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作协动态 文坛广角 作家风采 文学评论 作家在线 诗歌家园 散文天地 小说园地 校园作家 文坛撷英 报告纪实 长篇连载 历史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 连云港作家网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 报告纪实 > 正文
  [图文]叶维友:沸腾的咸水滩         ★★★ 【字体:
叶维友:沸腾的咸水滩
作者:叶维友    报告纪实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2073    更新时间:2013/7/12    

 

沸腾的咸水滩

 

叶维友

 

千年一梦今安在,百年沧桑红颜改。

十万锦旗染水滩,一腔热血洒银海。

——题记

 

引篇:春天涌起生命的律动

200935,连云港市常委议港会议作出全力推进徐圩片区开发建设的决策布署。610,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以连云港为龙头的《江苏沿海地区发展规划》。617,徐圩开发建设指挥部成立。2010927,连云港市成立徐圩新区管委会。201111,徐圩盐场正式“托管”与徐圩新区,同年74日,国家东中西区域合作示范区在徐圩新区揭牌。

这是怎样的信号?它们是有关徐圩变化的千年一举,必将打破徐圩滩涂四千年的沉寂,必将以雷霆之势震撼祖辈靠晒盐为生徐圩人的心灵。当我挺身踏入一片片破土动工的建设工地,已然发现这群激情澎拜的徐圩人乘势撵上苏北沿海开发的快车,挺起跨越时代的脊梁,跑在前面,面朝大海,舞动双臂,颠覆落后。

这是怎样的群体?他们紧抓苏北沿海开发新机遇,为后盐场时代的未来发展未雨绸缪、决战徐圩。当我从2009年的春天一路走来, 激情涌动的徐圩人,正以服务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为重任,满载着必胜的信念扬帆起航!他们本是一群海的女儿,盐的子孙,为了不再忍受千年的孤寂和苦涩的生活,在“盐田服从港用、工用、市用”的开发大局上达成共识,义无反顾选择涅槃重生,让咸水滩从此沸腾不已。

上篇:机遇开启梦想的航程

当第一面红旗迎风飘扬在徐圩的滩涂,当第一辆工程车驶进徐圩的心脏,当第一声锤响回荡在徐圩的天空,徐圩人的梦醒了。这是一个令人振奋和欣慰的时刻,许多惊异的目光循着涌动的海面上下浮动,沿着滩涂的锦旗左右摇摆。顷刻间,徐圩人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感觉,来不及细想的发展“诱惑”,一举推涌着他们面朝大海、奔跑向前。苏北沿海开发的机遇顿时如十五的潮水灌满世代徐圩人孤寂的心胸,千年梦想的蓓蕾,绽放出希望的花朵。

俗话说,雁无头不飞。为了更好地引领徐圩人摆脱孤寂守旧习惯性思维的困扰,充满希望展翅高飞,徐圩盐场投资公司领导班子勇担重任,充分利用自身盐田资源和集团公司“后盾”的优势,以一种“后发先至”的精神状态,在全公司范围内展开“思想引导大共识”行动,为职工梳理惊喜又胆怯的矛盾思绪,彻底化解他们心中“遇喜不前”的纠结。

2010年新年伊始,徐圩盐场投资公司新任领导班子来不及采摘前一年生产经营的成果,匆忙走滩头、看塘头,就徐圩新区按时序开发徐圩盐田的现状,分头调研盐养产业在盐田开发过渡期的持续稳定、快速高效发展和转型产业定位发展的课题。一路走来,班子成员和承租人、普通职工走哪看哪、看哪谈哪,纷纷就徐圩眼前的开发和对盐养产业的影响畅所欲言。一路走来,有职工的声音,有养殖户的声音,也有正在盐田腹地抛填施工者的声音。有声音就有方法,有方法就有出路。

融入在先,发展在前。为了更好地融入发展,徐圩盐场投资公司及时完善与徐圩新区的对接工作机制,成立项目开发应急事务中心,组建一支极具“团队”意识的管理队伍,以“请进来、走出去”的学习取经工作法,在对接事务上与新区开展经常性的沟通和会商,推动对接工作系统化,全力争取产业、项目、投资、财税、科技、转岗、困难救助等相关政策,为持续推进盐养稳定发展、产业高效转型搭建平台。

也正因为徐圩新区的开发建设,徐圩盐场投资公司结合发展实际高瞻远瞩,坚持“以盐养产业为基础、以石化工业为主导、以园区配套服务产业为支点”的发展方向,“围绕大港口,发展配套产业”转型战略,制定实施利润目标两亿元的“十二五”发展规划,配合集团公司总体布局,充分发挥区域优势,大力发展仓储、物流、保洁等劳动密集型过渡产业,妥善安置转岗职工,确保在产业转型过渡期,企业的经济发展、职工的生产生活都得到平稳地过渡,实现企业科学化发展、职工城市化生活目标。

