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长篇连载 > 正文
  姜  威:沉浮海州王(二)         ★★★ 【字体:
姜  威:沉浮海州王(二)
作者:姜  威    长篇连载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3923    更新时间:2013/10/25    

沉浮海州王(二)

 

姜威

 

打南京立"头功"

作为张勋定武军中最年轻的“团”级军官,白宝山虽然带了兵,有了权,却还没有出生入死打过仗,不免觉得心虚,总想能有“动真格”的机会,也好建点“武功”,硬一硬自己的根基。

进驻海州三年后,机会来了——张勋命令白宝山当“先锋”,火速出兵,攻打南京。

为何要打南京呢?

原来,在这3年里,时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1911年10月10日,革命党人策动清朝新军举行武昌起义,辛亥革命爆发。1912年元旦,国民党在南京成立临时政府,孙中山当选临时大总统;是年2月12日,宣统皇帝溥仪正式退位,清朝灭亡了,与此同时,原任清政府内阁总理大臣的袁世凯玩弄阴谋诡计,伪装拥护“共和”,暗中控制手下的军队,并勾结帝国主义,笼络党羽,以致窃取了孙中山领导下所取得的胜利果实。1912年3月10日,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把在南京的参议院和政府机构迁到北京,建立起北洋军阀政府。1913年春,孙中山发动“二次革命”,国民党军队又占据南京,与北洋政府对峙。袁世凯急了,为拔掉这颗眼中钉,便于当年7月派冯国璋摔张勋、雷震等部北洋军攻打南京。

偏踞海州,在风云变幻中安然无恙的白宝山,接到了张勋的命令,自知开创“武功”的时机到了,高兴地拍了下桌子,叫声:“好!”马上带领队伍奔到前方,投人南京之战。

当时,打南京的各路北洋军作了这样的分工:冯国璋部攻北门,雷震部攻南门,张勋部攻太平门。

冒着瓢泼的暴雨,北洋军包围了南京。袁世凯事先作了许诺,谁先打进南京城,就让谁当江苏全境的最高长官。张勋原本就是盘踞江苏的高官,辛亥革命中被国民党打出南京,逃到了北方,这回卷土重来,很想再握权柄并图能有更高的升腾。但攻城总司令不是他,而是袁世凯指定的冯国璋。张勋知道袁有“内定”",要把"江苏都督"的职位给冯,争权的唯一希望只好寄托在袁的"先人关者王之"的许诺上了.因此,张勋疾颜厉色地命令当先锋的白宝山:“峻青(白宝山的字)!给我狠狠打,啥牺牲都别怕,一定要先进南京!”

“是,大帅!”

白宝山欣然领命,当即指挥部队,猛烈攻打太平门,顿时枪声震耳,弹火纷飞,很快就攻到了城下。

然而,守城的军队也不是好惹的,待白宝山的人马攻到跟前,突然“就近”开火,一阵猛打,压住了汹汹的攻势。白宝山见前面的士兵趴下了,忙令二梯队冲上去,怎奈对方的火力很强,冲到城下又被顶住了!

时值盛夏,烈日炎炎,在酷热的天气里打了半个月,其中多次使用云梯强行爬城,都是徒增伤亡。白宝山眼看太平门久攻不下,心里急得直冒火,很怕张勋说他是“狗熊”,便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脱掉军服,光着膀子,来个赤膊上阵,奔到前沿督战,显示自己是个不怕死的将军。可那骨头太难啃了,打着打着,不少士兵嗷嗷叫地退了回来。白宝山大怒,扬起指挥刀乱砍退下来的残兵,喝道:“龟儿子,谁也不许退,都他妈的给我上!”逼着队伍回头再冲。如此激战数日,还是破不了城门。

    所幸冯国璋、雷震部,攻打各门也都受阻,没一个抢了先的。张勋不仅没有责怪白宝山,反而对他的表现大加赞赏,给予“身先士卒”、“不怕牺牲”之类的好评,并鼓励其“志在必胜,尽早报捷”。

白宝山手下有个副参谋长,名叫王馨兰,字馥生,此人有点文化。他见部队死伤近半,硬打不行,就出了个主意,说是看样子不能再强攻了,最好智取。

“怎么个‘智取’法?”白宝山急切地问,希望这个副参谋长能有高招。王馥生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把“智取"的办法说了一遍。白宝山觉得不错,就点头采纳了。

