。

我爷爷的同伙,把我爷爷从锅边抱起来的时候,我爷爷那只燃如碳灰的胳膊上,还在冒着扑扑的蓝火苗。他们一个个都红眼了,声斯力竭地帮着那喊号的人叫喊:

"还有哪一个有种的,上!"

"上呀!"

"…….."

喊声,惊出死一般的沉静。

所有围观的汉子们,全都被我爷爷那副惨状惊呆了,再也没有哪个,再敢把胳膊伸进那冒着青烟的"咕嘟嘟"油锅里。

至此,盐河码头,就是我爷爷的了。

亮    背

我奶奶的后背很漂亮。

许多年以后,我爷爷一想起我奶奶初嫁时,那白嫩如羊脂的后背,眼睛里立马都会充满了激情。

但是,我爷爷不喜欢我奶奶。

我爷爷娶了我奶奶以后,又在盐区娶了小奶奶。

我奶奶从来不过问我爷爷在外面的事。以至,我爷爷在盐区丢掉一只胳膊,我奶奶都是好多年以后才知道的。

我爷爷娶我奶奶的时候,根本就不认识我奶奶。

我奶奶出嫁的时候,很气派!送亲的队伍,一直连到双乳山角下的竹园里去了。那一番锣鼓喧天的闹腾,才叫气派哩!七沟里涧的双乳山里,没有哪个不晓得我爷爷迎娶新娘子的。

夜晚,洞房花烛,我爷爷猛不丁地掀开我奶奶的大红盖头,我奶奶害羞地把脸拐在一旁,我爷爷弯腰要去抱我奶奶,我奶奶拧着身子,摆弄着手,让我爷爷先到一边去。

我爷爷这才醒悟,我奶奶做了一整天的新娘子,尿屎都憋在大红的裤裆里。此刻,关门、净房了,她也该放松一下。

我爷爷殷勤地想给我奶奶端小马子(尿盆),我奶奶摇头,又摆手,口中念念有词地说:"官人,我的大官人,这可是万万使不得的!"我奶奶没好说,女人家的小马子,只有女人来端,男人端了,是要掉火星的。

我爷爷的家道并不是太富裕。

我奶奶可是双乳山那边有钱人家的女儿,她嫁给我爷爷的时候,双乳山上的一大片竹园子,都跟着我奶奶嫁了过来。我奶奶虽然没进过学堂,但我奶奶能读懂《百家姓》、《女儿经》,还有《西厢记》哩!她知道每个男人头上都有三把火,那是男人在外面支撑天下的资本,一旦是让男人端了小马子,头上的火星就会灭去不少!

所以,在我奶奶大婚的那天夜里,我爷爷殷勤地想给我奶奶端小马子,被我奶奶执意挡在一边。

我爷爷退到外面的客厅里,燃上一支烟,想等我奶奶方便完了喊他,可我爷爷在外面客厅里连抽了两支烟,都没有等到我奶奶喊他。

我爷爷等不及,走近洞房,轻轻地打了一下嗓子,暗示洞房中的我奶奶,他要进来了,可洞房里没有反应。我爷爷顾不得那么多了,随手掀开那雕龙绣凤的门帘。

刹那间,我爷爷愣在那儿了,洞房里红烛的温馨,让我爷爷找不到我奶奶躲在哪儿啦!细看,才惊喜地看到,我奶奶已经默不做声地躺在细软的婚床上了。

最先映入我爷爷眼睑的,恰似一块亮晶晶的软玉。那可是我奶奶半露在棉被外面的,白如羊脂细嫩的背后哟!中间,还系着一道打着鸳鸯结的红线绳儿。那个纤细、乖巧的鸳鸯结儿,不紧不松地牵着我奶奶胸前的花兜兜,它正期盼着我爷爷一下一下地给她解开呢。

那一年,我爷爷刚好十七岁。

十七岁时的我爷爷,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鸳鸯结儿,要他亲手去解开?我爷爷看到我奶奶那么白皙的后背,一下子就呆在那儿了。

我爷爷从来没见过女人那么好看的后背,更没有想到女人的后背,还是那样的好看。

我爷爷两眼直盯盯地看着我奶奶那亮闪闪的后背,下意识地掐灭了手中刚刚点上的一支烟,眼睛始终没离开我奶奶那光滑滑的后背儿,手中"噼叭噼叭"地连解下两三层衣扣儿,胸腔里涌动着的激情,就像盐河中奔突而来的山洪,遇上势不可挡的海潮那样,一下子就涌到我奶奶的床上了。

第二天,我爷爷才看清我奶奶是个麻子,而且,脸上的麻窝中,是大麻子套小麻子,麻子里面还有麻子。

我奶奶其丑无比。

我爷爷一下子傻了。

我爷爷的大哥,我的大爷爷,劝导我爷爷,说:"男人三件宝,丑妻,薄田,破棉袄,再说啦,人家不是带着那片竹园子来的吗!?"那话的意思,是不容再辩的。

我爷爷的父亲死得早,凡事都听我大爷爷和大奶奶的。

但,这一回,我爷爷弃婚而逃。

相裕亭:著有长篇系列小说《盐东纪事》、《盐河人家》、《盐河旧事》三部。其中,《盐河人家》获“五个一工程”奖。小说《威风》、《偷盐》、《小城画师》、《合唱》等获第8届、第10届、第11届、12届全国小小说优秀作品奖,作品集《忙年》获“冰心文学奖”。近百篇作品被《小说月报》、《中国现当代文学大系》、《世界华文微型小说精选》等选刊、选集选载。代表作《威风》、《大厨》、《偷盐》、《赛花灯》、《无言的骡子》等作品,被上海外文教育出版社翻译成英、日、法文介绍到国外。2005年为中国小说排行榜上榜作家。结集出版了《偷盐》、《落雨》、《村路一里长》等八部作品集。

                                      (责任编辑:唐金鑫)

长篇连载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长篇连载:

  • 下一篇长篇连载: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吕成运:人杰千古豪
    孙希贵:西楼月(一)
    李洁冰 李雪冰:刑警马车(二…
    姜  威:沉浮海州王(二)
    相裕亭:盐河人家(二)
    吕成运:人间救药(二)
    剑之晶:我嫁给了乡下人(二…
    姜  威:浮沉海州王(一)
    剑之晶:我嫁给了乡下人(一…
    吕成运:人间救药(一)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