开发建设的车轮扬起弥漫的风沙,四通八达的柏油路网住盐田昔日的梦想。我们该如何到达?希望在就在盐河的边上。我们该如何穿越盐田?身边的川流不息的车辆迫使着我们边走边想。一年的时间,徐圩人理清迷乱的思绪,任凭“徐圩港”围海吹填的声势有多大,任凭新区项目建设的脚步有多快,都不曾紊乱“强盐稳养”的脚步,都不曾放弃从开发的缝隙中寻求产业转型、自我华丽转身的每一个时机。2011年以来,徐圩盐场投资公司紧抓“托管”发展新机遇,积极筹措发展悦升绿化、捷邦混凝和再就业服务中心三大项目,倾力打造“幸福家园”职工住宅小区工程,努力改善辖区职工群众“吃水难、吃健康水更难”的生活用水现状,为企业和职工的“后发先至”发展勇搭“幸福桥”。

有了变化,就会有动力,有了动力,就会有更大的变化。徐圩人在企业的整体规划发展中,始终以主人翁的角色充分展示着勇担当、勤奉献的发展魅力,紧握盐养发展的最后时机,谋划产业转型发展的先锋思路,紧跟朝阳一路破阻勇进。

中篇:开发转变盐人的观念

曾几何,这还是连片的沟沟坎坎,错落有致的盐田与横竖交叉的盐河制造出一段段辉煌的淮盐历史,沉淀出底蕴丰厚的淮盐文化。谁曾想,生息了四千年的咸水滩,几经沧桑,也会在社会繁荣发展的进程中,被沿海开发热潮挤出海岸线,行将消失殆尽。也就几年的时间,当我们再从这片滩涂走过,破损的盐田到处都是,不是被路桥横断的,就是被潮河竖切的,还有就是被厂区大片分割的。路是新的,河是新,唯一不新的只有剩下一半的盐圩子。昂首崛起的厂房建设塔吊,让似乎从远古承载而来的盐场人家,显得更加矮小。

家还小,境已变。从来就没有如此巨变过的生活环境,忽然突显在徐圩人家的门口,让徐圩人彻底扭转人生发展的观念,把死扣多年的面子揭去,用一双勤劳的手采摘财富的果实,自由张扬着善良淳朴的性情。也正是因为苏北沿海的开发建设,激荡起世代徐圩人坐守滩头的心潮,徐徐新鲜的海风,掠起一丝振奋的惬意,一路潮涌而来。就这样,逆来顺受的徐圩人,在开发大潮的搏击下,不变也得变,而且变着变着,就变得越加精神焕发、信心十足了。

这里有企业利好政策的“怂恿”,使得广大承租人在淮盐生产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当口,突然怜惜起逝去的岁月,迎着柔和的海风,拼命追赶西行的太阳,直至身披最后一抹残阳,还分秒必争耕耘着仅存的每一寸盐田,为淮盐的历史退出唱首美丽的挽歌。他们中间既有董作才、曹玉清和葛玉来等一些产盐大王辛劳耕耘的身影。他们说立足盐滩一天,就得吃苦耐劳一天。因为盐田存在一天,生产就得存在一天;生产存在一天,责任就得存在一天。不为别的,就为这咸水滩四千年缔结的淮盐情,他们都恋恋不舍。而唯一答谢咸水滩养育之恩的最佳方式就是他们对淮盐生产的最后坚守和淮盐精神的无畏传承。那些又长又高的盐岭,整洁文明的滩面,笔直平滑的沟堰,清波荡漾的卤水,不得不让我们忆起他们为淮盐优质高产销售打出响当当的品牌。他们中间也有石峰、金大军和任井虎等一些新星之秀虚心请教的言行。他们在与项目建设工地“争抢”时空的过程中,始终坚守在逐渐被建设工地“吞噬”的咸水滩上,竞相比拼娴熟的制盐技艺。也正是这样一群不浪费淮盐生产一丝一毫时空的徐圩人,使得原生态淮盐生产与工业化城市建设竞相“提速抢地盘”,形成进与退的较量,竞相在无限浩荡的时代变迁中把活力张扬,令我们感动不已。

这里也有项目建设的“引诱”,让我们祖辈都以“盐大头”自居的盐场老少开始思量,握住眼前的机会。徐圩盐田的开发建设,不仅为企业职工的发展带来机遇,而且也为在这片咸土地上谋生发展的各业人士带来机遇。道路交通的便捷,项目企业的入驻,乃至流动人口的积聚,都为这一方水土养育的人们带来无比灵活的发展空间。因为我们已经看见,川流不息的车辆里,有徐圩人的身影,有开工程车的、有开挖掘机的、有开鲜活快运的,还有一些开着载满鱼虾摩托车手,因为赶个早市,疾驰在一马平川的柏油路上。因为我们看见,在一些初期建设的工厂里,男人也罢,女人也好,也频现着徐圩人勤劳挣钱的身影。他们有退休出来又找一份长期临时收入的,有没有工作进厂应聘的,也有企业职工利用双休日,隔三差五赶来挣些短工钱的。几个月积聚下来,他们忽然发现差不多赶上第一职业的收入了,就显得更加经不住项目建设的“引诱”,慢慢延续成自认为不错的生活习惯,还影响到一批又一批没事就玩麻将小纸牌的无所事事者。因为带动,徐圩人开始珍惜盐养发展;因为带动,徐圩人开始“争抢”建设工厂长短工的饭碗。这里有竞争的因素,这里也有唯恐落后的心结。

徐圩已不再是昔日的徐圩,一阵海风掠过海面,掀起层层波涛,发出振聋发聩的呼啸声:梦想就在前方!