当日夜晚,白宝山组织士兵挖掘地道,秘密地将地道通向太平门旁边的一角城墙,同时命人找来一口很大的棺材,在棺材里装满炸药,安上引爆的雷管,试图来个出其不意突然袭击。

第二天夜晚半时分,地道神不知鬼不觉地抵达城下,装满炸药的棺材也随之运上去了。此时天上月朗星稀,大地一片寂静,只有微微的夜风传送着时起时伏的蛙鸣……

传令兵报告,前头准备就绪,张弓待发。白宝山看着夜光表,猛地把手一挥,吼了声:

"炸!"

轰——!刹那间惊天动地一声响,棺材爆炸了,只见火光熊熊,硝烟腾腾,太平门旁的一角城墙匍然倒塌,露出一个大大的缺口。白宝山当即舞着指挥刀,大叫:“弟兄们冲呵!”没让城里转过向来,便领着人马冲进城去。

首先入城,是为“头功”,由此白宝山声名大振,也给张勋争了荣光。事后,袁世凯取消“内定”,兑现诺言,授予张勋“江苏都督”之职,任命白宝山为“海川镇守使”,增拨钱粮,扩充军队,使白宝山的实力更强了。

 

避张勋投李纯

张勋当上江苏最高长官后,干了不到一个月,竟捅出个大娄子:驻扎在南京城里的部队,放假时疏于约束,有一群士兵酒后失控,和日本人发生冲突,开枪将日本人打伤了三个。为此,日本向北洋政府提出“强烈抗议",并联合英国和美国,非要袁世凯撤掉张勋不可。这个要求正中袁世凯下怀,仍按原先的计划,派冯国璋去南京当江苏都督,把张勋撤换下来委任为“长江巡阅使”,限他只能驻兵于苏北一带的地盘。

白宝山得知这些消息,感到靠山有点靠不住了,就对张勋“敬而远之”,不像以前那么样地感恩戴德唯命是从,往往借口“路远”、“病了”而不去徐州参加张勋召开的会议,一心经营海州的家底儿,想搞“独立”。

这情形,张勋岂能毫无感觉?他想整治一下白宝山,但又考虑到白是打南京的功臣,弄不好会落下“推完磨杀驴吃”的恶名,有损“大帅”的气度,于是挖空心思作了个决定:任命徐州干将张文生为“徐海镇守使”,辖徐州到海州一线。这样,就使“海州”从属于“徐海”,你白宝山还能独立吗?

张文生是张勋手下的头号武将,原任徐州镇守使,经常在张勋身边,代张掌握定武军的整个部队和地盘,算是二把手。白宝山同他既有交情又有芥蒂,可谓“面和心不和”,打南京后很少来往。现在张文生要管海州了,白宝山仗着有功对张文生很不服气,几次向张勋提出自己可以管好海州都没有得到应允,气恼之下,他呈文向袁世凯表功告状,声称自己立了功还受到排挤…这一状挺有效——袁世凯指示张勋“稍安勿躁”,“谨言慎行”,不可亏待有功之臣,要让白宝山心情舒畅地镇守海州。张勋见袁世凯说话了,不好违拗,这才撤回成命,不许张文生管辖海州了。白宝山回避张勋的羁绊,独揽海州军政大权,但也有不少的顾虑,怕张勋不放过他。

虑了两年多,不见张勋报复,反倒迎来"大喜"事儿——1915年12月12日,袁世凯在北京称帝,于1916年元旦举行登基大典,为此大事“加封”,受封的名单中列有白宝山。他被封为“一等男”,并被任命为改了制的“海州镇守使"。职号虽轻,但有“一等男”的头衔,身份重了许多。

更为“荣耀”的是,白宝山收到袁世凯特颁的“洪宪”年号瓷器一套。这是袁世凯为登基赏人而在景德镇定烧的,据说只定制200套,设计精美,质量极高,在中国近代瓷器史上首屈一指,得此赏品者,皆是有功的要员,表明受到了"皇上"的宠爱。

白宝山获得这些"恩宠"就不怕张勋怎样了。

然而过不多久,全国掀起了讨袁浪潮。袁世凯害怕了,不得不在2月25日宣布“缓办帝制”的文书。他只做了83天皇帝梦就垮了台,并由此一病不起,在国人的唾骂声中于1916年6月6日死去!

