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长篇连载 > 正文
  [图文]姜  威:浮沉海州王(一)         ★★★ 【字体:
姜  威:浮沉海州王(一)
作者:姜 威    长篇连载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782    更新时间:2013/8/12    

 

浮沉海州王(一)

 

姜 威

 

内容提要

“白大个(白宝山),海州王,队伍一拉十里长……”——这句民谣曾在上世纪初期流传于江苏东北部广大的海属地区。

1909年,白宝山带兵进驻海州,任“海州镇守使”,自此当了长达十七八年的海州之“王”。本书纪实传真,展现出这一风云人物由“浮”到“沉”的曲折历程,具有引人入胜、动人心弦、发人深思的艺术魅力。

书中,还有反映海属地区各个时期出现的一些名人名事,可给大家增些见闻和谈资。

 

引子

19422月底,春寒料峭,阴沉多日的天空落下了迟到的雪花。此时,在“陪都”重庆,国民党《中央日报》第四版发了条令人诧异的消息:

“中央社讯:军事参议院中将参议白宝山逝世。”

拢共18个字的这条消息含而糊之,没有亡故日期,没有因何而逝,更没有哪怕是短短几句的经历介绍或评语,公众不明白者议论道:这个白宝山,何许人也?

白宝山——哦哦,这可是个曾经赫赫于海州地区的名字!

海州,位于江苏省东北部的黄海之滨,是连云港市境内的一座古城。历史上,海州素以“淮口巨镇”、“东海名郡”著称,州府曾辖灌云、赣榆、沐阳、淮阴、淮安等地,区域相当广阔。明代作家吴承恩,以海州的花果山为背景,写出《西游记》;清代文士李汝珍,在海州所属的板浦多年笔耕,著成《镜花缘》。这里的云台山峰峦叠嶂,这里的黄海潮连云接天,有诗赞道:

山如驾海海围山,山海奇观在此间。

乘兴时来一登眺,恍疑身世出尘寰。

1909年夏天,白宝山以定武军第四路统领的身份带兵进驻海州,继而担任“海州镇守使”。从那时起,到1927年,他操纵兵权,联结势力,一方独霸,妻妾几名,财产无数,与袁世凯、张勋、孙传芳、蒋介石、阎锡山、齐燮元等军阀或国民党的头面人物打过交道,更和做过江苏、安徽、山东三省最高长官及国民党军事参议院院长的陈调元“情同手足”、“同舟共济“,如此离离拉拉当了十八年的海州之“王”。

墟沟北固山上,他的私人别墅“白家大楼”鹤立林间,曾是动人望眼的海宾一景。

古老的海州城里,他的司令部大厦巍巍三排,形同宫殿,曾是令人生畏的地方。

有谣曰:“白大个(白宝山腰圆膀阔身高一米九,得此诨名),海州王,队伍一拉十里长……”

这样一个好不威风的地方军阀,小时候家贫如洗,忍饥挨饿,当学徒时受尽欺辱,20岁前还斗大字不识一个,可以说是泡在苦水里,他是怎样从深深的水底浮上为“王”之层?后来又沉下去了,沉呵沉呵,一直沉到家败人亡、孤魂无依的境地。

于是在江苏地面上,在连云港市悠悠漫长的历史中,留下一段“海州王”浮沉的故事,其“情节”复杂得令人难以想像,包括白宝山与几个女人的“爱情”,都似万花筒中多变之景,显得光怪陆离。倘有兴趣,看罢也许不止只是唏嘘……

从芦台到海州

按说,白宝山与海州,原本风马牛,一星半点儿干系也没有,是哪阵风将他从大老远的地方吹到这里,继而如虎添翼,“占地为王”?