下篇:时代扬起远航的风帆

说的一个区域的发展,必然会依附上一座城市的脉搏。徐圩的发展,如果没有连云港时代性的跨越,是不会这么惊天动地的。所以说如果没有连云港市“战略东进、拥抱大海”的发展决策,是不会带来徐圩伤筋动骨般的发展。而如今,徐圩的发展,已经不仅成为连云港构架“一体两翼、一心三极”海滨城市的一翼一极,而且迅速上到国家东中西区域合作示范区的核心地带,成为苏北沿海开发发展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也就是说,新区开发不会因为徐圩人习惯性的守旧思维而“心慈手软”。顺势而生,这是必然的趋势,唯一的出路。如果违背这一条的发展规律,徐圩人将如俎上肉任人宰割。

三年多时间过去,徐圩人没有被动,而是摸着石头过河,北上津京,南下沪杭,充分发挥群策群力的智慧,为着企业的产业转型摸索道路,寻求“潜力股”开发项目,多方调研定位,初步形成“全面融入、战略合作、服务园区”产业转型发展框架,提振职工顺势而生的发展信心,勇当企业开拓进取的主舵手。这里有催生悦升绿化公司快速发展的服务公司经理刘树东,这里有直接为项目开发跑手续、办程序的“跑腿主任”伏彩春,这里也有努力向徐圩新区争取政策支持的“铁嘴谈判员”孙大军。他们从徐圩退让第一块盐田的那一刻起,就不约而同肩负起担当的使命。无论三伏酷暑,还是三九寒冬,企业的滩头也好,政府的楼层也罢,他们走出去的步伐始终坚实而有力。一路走来,他们不仅为企业顺利争得地上物补偿赢得主动,而且也为企业争取三大项目用地立下汗马功劳。

同是一条船上的人,只不过事务分工的不同,有的人提前踏入转型的轨道,有的人还在滩头坚守着盐养的风风雨雨。一百二十余名失岗职工没有辜负企业的期望,也没有辜负自己的锤炼,顺利进入绿化保洁、管道维护、闲置资产管理等岗位实现人生自转。而面临蒸发面积急剧萎缩仍需继续产盐的职工更是沉着应对形势的变化,一如既往保持昂扬的产盐状态,高唱原盐生产四季歌,一路责任坚守,奉献滩头。

几年前来徐圩的人,徐圩还是一片孤寂的滩涂。今天再来,他们突然就找不到自己走过的路。因为徐圩人奋发有为的脚步,已经彻底抹平咸水滩千年孤寂的路痕,从沿海开发的征程中开辟出一条“东进大海”的新道路。他们正踌躇满志,沿着徐圩的海岸线,追逐人生的梦想。这既是徐圩人为实现千年一梦而选择的行动线,也是徐圩人彻底摆脱孤寂人生的转折点。我们不期待时间的长短,只期待过程的辉煌。徐圩人也肯定会因为这一辉煌的生命轨迹而成就人生的斑斓。

海是那么地宽广无比,水是那么地清澈湛蓝。当我重新走过徐圩的这一片海,已经被时代的重托激起千层叠浪,推涌着徐圩人亲自主舵“发展号”航船,带着强烈的自我和警醒,越过徐圩滩涂千年沉淀的孤寂,扬帆远航!

 

叶维友,别名圩子,1969年出生,中共党员,1991年参加工作,现就职于江苏金桥盐化集团某公司。在多年的文学园地里独自摸索,对文学的情有独钟,让我产生了写作的欲望,经常在报纸、文学网站等媒体上发表文章。

(责任编辑:王军先)

报告纪实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报告纪实:

  • 下一篇报告纪实:
  •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最新热点 最新推荐 相关文章
    王  跃:于桂元和他的油画世…
    倪延富:下岗夫妻的创业梦
    赵芳义:命运悲歌
    张晓敏:高公岛船山飞瀑纪行
    李建军:养狗记
    刘茂东:北京文化传媒圈(外…
    王成章:活下去并要记住
    张文宝:蔷薇花儿开
    16061484

    连云港市作家协会主办 主编:张文宝 副主编:蔡骥鸣 站长:王军先 连云港作家网版权所有

    投稿邮箱:lygzjw@126.com 工作QQ:1053260103 连云港作家QQ群:322257118 连云港市散文学会QQ群号:433604695 苏ICP备16061484号
     苏公网安备 32070502010200号