白宝山听到这个消息惊愕不巳,赶紧把袁世凯所颁的赏品收藏起来,提防受到牵连。

不过有惊无险!

当时,不仅没有谁“顺藤摸瓜"追究袁世凯小朝廷的要员,反而出现了军阀分裂、割据的局面——袁世凯手下的两员大将段祺瑞和冯国璋,在袁死后紧紧抓住各自的兵权,分别获得日本、英国的支持,形成"皖"(段棋瑞是安徽合肥人)、“直”(冯国璋是直隶河间人)两大军阀派系;稍后,东北奉天海城人张作霖拉起队伍,以日本为靠山,发展成“奉系”军阀,控制了东北三省;云南“滇系”,广西“桂系”等军阀势力也都各据一方。军阀们各打各的算盘.各扩各的人马,远在海州的白宝山也就“平安无事”了。

在此期间,白宝山的顶头上司张勋乘机在徐州一带加强实力,把军队扩充到两万多人,规定所有官兵继续留着辫子,自成一个军阀派系,其军队被称作“辫子军”,他也被称为“辫帅”。张勋怀有"大清"情结,自持能耐不小,竟邀请各地复辟势力的代表,在徐州成立“十三省区联合会”,俨然成了复辟活动曲"盟主"。

白宝山对张勋露骨搞复辟的做法不以为然,但张勋毕竟是自己的上司,也不好表示反对,就来了个“你搞你的,我干我的”,用种种理由避开张勋的拉拢,一直不去徐州“议事”。

1917年6月7日,张勋率领辫子军北上,进入北京城,迫令北洋政府总统黎元洪辞职,并联合拥向京津一带的复辟势力,把清朝废帝溥仪“请”将出来,让他宣布复位,仍称“宣统”。

这一倒行逆施,立即遭到国人的强烈反对。张勋复辟仅仅经历了11天,就以彻底失败而告终。白宝山庆幸自己没有卷入复辟的漩涡,“事后诸葛亮”似地对人讲:“万把人搞复辟,哪能干得过四万万{当时统计中国人口为四亿),十万人打一个,一人吐口唾沫就把他淹死了。这下可好,张大帅臭名远扬了!”

至此,白宝山与张勋完全脱离了关系。

作为地方军官,怎么的也显势单力薄,总得有所依靠吧?白宝山考虑再三,决定投靠一个人。谁?李纯。

李纯,字秀山,北洋行伍出身,天津人。天津靠近芦台,该李算是白宝山的大同乡。张勋复辟失败后,冯国璋要从南京去北京当总统,就把李纯调到南京当江苏督军,1917年8月初就职,他部下师旅长级的高级将领有齐燮元,陈调元等等,皆是河北省人。“老乡老乡,自成一帮”,军阀都特别注重乡亲关系,所以,白宝山一递上“自我介绍”的帖子,很快就得到李纯非常亲切的回音,称白宝山为“乡雄”、“虎将”,要他“稍候待命”,“守土勿松"。

为套近乎,白宝山带上几车海货前往南京拜会李大都督,受到李纯的热情接待。白宝山与李纯麾下的两员大将齐燮元、陈调元拜了把兄弟。齐燮元原是河北省宁河城里的秀才,和白宝山同县;陈调元家在河北省安新县,算是邻县老乡。此二人.对白宝山后半生影响甚大。

不久,“公文”下来了。李纯作的主,呈报冯国璋获准,将白宝山的部队编为江苏陆军第一师,白宝山升为师长,仍然兼任海州镇守使,地位巩固不说,军权也是“更上一层楼”了。

                               (编辑:唐金鑫)

长篇连载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长篇连载:

  • 下一篇长篇连载: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吕成运:人杰千古豪
    孙希贵:西楼月(一)
    李洁冰 李雪冰:刑警马车(二…
    相裕亭:盐河人家(二)
    吕成运:人间救药(二)
    剑之晶:我嫁给了乡下人(二…
    姜  威:浮沉海州王(一)
    剑之晶:我嫁给了乡下人(一…
    相裕亭:盐河人家(一)
    吕成运:人间救药(一)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