这得从头说起。

公元1987410日(清光绪四年三月初八),在河北省宁河县一个叫“芦台“的小镇里,白宝山出生了。

那会儿,他的父亲游手好闲,高兴了做点小买卖,可一有俩钱,就拿到赌窟里去“玩”,常常是挣的没有输的多。因此家徒四壁,穷得往往揭不开锅。幸亏母亲么氏能吃苦,整天给人家洗涮、缝补,凭劳力苦点小钱勉勉强强维持家人的生存。

白宝山好不容易长到十四五岁的时候,逢上甲午战争。芦台一带走马灯似的过往军队,搅得兵荒马乱,鸡犬不宁。他那不正干的父亲连小买卖也不想做了,见生活无着,置白宝山及其三个妹妹连同么氏于不顾,把家一扔,跑到“口外”去了。如此,他家雪上加霜,日子更惨!

好在白宝山长势不错,虽是十多岁的少年,身架子却比一般成年人还要高大,被街坊戏称为“白大个子”。有这么样的“自然”条件,经人介绍,他被送到芦台西门外一家豆腐坊当个学徒。

这期间,他不声不响地只是闷头干活,叫他扛包就扛包,唤他推磨便推磨,滤浆、打卤、劈柴、挑水、送货、喂猪,什么都干,到晚上还得端热水给坊主洗脚,听坊主娘子的唠叨。

坊主是他的远房三叔,好歹没出“五服”,算是近亲。可那坊主娘子很凶,老找茬拿捏他的不是,动不动就骂,还嫌他饭量“大”而生点子凑合他的饮食,时常倒点剩饭、盛点没油的稀汤作“供应”,弄得他猪狗不如。

无奈是“端人碗,服人管”,加上他年龄尚小,还没有生成多大的胆子,他只有逆来顺受的份儿,怎敢反犟!平日里“三婶长,三婶短”地叫着,希图坊主娘子能够给予恩典,可是怎么的也唤不来人家的亲情,只好有泪往肚子里咽,时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方敢捂着嘴抽泣几声……如此苦熬三年,眼看就要“满师”出门了,但那“三婶”不依不饶,说他手艺还不行,功夫还没练成,数落出种种打坝的理由,逼他无偿无报再干下去。

此时的白宝山已是十七八的小伙子了,感知到坊主娘子的歹毒用心,受不了了,一气之下,他来了个不告而别,卷起铺盖像他父亲那样,连家里人也没打声招呼,也跑到那“口外”去了!

所谓“口外”,是指北方名城张家口以外的地方。那儿“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辽阔的大草原上逶迤着如黛的大山。

白宝山于19865月间来到了这里。

凭着18岁的一身力气,他闯进山中找到一个窑主,领了一把闪亮的大斧头,给人家伐木烧炭。拼死拼活干到秋天,忽然有一大帮土匪冲进了这一带的深山老林,当地都管土匪叫“红胡子”,其中多是些走投无路的穷汉,也不乏有点拳脚刀枪功夫而又讲点义气的“能人”,并非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白宝山脑筋一转,与土匪中的“能人”,打上交道,学会一些武术并练成双手放枪的“绝活”。后来,他下山学牧马,渐渐地竟学出了高招,成为一群牧马人的头头。

一天,他领着几个牧马人到月牙湖去弄水,走着走着,忽见远处有一群马疯了似的狂奔而来。白宝山一看情形,便知这是炸了窝的马群,当即大喝一声:“上去,拦住!”带头冲向前去,纵身一跃,狠狠地抓住了跑在最前头的一匹马的鬃毛。那马拼命挣扎,怎奈力气比不过白大个子,只好老实认输。

逮住了头儿马,马群顿时“冷静”下来,都不跑不溜地低头吃草。没费多大事,几个人就把这群马儿“俘获”。

事后,白宝山见这批马无主认领,就和在场者串通,决计将马分而卖之。他拦马的“功劳”大,自然得到数量上的“大头”,把马带到张家口,很快就都卖掉了。如此,发了一笔飞来之财!

腰里有了这笔钱,白宝山便不到草原干了,赶回芦台,买上一处房子,与母亲和三个妹妹住在一起,算是建了个新家。不久,大妹、二妹相继出嫁,到芦台街上两户手艺人家去了。此时的白宝山20多岁,经媒人说合也结了婚。

发妻姓杨,没名字,贫民出身,自小就拣煤核儿,“缝穷”(即是给穷人家洗补旧衣),在贫穷的挣扎中磨练得又能干又硬气。只因营养不良,杨氏身高仅有一米五左右,与白宝山站在一起,犹如高头大马旁边靠着只矮小的羔羊,显得很不相称。好在杨氏聪明,勤劳,理家有方,大小事情皆能操办得稳当、省钱,所以白宝山对她很是敬爱,几乎言听计从,因而芦台镇上传有“白大个子怕小媳妇”的戏言。

当时晚清政府腐败不堪,加上八国联军烧杀抢掠,到处百业萧条,民不聊生,芦台小镇也是如此。白宝山在镇上找啥事都找不到,觉得这么“坐吃”下去必会“山空”,就和杨氏商量出去找点事干,杨氏含着泪答应了。

此番出门,白宝山闯到了北京,先是给一个小京官当差,不久又转到一个军官家里当马弁,由此穿上军装,算是“入伍”当了兵。

说来也巧,在白宝山当马弁的时候,有一天,定武军首领张勋到那军官家里作客,见白宝山身材魁梧出众,很是喜欢,就对军官咬上耳朵,低声说:“这小伙不赖,能不能把给俺呐?”那军官趁势巴结,说“行”,就将白宝山“给”了张勋。

这么个相当偶然的机遇,却使得白宝山时来运转,逐渐登上升腾的台阶!

起初,张勋让他当自己的卫兵,他像“护法神”韦驮不离张勋左右,一有风吹草动就拔出枪来扫视八方。张勋见他忠于自己,非常高兴,就提拔他当班长、排长,让他领着卫队看家护院。他把几十名卫兵管的服服贴贴,显现出带兵的能力。这样一来,张勋更高兴了,就带他到徐州、南京一带参与军事活动,自然是有意栽培。不多久,白宝山由排长一跃升为营长。

宣统年间,任江南提督兼江防大臣的张勋,为扩大势力范围,将其管带的定武军化分改组,编为多路,以“江海亟须联防”的名义,呈上请命的奏折,经朝廷“恩准”,于190988挥师北进。其中的第四路,官兵约5000人,由白宝山担任“统领”(相当于团长),负责苏北东端的海防。

就这样,时年31岁的白宝山奉张勋之命,带领人马到了海州。(待续)

 

姜威,早先在江苏省新海中学做过20余年语文教师,转入文艺界后,小说、诗歌、故事、散文、戏剧、曲艺、杂文、随笔、评论什么都写,被人戏称为“多面手”作家,曾任连云港市文学工作者协会主席、《连云港文学》主编、市文联副主席兼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出版过《姐姐要出嫁》、《龙腾虎跃》、《〈西游记〉外传》、《猪八戒出生记》、《聪明人的故事》、《先行之光》、《最好的献礼》、《连云港民间传说》、《东海孝妇》、《生活感觉》、《比美》、《浮沉海州王》等13部著、编之书,零星发表各类作品百多万字,《飞刀孙二娘》、《小姐洞》、《浮沉海州王》等30多件作品获奖,搞民间文学集成荣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江苏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故事学会、江苏民间文艺家协会理事,其名及文绩载入《中国文艺家传集》和《中国当代文艺界名人录》。主编《连云港文学》期间,乐于“为他人作嫁衣裳”,扶持和培养了不少文艺新苗。

(责任编辑:唐金鑫)

长篇连载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长篇连载:

  • 下一篇长篇连载: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吕成运:人杰千古豪
    孙希贵:西楼月(一)
    李洁冰 李雪冰:刑警马车(二…
    姜  威:沉浮海州王(二)
    相裕亭:盐河人家(二)
    吕成运:人间救药(二)
    剑之晶:我嫁给了乡下人(二…
    剑之晶:我嫁给了乡下人(一…
    相裕亭:盐河人家(一)
    吕成运:人间救药(一)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